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誅仙 > 第九章
    眾人亂做一團,連忙將道玄真人扶進玉清殿中,不過此刻的玉清殿里,也早就是殘破不堪,原本雄偉的建筑此刻坍塌了一半以上,到處都是碎石斷木。

    田不易等人讓年輕弟子迅速整理出一塊空地,從旁邊拖過來一把椅子,讓道玄真人坐下。周圍各個長老首座身上有什么靈丹妙藥的,拿出來都來不及,恨不得一下子都讓道玄吞了下去。

    過了片刻,道玄身子動了動,長吁一聲,緩緩醒了過來。

    田不易等人看著道玄真人臉sè慘白的幾乎毫無血sè,尤其是腹部那個傷口,原本凝固的血漬不知什么時候竟擴大了數倍,幾乎染黑了整個道袍下擺,眾人不由得都面有憂sè。

    道玄真人顯然大傷元氣,醒來之后,連話都不能立刻說出口。田不易連忙把自己jīng心煉制的大黃丹給他服了三粒,過了一會,藥力行開,道玄真人的臉sè才好了一點。

    這時周圍的長老弟子都圍了過來,林驚羽、張小凡和陸雪琪等人也趕到了此處,一見掌門真人傷的如此之重,不由得臉上失sè。

    片刻之后,宋大仁、齊昊等人也趕了回來。

    道玄真人jīng神稍復,睜開眼睛,見周圍田不易等都滿臉擔憂地看著自己,當下強笑了一聲,道:“我還撐的住,不妨事。”

    田不易等人這才松了口氣,其中有人想起了那柄傳說中的古劍誅仙,卻見道玄真人雙手空空,并不見誅仙蹤影,而玉清殿外,靈獸水麒麟也沒有回到碧水潭中,而是趴在那里,不過在牠附近,也不曾見到誅仙古劍的影子。

    道玄真人緩緩向四周看了看,臉sè微變,只見周圍站著的青云門中的人,幾乎少了一半不止,驚道:“剛才我走之后,這里、這里傷亡如何?”

    站在離他最近的田不易猶豫了片刻,低聲道:“掌門師兄,你還是先養好傷……”

    道玄截道:“快說!”

    田不易窒了一下,轉過身向周圍看了一眼,仿佛也要再次確認一般,然后才低聲對道玄說著傷亡。

    這一戰,青云門委實是傷亡慘重。在魔教圍攻之下,二十五位長老戰死了十四人,重傷的也有四、五個,便是七脈首座,除掌門道玄真人之外,龍首峰蒼松道人背叛,朝陽峰首座商正梁、落霞峰首座天云道人不幸而死,剩下的田不易和風回峰首座曾叔常,也盡是神情委頓,傷痕滿身,只有小竹峰的水月大師因為護送天音寺普泓大師等人,反倒并無什么大礙。

    道玄真人身子晃了晃,險險又支持不住。青云門往昔足以自豪的實力,在這一戰之中,幾乎損失殆盡。

    田不易臉上亦有悲憤之意,低聲道:“掌門師兄,如此血海深仇,我們必當報仇,只是眼下你身體要緊,切不可太過傷心。”

    道玄長嘆一聲,閉目頓足道:“我道玄對不起青云門列代祖師啊!”

    他聲調蒼涼,說不出的痛心,眾人聽在耳中,一時都默然無聲。

    這時,旁邊廢墟之上,一塊木頭突然撲通一聲掉了下來,從廢墟角落里探出了個腦袋,眾人嚇了一跳,定睛看去,不由得都是一怔,此人竟是那個已經瘋了多年的王二叔。也不知道他什么時候跑進這個玉清殿里,而在剛才那場驚天動地的大戰之中,他也不知躲在哪里,此番就這么爬了出來,一身塵土,灰頭土臉的,但看他神sè,卻似乎不是很害怕,傻笑不已。

    這時站在一旁的張小凡和林驚羽同時走了過去,畢竟他們與王二叔關系匪淺。林驚羽把他拉到一邊,替他檢查了一番,果然身上除了幾處擦傷,竟是安然無恙,這運道卻是強過了無數道行比他高出千百倍的青云門人。

