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誅仙 > 第六十七章 吸血老妖
    、、、、、、、

    這個面目猙獰的老者,卻是魔教中一個隱世多年的老魔頭,自號「吸血老祖」,正道中人,包括魔教的許多人,私下卻稱他做「吸血老妖」。其中的主要原因,便是在他所修習的邪門妖法「吸血大法」,要吸食活人精血入體方可修煉,大是詭異可怖。

    不過這妖法雖然厲害,卻對修習者本人亦有反噬之力,所以凡是修習吸血大法的人,無不是個個面容猙獰,不容於世,便是魔教之中,也多有私下非議的。

    但話說回來,這妖法卻是非同小可,百年前他出世之時,也曾經鬧過一場腥風血雨,攪得正道中人頭痛不已。只是後來魔教失勢,正道連手打壓,吸血老妖為逃避正道中那些高人的追殺,也隨著魔教漸漸退出中原,以後便再沒有什麼消息了。

    這一回魔教復興,群魔齊舞,吸血老妖本屬魔教四大宗派之一的「萬毒門」,也被請了出來。而在出山之前,他門下唯一的一個弟子吸血鬼姜老三,因為和野狗道人、劉鎬等人臭味相投,被他們拉去助拳,不料卻在萬蝠古窟下,莫名其妙地被人殺了。

    吸血老妖知道之後,震怒之極。要知他這一脈,因為吸血妖法名聲太差,且修煉過程兇險難測,一不小心便被妖法反噬,爆血而亡。所以就是魔道之中,亦鮮少有人愿意修行,這姜老三乃是他在十數年前好不容易才看中的一個弟子,性子還正好對了他的古怪脾氣,所以在心里很是喜愛。不料這一次死得不明不白,叫他如何不暴跳如雷?

    近日,魔教中大有動靜,由鬼王宗先行開道,來到這東海荒僻之地流波山,隨後,其他三大宗派也先後派出強援,吸血老妖便是其中之一,算算也就是今日才來到流波山上。說巧也巧,正好就被他碰上了野狗道人等煉血堂一系人馬。

    年老大、劉鎬等人,俱是狡詐之輩,一看吸血老妖面色陰沉,知道這老魔頭性子古怪暴戾,料到他必然還記恨徒弟之死,一個個便腳底抹油跑了。

    偏偏這野狗道人的性子,說好聽些是個直性子,往壞處說便是反應遲鈍,居然上前給吸血老妖打招呼見禮,口中還說著諸如∶「啊!老前輩,多年不見,不想身子還康健如昔┅┅」

    話未說到一半,吸血老妖聽著便覺得野狗這廝實在該殺,連累我徒兒喪命不說,居然還敢來諷刺我老而不死?大怒之下,一把便把野狗道人拎了起來。野狗道人這才感覺不對,只嚇得求饒不止。

    吸血老妖也不廢話,只對他道∶「現在我們就去青云門那里,找那個殺我徒弟的王八蛋,找到了算你命大,找不到我就先吸乾你的血,為我徒弟祭奠一番。」

    這番話只說的野狗面無人色,叫苦不迭。

    自來到流波山上,張小凡已經數次看到了野狗道人,但野狗道人當時不是在與別人斗法,便是在空中逃之夭夭,都未看見張小凡。算上在隱秘山洞的那一次,張小凡也是躲在黑暗處,等他出來的時候,野狗也早和別人一起沖了出去,和正道弟子「乒乒乓乓」打得熱鬧去了。

    這野狗心想,誰知道那小王八蛋有沒有來這流波山,萬一他沒來,吸血老妖暴怒之下,自己豈不死得冤枉,當下哀求不止。無奈吸血老妖心如鐵石,充耳不聞,拎著他便偷偷飛到了正道中人居住所在。

    這時在這黑暗林中,突然看見了張小凡的身影,野狗道人當真是喜出望外,比見到自己親生爹娘還要高興,立刻便大聲叫了出來∶「就是他,沒錯,化成灰我也認得他!」

    吸血老妖冷哼一聲,手上輕輕一拋,登時把野狗像扔什麼雜物一般丟了好遠出去,半晌張小凡才聽到遠處傳來一聲悶響,隨即有呼痛聲音,也不知道他究竟是掉到了地上,還是撞上了一棵大樹?

