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誅仙 > 第一百七十章 巫術
    、、、、、、、

    古老的禁地之外,鳥鳴山幽,除了遠方山峰之前隱約傳來的爭斗嘶吼之聲,便沒有其他的喧嘩了。有徐徐的山風,從遠處輕輕吹來,滿山青翠一起搖動,仿佛不是人世間的景色。

    幻月洞府那四個蒼勁大字之下,古樸的洞外石壁看去已經剝落了許多,仿佛記載著無盡的歲月在這里悄悄流淌而過。而此刻,這片山野似也沉默著,注視著兩個男子默然對峙。

    多少年的時光,似就這般悄悄而過了,回頭時候,舊日好友,又還剩下幾個?

    林驚羽一直沉默著,但臉上的神色表情卻同時不停的劇烈變化著,只有他的眼睛,一直沒有離開過鬼厲的身影。那個默默站在他身前的男子啊!還真的就是當初的張小凡么?

    終于,他開口了,聲音低沉而略帶著一絲沙啞,道:‘你為什么要殺他?他只是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而已。’

    鬼厲面上的肌肉似乎抽搐了一下,抬眼向林驚羽望去,那個童年的玩伴,面上隱隱有青筋閃動,可以看出他正在竭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但是那么剛烈的表情,仿佛就是他與生俱來的樣子啊!

    就像是,兒時的時候,他就已經熟悉的。而如今,他光明正大的站在那里,站在陽光之下,質問著自己……

    深深的密林中,仿佛還有一雙幽暗的眼睛,冷冷注視著那兩個男子的身影。

    鬼厲凝視他良久,慢慢地說了一句:‘他擋了我的路。’

    林驚羽哼了一聲,隨即,他抬頭望天,深深呼吸,像是對著自己深心訴說什么一般,片刻之后,當他回頭過來時候,已然是一副冷漠表情。

    他深深看著鬼厲,看著這個曾經無比熟悉但此刻卻這般陌生的臉龐,冷冷地道:‘從當年草廟村慘禍開始,只有我們兩個人幸存下來的時候,我就一直當你是我的兄弟,你知道么?’

    鬼厲嘴角抽動了一下,慢慢的點了點頭。

    林驚羽盯著他,道:‘在我心里,從來都以為,我們兩個是最親的人,所以就算是十年之前你叛出青云,我也一直心存希望,希望將來有一日你能迷途知返,重返正道。’他臉上第一次出現了慘淡表情,但這種失望之中隱隱還透露著恨意,冷笑道:‘可是,我終究還是錯了,我早就應該明白,你已經不是我當年那個最好的兄弟張小凡了,你現在已經是魔教的兇人,心狠手辣的鬼厲了。’

    他慘然而笑,面上神情更加決然,只聽‘嗆啷’龍吟之聲,碧光大盛,‘斬龍劍’奮然出鞘,劍氣如龍,洶涌澎湃,直欲擇人而噬,映襯著林驚羽年輕卻憤怒的臉龐,仿佛有些猙獰。

    ‘你我往日情義,今日一刀兩斷!’

    鏗鏘之話語,如斬釘截鐵一般。隨之而起的一道碧光劍芒,撕破了這片寂靜,凌空在堅硬的地面石塊上橫掃而過,轟然而響,良久方息。塵囂過后,留下的是橫隔在兩個人中間,石板之上深深的一道劍痕。

    鬼厲的臉色突然變了,甚至于他的身子不知為何,竟然輕輕顫抖了一下,他緊緊地盯著地上的那條深痕,面上第一次出現了難以掩飾的一絲痛苦之意。

    那條劍痕如此的深,鑲嵌在堅硬石塊之上,再也無法抹去。他如此地望著那條痕跡,以至于連林驚羽說的話,他都有些疏忽過去了。

    深深的劍痕,曾幾何時,竟然似曾相識?

    似乎在什么時候,也有個心中所珍惜的人,似這般斷情絕義,似這般斬釘截鐵!

