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誅仙 > 第十章 希望
    沉重的石門發出低沉的聲音在小白身后關上,也同時把遠處那些嘈雜的聲音隔絕開去,小白明亮的眼神在這個屋中掃了一眼。隨即落到了坐在前方書案之后的男人身上。那人身材高大,面容威嚴,氣度雄偉,正是鬼王。

    此刻,鬼王也抬眼向小白看來,卻沒有說話,小白來到這里之前,原本是在心中集聚了頗多怨氣,但此刻居然覺得不只該從合說起。哼了一聲,目光不期然向這間石室又多看了一眼,隨即微微皺起了眉頭,心中浮現出一種奇怪的感覺,好象這屋子哪里不對勁一般,可是周圍諸般擺設,卻都與她以前來到這里時一模一樣,沒有絲毫的變動,連小白自己也說不出來到底是哪里不對了。

    這時,鬼王緩緩站起身子,道:“你怎么突然又回來了?”

    他的聲音顯得十分低沉,與他以往的言語聲調似乎有些異樣,但小白此刻心中正又諸多事情,也沒有多加注意,趁著鬼王問了這句話,她冷笑了一聲,道:“原來你還知道我回來了啊?反正我回來不是找你。”

    鬼王淡淡道:“哦,那你所為何事?”

    小白有些不耐煩道:“我回來是找鬼厲的不過現下沒空說這些,我有好些話要問你……”

    “且慢!”鬼王沉穩的面sè忽然一變,打斷了小白道:“你是說要找鬼厲?”

    小白看了他一眼,嘴角微微一動,道:“是又怎樣?”

    鬼王面sè一沉,眼中異光閃過,向著小白身上注視了片刻,一股莫名寒意似乎從他眼神中緩緩散發出來,但小白卻仿佛什么也沒感覺到,面sè不變,反而直視鬼王眼睛,隱隱有幾分挑釁之意。

    二人對視片刻后,鬼王忽地嘆息一聲,首先移開了目光,道:“沒什么。”

    小白冷哼一聲,道:“我來問你,這段時間以來狐歧山中都亂成一團了,天天有人莫名其妙的發瘋傷人,天天有人慘死,鬼王宗上下人心惶惶,人人自危,你到底知不知道?”

    鬼王負手而立,在他聽道這個驚人消息之后面上神情卻似乎如巖石一般僵硬而沒有變化,過了片刻,他淡淡道:“哦,竟有這等事?”

    小白這一氣非同小可,踏上一步,怒道:“你身為鬼王宗宗主,怎可對這等大事麻木不仁,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鬼王轉過身來,目光越發冷漠,看了小白一眼,口氣轉冷道:“你也知道我才是鬼王宗宗主么,卻不知小白姑娘你又是鬼王宗什么人,馮什么來管我鬼王宗的家事?”

    小白一怔,顯然想不到鬼王竟會說出這等話來,面上怒氣更盛,二人目光在石室中猶如利刃,無聲碰撞!

    也不知過了多久,只聽小白一字一字道:“這份基業,又當年我妹妹小癡心血在里面,我不管你究竟發什么瘋,但我可不能看你毀了它!”

    “毀了它?哈哈哈哈……”鬼王像是突然聽到什么最可笑的言語,放聲大笑,神情更是為之一變,從yīn沉瞬間變為狂妄,仰首向天一聲長嘯,道:“你懂什么,就是因為這份基業利有小癡心血在,我才用心經營,rì后看我一統宇內,稱霸天下,方知道我的手段,哈哈哈哈……”他笑聲猖狂,神情飛揚,神態大異往rì,全然沒有平rì沉穩之態。

    小白不禁為之愕然,她身為九尾天狐,雖然平rì里待人還算和善,但也未必對人命就看得多重,只是此刻看到鬼王這番神情,竟是全然罔顧門下鬼王宗無數弟子的xìng命,即使在她這個人族眼中的妖類看來也覺過分。小白之覺得自己此番回來真是來錯了,周圍人人都像是將要變作瘋子,沒瘋的也和瘋了差不多,而面前這個鬼王也是一反常態,委實令人氣憤疑惑。

    氣極之下,小白怒喝道:“你是不是瘋了,那些人都是你門下弟子,你怎可無視他們xìng命?”