    吸血老妖上上下下打量著面前這個青云門的小輩弟子,卻沒有立刻出手,反是皺起了眉頭。他雖然性子暴戾,但也并非全無理智。當日在看到煉血堂托人運回姜老三的尸首之後,狂怒傷心之馀,隨即也發現了奇怪之處。這姜老三血肉乾枯的死法,怎麼看怎麼像是被自己同門中的吸血妖法所致,難道這世間除了自己和姜老三之外,還有人修習這門「奇術」不成?

    他自然是不知道張小凡手中那根燒火棍上,有魔教前輩黑心老人傳下的「噬血珠」,但以他數百年修行的見識眼光,很快就認定了這個「兇手」就算不是用吸血妖法,至少也是與吸血妖法相類似的法術,而且道行絕然不低,只怕還不在自己之下。故而如今見到張小凡,他反而沉住了氣,先仔細看看此人,到底有何奇怪之處?

    只是他東看看、西瞧瞧,眉頭大皺,卻仍然看不出個所以然來。從頭看到腳,再從腳看到頭,這小子仍然還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青云門弟子,一點出眾的地方也沒有,更無半分吸血妖法那種殘忍暴戾之氣。

    張小凡站在原地,卻是被這一個鬼氣森森的老家伙看得心里有些發毛,又不知道他是何人。但看他與野狗道人在一起,想來必是魔教中人,看他們二人的言談,似乎是特意前來找自己的。

    半空中那個泛著紅光的紅色骷髏頭,不知什麼時候又開始緩緩旋轉,吸血老妖的聲音從那紅光背後冷冷傳了過來∶「青云門的小崽子,就是你殺我徒兒姜老三的嗎?」

    張小凡一怔,奇道∶「誰是姜老三?」

    吸血老妖窒了一下,心中大怒,換了往日,早就一個法術過去,先吸乾這家伙的血再說。只是一想到這青云門的弟子身上竟會有道行不低的吸血術法,這個無論如何都要先搞清楚。

    他當下強壓住怒火,但聲音聽起來,卻已經像是鬼哭狼嚎∶「就是你在空桑山萬蝠古窟里,用吸血大法殺了的那個!」

    張小凡心頭一震,再一聽吸血二字,立刻便想了起來,腦海中浮現出那一幕可怖情景,忍不住心頭一緊,下意識地向腰間那根燒火棍摸去。

    燒火棍安靜地別在他的腰間,如沉眠的惡魔。

    吸血老妖見他半晌不言語,倒似出神一般,當真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到了極點,比起當年追殺自己的那些青云門高手還要「囂張」十倍。

    他性子一向暴戾,若不是心中仍有些許疑問,哪里會忍了這麼許久,這一氣非同小可,大吼一聲∶「青云門的小子,還我徒兒命來!」

    張小凡悚然一驚,退後一步。只聽著周圍鬼哭之聲大作,陰風凜冽,觸體生寒,就連自己脖子後頭也涼颼颼的,全身的寒毛都似乎倒豎起來了。

    半空中的紅色骷髏頭,忽然張開了陰森森的嘴,剎那之間,只見從那嘴里閃出五道黑光,落到張小凡身前,過了片刻,竟是抖抖嗦嗦站了起來。

    張小凡凝神戒備,知道眼前這魔教妖人邪法怪異,但仔細一看,卻仍是忍不住頭皮發麻。只見那五道漸漸長大的身影,卻是五個形容各異,但面貌同樣猙獰的鬼怪,或血盆大口,或獠牙利齒,腥臭污穢之氣,撲鼻而來。

    不到一會工夫,這五個鬼怪竟然已經長大到比張小凡還高上半個身子的巨人,在他們的後面,吸血老妖雙手結著奇怪法印,在那個紅色骷髏頭上或點或拍,時不時的晃動一下,那些鬼怪便相應地動了動,顯然被這老魔頭在控制著。

    此刻,彷佛是襯著那個骷髏頭散發出來的紅光,連吸血老妖的眼睛里似乎也有些發紅,只聽他冷笑一聲,雙手十指忽緊,「嘶」的一聲,牢牢勒住了紅色骷髏頭上。

    幾乎與他的動作相應,那五個巨大鬼物的眼睛里,突然全部紅亮了起來,發出深深兇戾的目光,同時仰首,向天嚎叫。

    「嗚啊┅┅」

    張小凡身子劇震,神志幾為所奪,只覺得周圍鬼影閃爍,那鬼哭之聲更是如穿耳之錐,直插入了自己腦袋,痛楚不堪。

    那五個鬼物仰天長嚎,片刻後竟是一起撲了過來,風聲呼嘯,張小凡竭力向後躲去,險險才躲過這一擊。只是還沒等他平靜下來,那五個鬼物一起下手,嚎叫聲中,竟把鬼爪齊齊插入地下。