    二人長出了一口氣,對望一眼,眼中都有僥幸神sè。張小凡此刻心情已經稍稍平復,仿佛體內的那股兇猛戾氣,隨著蒼松道人的離開,特別是剛才在后山與那個魔教黑衣人的一場廝殺,而漸漸平靜下去。

    一念及此,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眼光不自主地向另一頭望去。只見剛才目睹了他猙獰異狀的陸雪琪,此刻面沉如水,一聲不吭地站在那里,也不知道心里在想著什么?

    魔教眾人拚死殺開一條血路,沖出了道玄真人發動的誅仙劍陣,逃下通天峰來。

    在青云山腳,鬼王首先鎮定下來,連聲喝止,將驚魂未定的眾人擋住。當下四大派系重新清點人手,片刻之后鬼王、毒神、玉陽子和三妙仙子等走到一起,相望無言。

    青云門受傷慘重,魔教也并不好過。

    自從百年前魔教大敗之后,這些年來魔教中人無不勵jīng圖治,時至今rì,魔教實力總和四大宗派,已勝過了正道三大巨派的任何一門。不料今rì一戰,且不說后來道玄真人發動了誅仙劍陣,首先在玉清殿上,與青云門長老同歸于盡的便有十數人,之后更有十幾人死在了誅仙劍陣之下,四大派系中俱都傷亡了許多弟子,損失極大。

    此刻蒼松道人因為身分特殊,也走過來與他們站在一起。

    玉陽子xìng子倨傲,又遷怒于門下傷亡,冷冷看了他一眼,轉過頭走了開去,一點也不給他面子。

    蒼松道人臉sè微變,倒是鬼王城府頗深,修養還好,居然還笑了笑,道:“蒼松道兄,你們青云門實力果然深不可測,這誅仙劍陣,更是有鬼神不測之能,厲害,厲害!”

    蒼松道人搖了搖頭,對鬼王道:“鬼王宗主,只怕你還不知道,剛才的誅仙劍陣,恐怕還只發揮出了一半威力。”

    “什么?”站在旁邊的三妙仙子失聲而呼,蒼松道人向她看了一眼,忽地心神一蕩。只見那美貌女子膚若凝霜,剛才大戰之際,只見她面無表情下手兇狠,但此刻看去,卻突然發現在那冰霜表情之下,更有絲絲媚態,勾人心魄,一時竟看的呆了。

    “咳咳!”

    毒神在旁邊咳嗽了兩聲,蒼松道人畢竟修道多年,頓時驚醒,醒悟到這三妙仙子身為合歡派的宗主,果然有妖媚之術,且不露痕跡,絕非尋常艷女可比。

    當下他不敢多看三妙仙子,只道:“我雖然以前并未見過誅仙劍陣施展,但青云門中典籍卻曾記載,當年青葉祖師全盛之時,與魔教……嗯,與圣教相抗之際,施展出誅仙劍陣,除了巨大七彩主劍橫亙蒼穹之外,其余六sè氣劍,皆按照六座山峰方位整齊而列,且范圍之廣,將整座青云山脈七大山峰盡數包圍,而落下劍雨威力之大,更不是今rì我們還可以勉強抵擋的!”

    鬼王沉默了片刻,長出了一口氣,嘆道:“你們這位青葉祖師,當真是了不起!”

    毒神皺了皺眉,道:“也就是說,誅仙劍陣威力之大,我們只怕畢生也難破解了?”

    鬼王搖了搖頭,臉上卻泛起微笑道:“我看不然。”

    毒神等人***了過來,道:“怎么,鬼王老弟,你有什么看法嗎?”

    鬼王淡淡道:“以今rì之戰看來,一則道玄雖然可以掌握誅仙古劍,催動誅仙劍陣,但明顯顯得勉強,誅仙劍陣威力大打折扣。二來這誅仙劍陣威力如此巨大,其耗費jīng元靈力,又豈是等閑?我料定道玄此刻必定舊傷復發,縱不死也去了半條命!”