    深痕,深深之痕,割破了腳下石板,斬斷了世間情義,傷了的,卻又是誰的心?

    像是無法呼吸一般,鬼厲不由自主的大口喘息,甚至連身子也開始無法控制的顫抖,但是下一刻,他又一次的控制住了自己。激動的表情在臉上一閃而過,再也不曾出現。他慢慢的低頭,不為人知的,悄悄緊咬著牙。

    然后,他抬頭,望著林驚羽良久,把雙手緊握成拳,甚至指甲深深陷入肉中。

    但是他面上,卻微笑了。

    林驚羽越發憤怒,道:‘你笑什么?’

    鬼厲注視他許久,輕聲道:‘迷途知返么?’他忽然大聲而笑,笑聲凄厲,道:‘我是迷了途,我是找尋不到路,但是什么路才是正路,你的路么?’

    林驚羽厲聲道:‘不錯,正道便是正路,你叛棄正道,便是墮入迷途。’

    ‘呸!’

    林驚羽身子一震,竟是怔住了。

    鬼厲臉色慘然,仰首看天,憤然唾棄道:‘什么人說過正道便是正路?你說的么?便算你說的正道乃是正路,你們青云又憑什么就一定算是正道?’

    林驚羽雙眉緊皺,面露殺機,冷冷道:‘你我既然已是恩斷義絕,何必多言!’

    鬼厲冷眼看去,道:‘你要殺我?’

    林驚羽凜然道:‘死在你手下的那位老人,這十年來對我悉心教導,待我如子,恩重如山,直如我父。他死在你手,你又執迷不悔,我便要為民除害,為他老人家報仇。’

    鬼厲冷笑一聲,道:‘這世間盡多豺狼之輩,本也并沒有什么意思,只是我心愿未了,決然是不能死的。’

    林驚羽長笑一聲,滿是輕蔑之意,斬龍劍劍芒騰騰亮起,冷然道:‘廢話少說,你我這十數年來的恩怨,便在今日做一個了結吧!’

    鬼厲哼了一聲,右手處幽幽青光亮起,當年的燒火棍閃爍的玄黑光芒,靜靜飛起。

    鳥輕鳴,山更幽,漫山青翠,清風徐徐,無垠青天之下,千年古洞之前,兩個兒時的好友,冷然相對,便要做生死相搏。

    便是在這個時候,突然,從他們二人身后地方,那座‘幻月洞府’之中赫然傳來一陣低沉轟鳴,周圍地界竟然開始微微顫動,二人神色為之一變。

    在他們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刻,那座千年洞府之中,一道紫氣閃過,轉眼間紫氣升騰,籠罩洞穴,云霞涌動,其間一聲雷鳴般聲響,紫氣如柱,氣勢萬千,直沖上云霄而去了。

    只剩下兩個在這等天地奇觀面前,此刻顯得十分渺小的男子,衣襟飛舞,再度冷漠相對。

    風正蕭蕭。

    通天峰頭,凝重肅穆,非但是正道這里鴉雀無聲,就連前方那些黑壓壓的一片獸妖,似也感覺到了什么,紛紛安靜下來,默然抬頭,仰天觀望。

    站立在白骨妖物巨大的頭顱之上,獸神身上鮮艷的絲綢衣衫輕輕隨風飄蕩,一張看似少年的臉龐,但眼神中卻是不知經歷了多少風霜的目光,也一樣看著天空之上那逐漸現形的宏大劍陣。

    雄雄紫氣,首先從青云山通天峰后山之處升騰而起,其速如電,其勢無匹,沖天而起,如頂天立地之巨大紫柱,霍然現身于這蒼茫世間。只見得紫氣蒸騰,洶涌流動,破空而起,最終落到了那柄似石非石的誅仙古劍之上。