    張小凡人在半空,把燒火棍緊握在手,心下稍安,燒火棍彷佛也感覺到了什麼,泛起了蒼青色的光芒,漸漸亮了起來。

    只是還沒等他多想什麼,那五個鬼物深插入地面的鬼爪,彷佛拉住了什麼地皮一般,長嚎聲中,陰風頓起,整塊地面竟被扯了起來。但更可怖的卻是從那地下,竟然「唆唆唆」飛出了無數大小陰靈,向著張小凡飛去,轉眼間就把他給包圍了起來。

    吸血老妖嘴邊露出一絲冷笑,但隨即又皺了皺眉,他因為心里顧忌這少年只怕身懷異能,所以一開始并未用他的看家本領吸血大法,而是用了這些年來另外修煉的一套得意法術──「五鬼御靈」。以本身精魄煉成的五個「命鬼」為媒,將附近十里之內所有死靈幽魂強行拘來,再以厲鬼之術煉化,俱成貪噬生靈血肉的陰靈,往張小凡攻去。

    但這個青云弟子的道行雖然不低,卻似乎并沒有修習什麼吸血大法,難道是自己看錯了?還是野狗那家伙為了活命,隨便指了個替死鬼給自己?

    吸血老妖心里正在想著,忽然間似有所感,身子一震,抬頭向前望去。只見已被無數白色幽魂陰靈團團圍住到看不見身影的張小凡處,突然,在那重重白影鬼眸之中,有一道幽幽玄青之光,穿過無數陰靈,照了出來。

    那聲音,像是撕裂了什麼一般,清脆而響亮。

    流波山上的夜色,更加陰暗,此刻已經連月亮的微光,也漸漸看不到了。

    寂寥而帶著些凄涼的夜色里,隱約有一聲長嘯。

    甚至連遠方大海上的波濤,也彷佛漸漸澎湃。

    那一種冰涼的感覺,從心間,悄悄掠過┅┅

    燒火棍赫然劇亮,那原本黑幽幽的棒身,彷佛突然驚醒的惡魔,睜開了雙眸。瞬間,冰涼而暴戾的氣息,從張小凡的身上傳了開去,無數的陰靈竟是驚駭飛起,驚惶飛舞。

    遠處的吸血老妖眉頭緊皺,臉色漸漸肅然,低聲自語了一句∶「好重的煞氣┅┅」

    那五只巨大的命鬼,齊聲嚎叫,身形閃過,「唆唆」幾聲騰空而起,落在張小凡周圍,將他包圍在中間,同時鬼爪向空撕扯,銳聲頓起。

    適才還因為燒火棍上神秘煞氣驚慌不已的陰靈,此刻突然在空中停頓了一下,張小凡分明看見,其中許多幻化做人形的臉上,有痛苦之色,只是在瞬間之後,又變做兇殘。

    「呀!」

    凄厲鬼嘯,破空而出,無數的陰靈返身而下,向著那場中唯一的血肉之軀,撲了上去。

    張小凡倒吸一口涼氣,只見前後左右盡是白色鬼影,紛至沓來,直是應接不暇。只是還沒等他招架幾下,但見滿天鬼影,如厚厚幽云一般壓了下來,將他逼回到地面,張小凡咬牙支撐,但還沒等他招架幾下,忽然間他身子一絆,腳下劇痛,幾乎跌倒在地。

    張小凡大吃一驚,向下看去,只見腳下土壤之中,赫然伸出兩只巨大鬼手,將他的雙腳牢牢抓住,鬼爪鋒利,幾乎就要刺入血脈。而在周圍,剛才原本有五只命鬼,如今卻只剩下了四只。