    鬼王原本還是仰天狂笑的模樣,但小白話中一句“瘋了”一入耳中,他神情頓時變化,面上肌肉微微扭曲起來,笑聲頓止,目光凌厲如刀,直向小白看去。

    小白砍刀鬼王神態突變,隱隱染竟透出幾分殺氣來,心中微震,而幾乎是在同時已她前年妖狐的修行道行之敏銳,又發現一事,令他身子微微一震,愕然抬頭,望向鬼王。

    石室內,無聲無息之中,竟然泛起了一鼓淡淡的詭異的血腥,而這詭異的力量,盡管小白心中不愿相信,卻分明竟是鬼王身上緩緩散發出來的!

    ”你……說……什……么?”

    鬼王站在那里,盯著小白,聲音又變的低沉下去,從牙縫里之中慢慢的吐出了這一句問話。

    小白沒有回答,她只是看著鬼王,然后面商申請從最初的驚愕慢慢平靜下來,轉為目無表情,到了最后她眼神中甚至還隱約帶著幾分詭異的諷刺譏笑,只見她沉默了許久,卻抬頭淡淡到:“我剛才xìng子急了,說話不對,你莫要在意。”

    這一番話大出鬼王意料之外,以他的沉穩也不禁掠過幾分驚訝之sè,但不管怎樣,小白說了這一句,石室之中原本以外緊繃的氣氛,卻是頓時輕松了下來,那股神秘詭異的血腥的殺氣,也似乎緩緩淡了下去。

    小白深深的看了鬼王一眼,道:“我剛才說了,我是來找鬼歷的,既然他不在,我也懶得在這里呆下去,我這就走了。”

    鬼王看的出遲疑了一下,眉頭微皺,似乎一時仍未想通小白態度突然大變的緣故,連說話都猶豫了一下。

    而小白卻沒有在多給鬼王時間考慮,直道:若你沒其他事,我這就告辭了。說著身子一轉向石門走去。

    鬼王所居住的石室自然乃是寬敞之處,但畢竟是山腹之中所建,再寬敞也快不到哪去。小白距離那石門也不過十步之內的遠近,看著他窈窕的身影向石門走去,站在他身后的鬼王神情突然發生變化,種種復雜的神sè交織在一起,忽而殺氣騰騰,忽而又猶豫不決。

    只是小白行走的速度卻沒有絲毫放慢,十步之遠,縱然速度不快也能轉眼即到。沉重的石門在她面前緩緩向旁打開,發出低沉的轟鳴聲,她沒有回頭。

    白sè的衣襟圍裹著他修長而豐潤的身姿,輕輕的票蕩著。

    這山腹的石窟之中又哪來的風兒?身后,悄無聲息,知道沉重的門再度關上,將她與那石室相隔離去。小白漠然擰立,深深呼吸了一下順著空蕩蕩的通道緩緩走去,在行走之中她的身體從剛才暗中的緊繃慢慢一點點放松下來。

    她的眼光仍有著幾分神秘的言笑之sè,卻不知道她心底到底想著什么,只是她目光掠過周圍的空曠通道,忽地目光落在周圍勢必上那一條條粗糙深刻的裂痕上,隨后,他面上神情再度掠過一絲確認的冷笑。

    她已經知道了剛才自己在鬼王石室中最初感覺到的那一種不對竟的原因了,狐岐山鬼王宗動哭之內處處都有這些詭異出現的神秘裂痕,只有剛才在鬼王石室之中,那里面的石壁卻是不一樣的。

    完好無損!