    “不錯!”這一聲附和之聲卻非毒神等人所發,而是玉陽子又走了回來,聽了這一番話,忍不住說了出來。

    毒神老眼望了望鬼王,臉sè忽然一變,道:“鬼王老弟,莫非你想……”

    鬼王斷然道:“不錯,我正是要重回青云!此時此刻,正是青云門自青葉以來,千載之下最脆弱的時刻,我們若不趁此除去心頭大患,更待何時?而且青云門斷斷料不到我們剛沖出死地,竟敢再殺回去,又是出其不意,必然大獲全勝!”

    周圍魔教中人,一時盡數啞然變sè,饒是毒神這等見過無數世面的老不死,也被鬼王所言震住。

    鬼王環顧四周,奮然道:“今rì正是雪我圣教百年奇恥的大好時刻,諸位在圣母明王座前與我一道立下重誓,今rì何不奮力而戰?”

    魔教中人面面相覷。這些人自然并非是膽小懦弱之輩,但就在片刻之前,剛剛在青云山上逃得xìng命,如今竟然轉眼又要殺回山去,鬼王這份膽略,或者應該說是根本無視生死之想法,實在讓人難以接受。

    半晌,竟無一人出聲回應。

    鬼王面sè漸漸難看,終于搖頭嘆息道:“大好機會,爾等……唉!”說罷,長嘆一聲,滿臉看去似乎都是心灰意懶的樣子,緩緩走回到自己鬼王宗門人所在。

    青龍、幽姬等人迎了上來,青龍正想說些什么,鬼王微微苦笑,低聲道:“未足與謀,未足與謀啊!”

    說罷,嘆息一聲,道:“罷了,rì后我們再說,今rì到此為止,我們回山去……嗯,碧瑤呢?”

    此話一出,青龍與幽姬都是身子一震,幽姬面蒙黑紗,看不到她的神情,但聽著聲音,顯然大是震駭,驚道:“當時在玉清殿上,我們與青云門中廝殺,碧瑤對我們二人說了要前去找你,難道……”

    鬼王臉sè大變,急道:“從上山之后我就沒見過她。”

    青龍失聲道:“難道她還在青云山上?”

    鬼王額頭之上,片刻間冒出點點汗珠,隨即決然道:“瑤兒乃我至親骨肉,我絕不能棄之不顧,我這就上青云山去。”

    青龍急道:“宗主,萬萬不可,這、這、這實在是……”

    鬼王眼神疾閃,心中瞬間轉過千百念頭,突然轉身,大聲對著毒神等魔教眾人道:“諸位,我意已決,為雪我圣教百年奇恥,我鬼王宗寧可粉身碎骨,也要對得起圣母明王。此刻青云門死的死、傷的傷,掌門道玄老賊更是重傷近死,決然無法再施展誅仙劍陣。我鬼王宗這就殺回山去,若能成功,乃是圣母明王庇佑;若是寡不敵眾,便讓我等死在青云山頭,他rì黃泉之下,參拜圣母明王,也當問心無愧!”

    說罷,鬼王更不看眾人一眼,當先飛身而起,果然向青云山方向而去。青龍與幽姬對望一眼,立刻緊緊跟上,隨后鬼王宗門人弟子更不多言,紛紛跟去,只剩下目瞪口呆的毒神等魔教大眾人馬,呆若木雞一般的站在原地。

    半晌之后,毒神等人回過神來,但還不等他們說話,只聽得背后魔教門人之中,漸漸泛起喧嘩嘈雜之聲。毒神等人心中暗暗叫苦,回過頭來,只見多數魔教門下,面上已有激憤神sè。

    青云山通天峰上,此刻籠罩在一片沉重氣氛之中,一眾人等圍在道玄真人身邊,低聲安慰著什么。

    林驚羽和張小凡站在一旁,替王二叔整理衣裝,把他身上的塵土拍掉。王二叔似乎也對他們二人有點印象,站在那里一動不動,任由他們擺布,眼睛卻只看著外邊水麒麟處,呵呵傻笑。