    半空中無數陰靈齊聲歡呼,尖嘯著蜂擁而至,那一張張貪婪的大口,彷佛就在眼前。

    張小凡面色蒼白,肌肉彷佛也有些扭曲,強忍劇痛,右手結法訣在身前疾劃,燒火棍騰空而起,在空中「嗚」的一聲,閃過一道光墻,幽幽青光,一閃再閃。

    當先沖下的幾只陰靈,收勢不住,生生撞到了那黑色棒身之上,連尖叫聲也沒有,竟是化作輕煙消散。

    與此同時,張小凡身子再震,向下一瞄,卻見那鬼爪如利刃一般,已經劃破了他的肌膚,鮮紅的血,流淌了出來,滴在那黑色的鬼爪之上。

    那一股鮮美、甘甜的,血的氣息啊!在空氣中,頓時散發出來。

    張小凡怔了一下。

    滿天飛舞尖嘯的無數陰靈們,也怔了一下。

    燒火棍上的光芒,也彷佛,輕輕震了一下,就像是,與自己血脈相連的氣息,受到刺激了一般。

    片刻之後,無數陰靈們叫囂著沖下,沖向那甘美的血肉之軀。只是在那風聲凜冽處,卻有人昂首一嘯。燒火棍落了下來,張小凡一把抓住,再不管上方陰靈,瞪大了眼,那眼中隱約有紅色的光芒晃動。

    一把插下!

    向下插下!

    穿過了那鬼爪,也穿過了自己的鮮血!

    紅色的血,附在黑色的棒身,靜靜滲了進去。燒火棍上紅色的血脈,突然之間,一起亮了起來。

    「撲!」,地底深處,有一聲悶響。上方所有的陰靈,忽然都停頓不前,面露懼色,就像前方,便是傳說中焚煉陰魂的惡魔。

    黑暗里,彷佛只有燒火棍的光芒,閃爍著。

    遠處,吸血老妖手中的紅色骷髏頭,忽地發出一聲低低脆響,在右手邊的位置上,突然碎了一塊下來。

    吸血老妖臉色大變,霍然抬頭,這少年竟是破去了他五鬼御靈法陣中的一只命鬼。而現場中,缺了一角的四只命鬼明顯已經控制不住如此之多的陰靈,漸漸的竟有些陰靈逃逸而去。

    張小凡周圍的地面,忽地陷了下去,足足有半尺之深,而抓在他腳上的鬼爪,也慢慢松開,化作腥血,滲入地面。

    只是,還不等他松一口氣,卻只聽滿天陰靈,齊聲呼嘯。他悚然大驚,正要抵抗,卻只見那無數陰靈,竟是四散飛逃,只見白光四晃,鬼嘯連連,陰靈飛舞,紅光閃過┅┅

    紅光?

    那穿過無數白色陰靈之間,奔馳而來的紅光,如電如光,閃爍著的骷髏頭,轉眼已到眼前。張小凡正要躍起,卻是腳下一痛,牽扯到剛才受創的傷口,身子不穩,竟是沒能閃開。

    只見紅色骷髏赫然張口,竟如惡鬼一般咬來,張小凡驚駭之中,御起燒火棍擋在身前。卻只見在電光火石之間,那口中竟伸出一只乾枯手來,霍然長了三尺,五指成爪,重重抓在他胸口之上。

    張小凡身體大震,剎那間只看那鬼手之上,原本乾枯的肌膚突然如有血液灌入,竟是飽滿起來。頃刻他的頭腦中一陣發暈,只覺得全身的血脈一齊翻騰,竟是都往胸口那傷口處倒流而去。

    這自然便是吸血老妖的看家本領吸血大法了,眼看著張小凡被他控於手掌之間,他忍不住笑了出來,大喝一聲,手臂伸起,竟是硬生生把那少年的身體舉到了半空,喝道∶「小子,還我徒兒命來!」

    張小凡被他抓在手中,全身血脈逆流,痛苦不堪。他神志漸漸模糊,只能用著最後一點力氣垂死掙扎,將燒火棍向那鬼手打去,但力道全無,如飄羽一般。

    吸血老妖全然不放在眼中,哼了一聲,心里卻暗想著∶這少年別的沒什麼,道法也只一般,但手中這法寶卻大是古怪,等一會吸乾了他的血,倒要將這燒火棍似的東西,帶回去好好看看。

    就在這時,燒火棍落在了他抓在張小凡胸口的那只手上。

    玄青色的珠子,劃過了此刻正在猖狂吸血的肌膚。

    那皮膚之下的鮮血,彷佛在召喚著什麼?