    鬼歷從高高地從天空中落了下來,猴子小灰依就趴在他地肩頭,四處張望著,對于好動的小灰來說,似乎永遠沒有安靜地時候,而猴子地身體內,也永遠看不到疲倦二字。

    不過猴子不會疲倦,但它地主人地臉sè卻有些沉重,鬼歷落到了地上,在遠處就世高高聳立的荒涼的狐岐山,但不知怎么,他卻沒有像往rì一般直接降落在狐岐山鬼王宗洞窟門口,而是落在狐岐山下山腳處,然后緩緩向著山上步行而去。可以看出鬼歷的神態頗為凝重,他的眉頭緊緊鎖著,或許連他自己也忘記了到底有多久時間沒有真正開顏笑過了。

    胸口微微有沉甸甸的感覺,鬼歷不用伸手去摸,也知道那是什么--神秘的法寶乾坤輪回盤!之前鬼歷從未聽說過這世間居然還有這樣神奇的寶物,更想不到一個浪跡天涯的江湖相士周一仙,會知道這個就算天音寺中也極其隱秘的秘密,只是在他一點點希望之后,更多的卻是擔憂,焦慮與困惑。直到此刻,他仍然無法參透這件法寶,想來也是,普德大師以天音寺四大神僧之尊數十年也參詳不透,這短短數rì之間,他又怎能破解這個謎團?可是碧瑤怎么辦?

    鬼歷停住了腳步,深深呼吸了一下,他的神情就像是在千鈞重擔壓得喘不過氣來,良久之后,他忽地苦笑一聲,再度邁向山上走去。

    多少人總說人生如夢,卻不知道人世間,無論怎么樣的夢,也總是要去面對的!

    不知不覺中,他已走到了鬼王宗總堂洞窟地入口處。

    在門口值巡地數位弟子以看見他的身影,先是一驚,隨即像是想到了什么,臉上竟然都流露出大喜之sè,全部奔跑了過來。

    “副宗主,您可回來了。”

    “您回來遲了一步,小白姑娘回來找您,剛剛才離開啊!”

    “您再不回來,我們,我們真不知道還能不能活著見您了……”

    一疊聲七嘴八舌雜亂無章的言語訴說,倒是讓鬼歷吃了一驚,愕然道:“你們說什么?”

    眾鬼王宗弟子這段rì子以來當真是如身陷刀山火海,苦不堪言,偏偏再這種情況之下,往rì里管事的竟然全數消失,四大圣使本來頗有威望,但是青龍去南疆之后便杳無音信,失蹤rì久,朱雀也早就離開狐岐山。而身為鬼王宗一脈重心所在的鬼王,卻完全出人意料之外不聞不問的詭異態度,鬼王宗內當真是已經亂作一團若非魔教規矩森嚴,眾人委實畏懼刑罰不敢私逃,不然這狐岐山就當真變作一座空山也不無可能。

    鬼歷往rì在鬼王宗里地位崇高,雖然平rì冷面對人,但是對待普通鬼王宗弟子,卻也從沒有欺凌的事一眾鬼王宗弟子暗中對這位沉默寡言的副宗主還是又十分敬重的。此時

    此刻在危難之際,突然看到鬼歷,幾如雪中送碳的救命稻草,如何不令他們這些沉浸與恐懼之中不能自拔的人狂喜不已。

    聽著周圍這些弟子你一句我一句的爭相說個不停,鬼歷默然低下了頭,伸手輕輕在胸口摸了一下,乾坤輪回盤透過黑布,隱約散發出淡淡的溫暖氣息。

    “夠了!”忽然,他冷冷這么說了一句。

    周圍一眾鬼王宗弟子都怔住了。

    鬼厲默默用手推開那些鬼王宗弟子,向著山腹之中走去。

    深厚有人大聲喊道:“副、副宗主,難道連你、連你也不管我們了嗎?”

    鬼厲的身子停住了片刻,隨后只聽他低沉而壓抑的聲音緩緩道:“十年了,我竭盡全力也無法救治碧瑤,我連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又有什么能力救別人……”

    他邁步繼續向前走去,從背后看去他竟然帶著幾分蒼涼,全然沒有他此刻應有的年輕朝氣。在他身后的鬼王宗弟子們面面相覷,每個人都面如死灰,絕望如cháo水一般,從未知的四面八方涌來,將他們掩蓋而過。

    鬼厲走進了山腹甬道,沒走兩步,忽地一直趴在他肩頭的猴子小灰突然猴軀一震,“吱!”的一聲尖叫,卻是人立起來,同時面上三只眼中隱隱泛出金光,竟是一副如臨大敵之sè。

    鬼厲眉頭一皺,伸手將小灰抱了下來,低聲問道:“小灰,怎么了?”