    張小凡看著他的樣子,心中一酸,忍不住又想起當年的舊事,長嘆一聲,林驚羽聽在耳中,觸動心思,感同身受,伸過手拍了拍張小凡的肩膀。

    二人對望一眼,都看出對方眼中的傷心之意,一時無語。

    這時,剛才被水月大師領人護送到安全地方的普泓大師等人,也被水月送了回來。但見普泓大師此刻的臉sè,已然比剛才的慘白好了許多,想來周隱的離人錐雖然厲害,但與普泓大師的大梵般若相比還是差了許多。

    這段時刻,普泓大師已然逐步將離人錐古怪刺勁逼出了體外大半。但饒是如此,普泓大師看去依然虛弱的很,旁邊很快有人也搬過一張椅子,普泓大師在法相和普空的攙扶下坐在了道玄真人身邊。

    普泓大師喘息幾聲,向周圍看了看,但見得血流成河,到處都是死人和殘破的殿堂,長嘆一聲,合十頌道:“阿彌陀佛!”

    道玄真人向著普泓大師微微點頭,苦笑一聲,道:“大師傷勢如何?”

    普泓大師搖了搖頭,道:“老衲還死不了,倒是掌門真人要多多保重才是!”

    道玄真人搖頭嘆息,眼光向遠處望去,忽地落到站在外面的張小凡處,仿佛想起了什么,轉頭對田不易道:“田師弟,你叫你那個徒弟張小凡過來一下。”

    田不易臉sè一變,但不敢違命,只得轉身,道:“老七,你過來,掌門真人有話對你說。”

    一時眾人都吃了一驚,尤其是大竹峰門下弟子。張小凡更是心頭一震,但師命難違,只得硬著頭皮走了過去。

    片刻之后,眾人散開一片空地,張小凡孤零零站在道玄真人面前,低聲道:“掌門。”

    道玄真人看了他半晌,低聲道:“你到了現在,還是不肯說出你的秘密嗎?”

    張小凡身子一震,只覺得周圍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都聚到了自己身上,其中有關切的、有鄙視的,但更多的,卻是疑惑!

    道玄真人嘆了口氣,緩緩道:“張小凡,你入我青云門下之后,我們青云門可有虧待你的地方?”

    張小凡立刻搖頭,道:“掌門真人,沒有,沒有那回事。師父師娘對我極好……”他話說到這里,田不易身子明顯的震了一下,臉上神sè復雜之極。

    “可是,”張小凡臉上神sè痛苦之極,腦海中兩番念頭不停交戰,道:“可是,弟子真的有不得已的苦衷,我,我不能……”

    “說!”

    忽地一聲大吼,聲動全場,直如雷鳴一般,將眾人都嚇了一跳。張小凡不由自主竟是退了一步,向那人看去,頓時一陣驚心。

    發出此大吼的人,卻非青云之人,而是天音寺四大神僧之一的普空。普空在天音寺四大神僧之中,排行最低,但xìng子最是激烈,年輕時降妖伏魔,憑藉手中的佛門奇寶“浮屠金缽”不知殺死了多少妖孽。后來年歲漸大,領悟佛意漸深,這才逐漸隱居天音寺內。

    今rì青云血戰,普空大開殺戒,以一身神鬼不測的佛門道行血戰魔教,此刻一身僧袍上下,到處都是血污,看去哪里還像佛門高僧,簡直如地獄惡鬼一般,也難怪張小凡等人嚇了一跳。

    這一次天音寺眾人到青云山來本是懷著興師問罪之心的。天音寺從不外傳的無上真法“大梵般若”,竟然會被青云門一個小小弟子學會了,這如何得了?此刻普空看著張小凡吞吞吐吐,心中惱怒,加上今rì殺戒已開,說不出的心煩意亂,忍不住做出佛門獅子吼來!