    吸血老妖忽然尖嘯一聲,放開了張小凡,向後躍開,向手中看去。只見原本因為吸血而變的飽滿的肌膚,幾乎就在瞬間,就突然乾癟了下來,比原來的還要不如。

    而在前方,張小凡身子搖搖欲墜,但他手中的那根燒火棍,特別是棍頂頭上的那顆珠子,卻詭異地亮了起來,映的它周圍的血絲,閃閃發紅。

    吸血老妖忽然冷笑了出來∶「我說怎麼姜老三會這般死法,原來古怪在你這里,嘿嘿,天下竟有這般奇珍,小子,連你的命一起拿來吧!」

    說著身形飛起,鬼手如爪,這一次,卻是向著張小凡的頭頂,直直插下。可憐張小凡此刻全身乏力,再也無力抵擋,眼看就要死在這吸血老妖的爪下了。

    「妖孽!」

    一聲斷喝,滿含怒意,熾熱的熱浪轉眼間破空而至,如巨濤排空,席卷了整個森林。他們周圍十丈之內,所有的樹木瞬間枯萎,只有一道燦爛火光,從天邊降下,將這滿天烏云,盡皆扯碎。

    吸血老妖大驚失色,來人道行之高,大非尋常,哪里還顧得上傷害張小凡,雙手疾退,尖嘯聲中,紅色骷髏血光大盛,在身前騰起一道紅如鮮血的光墻。

    「轟┅┅」

    如雷聲落地轟鳴,火光砸在血墻之上,嘶嘶熱浪,轟然而生,片刻間化做赤色仙劍,震動不已。巨大之力,將吸血老妖直往後壓去,直退了數丈之遠,這力道竟不稍減,依然如山呼海嘯一般直壓過來。

    吸血老妖面色一白,大叫一聲,法訣變化,十指連動,瞬間紅色骷髏雙目中射出兩道血光,透過血墻,打在那赤劍之上。

    巨響聲中,赤色仙劍倒飛回去,吸血老妖身子亦是大震,退了幾步,這才站穩身體。

    「『赤焰』!」吸血老妖眼中忽然泛起森森寒意,面色如霜。

    熾烈熱浪一閃而收,火光閃過處,田不易緩緩現身。身後另有一個身影閃過,正是蘇茹,抱住了正欲跌倒的張小凡。張小凡一看是師父師娘趕來,心中一暖。

    只見蘇茹面有擔憂之色,看著他低聲道∶「小凡,你沒事吧?」

    張小凡勉力笑道∶「我沒事,師娘┅┅」

    他話未說到一半,忽然間眼前金星一閃,隨即一黑,卻是暈了過去。

    蘇茹眉頭緊皺,田不易不理吸血老妖,卻也先向張小凡這里看了過來。

    片刻過後,蘇茹查看完畢,伸手到懷里拿出一個瓶子,倒出一粒黃澄澄的丹藥,給張小凡服下,然後向著田不易點了點頭,輕聲道∶「死不了。」頓了一下,向遠處吸血老妖看了一眼,眼中有憤慨之色∶「是吸血大法!」

    田不易臉上怒氣一閃而過,轉過頭來,與吸血老妖的目光對上。

    「吸血老妖,你也是成名數百年的人物,居然用這般殘劣手段,對付一個小輩,算什麼東西?」

    「呸!」吸血老妖狠狠道∶「你徒弟的命是命,我徒兒的命便不是命嗎?」

    田不易冷冷道∶「關你鬼徒弟什麼事?」

    吸血老妖目光一凝,道∶「他在空桑山萬蝠古窟下殺了我徒弟,我便來殺他,那又怎樣?」

    「好!」田不易忽然喝了一聲∶「殺得好!」

    吸血老妖倒是一怔。

    田不易冷冷一笑,道∶「我向來看不起我這個徒弟,但今日一見,卻比我想像得有出息,居然還懂得為民除害!」

    吸血老妖這一氣非同小可,怒道∶「好,好,你們這般狗娘養的,百年前落井下石,追殺於我,今日正好讓我再會一會你的赤焰劍!」

    田不易深深呼吸,右手凌空劃過,剎那間赤焰仙劍如聽到主人心思,彷佛也一般激動地微微震動。

    「百年前讓你僥幸逃脫,今日就讓我再看一看,你這個膽敢欺負我徒弟的吸血大法,究竟到了什麼地步?」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三分彩开奖从哪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