    小灰“吱吱、吱吱”叫了幾聲,神態竟然略顯緊張,同時手臂向兩側揮舞,鬼厲目光一凝,隨即順著小灰手指的方向望去,面上神sè也漸漸轉為冰冷。

    小灰手指的地方,赫然是原本堅硬石壁之上,出現的眾多詭異深刻的神秘裂痕。

    鬼厲慢慢將小灰放回在自己肩頭,同時重新邁開腳步,緩緩向前走去。小灰趴在鬼厲肩頭,三眼圓睜,一臉jǐng惕的模樣,仔細觀察著周圍。這條原本人來人往的甬道,此刻只有鬼厲和小灰的身影,平rì里的那些鬼王宗弟子竟然全都不見了。

    空空蕩蕩的甬道,一條接一條的分岔路口,隨著鬼歷的身形慢慢行進,甬道兩側石壁上的神秘裂痕也越來越是密集與粗大。一股詭異的氣息,開始彌散在鬼歷的四周通道里,像是無形之中,有什么怪物在暗中睜開眼睛,注視著他們。

    若有若無、若隱若現的血腥氣息,幽幽飄蕩在空曠的甬道中。

    鬼歷行走的腳步越來越慢,他的目光在從一條裂痕看向另一條裂痕之中,也變得越發深邃與銳利,這里,的確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他忽然停住腳步,像是想起了什么,剎那間面sè蒼白,這詭異未知的力量籠罩著狐岐山,而碧瑤,卻還是躺在甬道伸出的寒冰石室中的……

    片刻之間,鬼歷的身影如閃電一般彈了出去,甚至在靜謐的甬道中發出了尖銳的破空之聲,瞬間消失在甬道盡頭。

    轟隆!

    沉重的石門聲再一次在甬道中回響起來,鬼歷一臉焦急地站在寒冰石室門口,幾乎是在石門剛開了能夠容納一人通過的空隙,他已蹂身搶了進去。

    輕輕如夢幻般的白sè煙氣,仍然從那臺寒冰石臺上散發出來,飄蕩在石室半空之中,一個綠sè的身影,帶著淡淡恬靜的笑容,依然安靜地躺在那兒。

    鬼歷默默站在門口,半響過后,方才長長出了口氣,面上的緊張神sè慢慢平靜了下來。

    他看著碧瑤好一會兒,慢慢走了上去,來到寒冰石臺一側,注視這個美麗女子那仍如當年一般的美麗容顏許久,輕聲道:“我回來了,碧瑤。”

    沒有回答,回答他的是一片冰冷的靜默,鬼歷的嘴角輕輕動了動,眼光深處閃過了一絲哀傷之sè。

    他在寒冰石臺旁坐了下來,向周圍看了一眼,發現這座寒冰石室不知怎么,居然和外面那些甬道里的裂痕遍布不同,周圍的石壁居然完好無損,一條裂痕都沒有。

    鬼歷微微皺眉,眼中隱有不解之sè,但此刻他似乎并沒有心情去深究什么,很快的,他的注意力和目光都集中到了躺在寒冰石臺上的碧瑤身上。伸手從懷里慢慢拿出了一件黑布包裹的事物,他緩緩解開了黑布,露出了sè澤溫潤的乾坤輪回盤,白sè柔和的光輝發散出來,掠過碧瑤略顯蒼白的臉龐。

    “碧瑤……”鬼歷輕輕呼喚了一聲。

    只是還不等他繼續說些什么,忽地他身后石室入口石門處,傳來一聲冰冷而威嚴的聲音。

    “慢著!”

    鬼歷眉頭一皺,轉過身向門口處望去。

    只見鬼王負手而立站在石門處,目光尖銳如刀,盯著鬼歷手中的乾坤輪回盤,冷然道:“你手中所拿的,是什么東西?”

    ,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三分彩开奖从哪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