    張小凡被他巨雷般的聲音一喝,呆了片刻,還沒回過意來,后面與林驚羽站在一起,一直傻笑著看著水麒麟的王二叔卻被驚動,轉過頭向這里看來。

    一個兇神惡煞一般的和尚,滿身血漬,怒氣沖沖地盯著張小凡,好像要吃人一般的惡鬼!

    玉清殿上,瞬間一片沉寂。

    “啊──”

    突然,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呼,在這個殘破的玉清殿上驚叫而起。

    王二叔面無血sè,整張臉慘白一片,整個人都抖了起來,顫巍巍指著普空,尖叫道:“鬼!鬼!鬼!鬼啊……”

    這聲音如此凄厲,雖然此刻在朗朗白rì,但大殿之上,所有人竟是同時感覺到一陣寒意。

    甚至剛才還怒氣沖沖的普空,此刻也反被王二叔嚇了一跳,亂了手腳,有點說不清楚的急忙辯解道:“你、你說什么,我哪里是什么鬼?”

    但王二叔仿佛中了邪一般,整個人拚命發抖,旁邊的林驚羽竭盡全力安慰,竟是不起絲毫作用。只見他整個人慢慢縮了起來,竟然是不敢再看普空一眼,雙眼緊閉,顯然驚嚇之極,口中只不停地道:“鬼!鬼!是他殺了人──別殺我,別殺我,我,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一陣yīn霾無聲地籠罩了這個地方,張小凡與林驚羽的身子同時僵硬,特別是張小凡,他的眼睛深處,仿佛又有紅光隱隱泛起。

    普空被眾人注視,氣急敗壞,怒道:“我根本不認得此人,你們看什么看?”

    林驚羽慢慢松開了抓著王二叔的手,走到張小凡的身邊,不用看他也知道,張小凡現在和他一樣,竭力控制著自己,但那粗重的喘息聲,已然透露出他們內心的激動!

    “他、為、什、么、說、是、你?”林驚羽一個字一個字地,緩緩地問道。他的臉sè與張小凡同樣可怕,不同的是,他的眼中滿是憎恨之意的同時,還留著一分清醒。

    普空大怒道:“我怎么會知道?他不過是個瘋子!”

    張小凡與林驚羽同時變sè,青云門中的人也多半側目皺眉。但就在這個時候,忽的一聲佛號,坐在普空背后的普泓大師突然開口,聲調慘痛,低聲道:“阿彌陀佛,種下惡孽,便得惡果。罪過,罪過!”

    此言一出,剎那間全場一片鴉雀無聲,普空身子更是如木頭一般,半晌才緩緩轉身對著普泓大師,澀聲道:“師兄,你說什么?”

    普泓大師面sè蒼白,也不知是身體的傷,還是心中愧疚,只見他閉目垂眉,半晌低聲道:“法相。”

    自從王二叔突然發病之后,就一直臉sè難看而慘白的法相,身子震了震,道:“弟子在。”

    普泓大師緩緩道:“不必隱瞞了,你說給他們聽吧!當年師弟做了錯事,今rì絕不能再次冤枉這位張施主了。”

    張小凡腦海中轟然一陣作響,隱隱有個聲音在呼嘯著,抓扯著他的心一般。

    法相慢慢走上前來,向無數錯愕的臉上望去,然后落在場中林驚羽與張小凡的身上,最后停留在了張小凡的身上。

    “當年,殺害青云山腳下草廟村全村村民的,的確是我們天音寺的人所為!”

    “什么!”

    片刻之間,無數驚駭、震驚、不信、憤怒的聲音如爆裂一般,在青云山玉清殿上爆發出來,連道玄真人、田不易這等修養的得道高人,也忍不住臉上變sè,而林驚羽更是一把拔出了斬龍劍,碧光蕩漾。

    只有張小凡的一顆心,忽地就這么悠悠沉了下去,那么的深,那么的沉,然后,泛起的是久遠的熟悉的冰涼的感覺,深深的血腥戾氣,籠罩了他!

    ,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三分彩开奖从哪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