    下一刻,誅仙古劍亮了起來,即使隔了老遠,無數的人類生靈,依然可以感覺到在高高半空之上,那柄古劍之中,仿佛有什么事物,就這么觸動了一下,從悠久的沉眠中緩緩醒來。

    誅仙古劍之上,毫光綻放,映亮了道玄真人的臉龐。

    他一身墨綠道袍無風自鼓,獵獵作響,右手持劍,面目肅然,左手緊握劍訣,天地之間傳來了他低低聲音,似梵唱、似異咒,回蕩悠遠。忽地,他左手劍訣揮動,直刺天際,幾乎就在同時,青云山脈其他六座高聳山峰處,六色光芒同時升騰而起,如長虹貫穿天際,破空而來,在蒼穹上劃過了長長軌跡,最終竟也都落在了那柄誅仙古劍之上。

    瞬間,誅仙古劍被耀眼之極的光輝吞沒了,如旭日落入人間,無法目視,燦爛的光芒從古劍之上迸發出來,登時將原本盤旋在天際一端的黑氣驅散的無影無蹤。

    在強烈的光芒之中,七色光芒融為一體,在耀眼的那團白光中升騰起來,在天空之中,化作了一柄巨大的七色巨劍,流光異彩,虹光閃動。隨后,那柄巨大的彩色主劍在七脈山峰靈氣源源不斷的注入之下,開始逐漸變大,并逐漸在變大的過程中分離出各色小的單色氣劍,越來越多,密密麻麻開始分布于天空之上。

    地面之上,望道的人群之中爆發出一陣歡呼聲音,無數年輕弟子,不管是不是青云門下,都面露敬仰崇拜神情,仰望天際那個幾如神話一般的雄偉劍陣。而許多經歷過十年之前那場青云動亂的人們,此刻的心情似也頗為復雜,有人歡喜,有人默然。

    在人群之中,在周圍年輕弟子紛紛喜笑顏開的人群里,陸雪琪默默仰頭看著那璀璨無比、氣勢萬千的誅仙劍陣,道道霞光,甚至從天空中倒映下來,將包括她在內的所有人群籠罩其中,映亮了她的臉頰。只是,她清冷美麗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只有一雙明亮的眼眸里,倒映著七色彩光,幽幽然,閃動著異樣情懷,卻終究沒有人可以看到她深心之中。

    十年光陰,原來在不經意間,就這么悄悄過去了,誰還記得,當年在青云山頭撕心裂肺的吼叫聲音?誰還記得,那個陷入絕望之中的少年男子?

    陸雪琪的身子輕輕顫抖了一下,仿佛突然想到什么無法忍受而動容的事,甚至連臉上的神情也為之黯然,只有下意識的,她將手中的天琊神劍握的更加緊了。

    漫天劍影,越來越是稠密,無限毫光,遮蓋了整個天幕。

    獸神雙目瞳孔之中,倒映了整個天空的無限劍影,看了半晌,點了點頭,面色肅然,嘆息道:‘果然是鬼斧神工,想不到中土竟然有此不世出的人物,能集聚山勢靈氣,創出這等絕世劍陣。當真是了不起!’

    他擊掌贊嘆,連說了三聲:‘了不起!’

    ‘了不起!’

    ‘了不起!’

    他口中如此贊嘆,但臉上并無一絲懼怕畏懼神情,或者說,誰也不知道,如他這般似人非人、似鬼類妖的東西,可還有畏懼害怕的情緒么?

    風云之中,巨大的白骨妖物發出低沉咆哮聲音,緩緩升騰而且凌空而立,正對著前方張牙舞爪的水麒麟,還有站立在水麒麟背上的道玄真人。

    狂風吹過,天際寂然!

    腳下那些人群獸妖的喧嘩聲,仿佛突然都變得遙遠了,只有兩個人這么面對面的對峙著,天地空曠,卻又似狹窄,容不下兩個人一般。

    二人目視。

    道玄真人冷冷道:‘誅仙劍下,妖魔邪靈從未逃得活口,你若聰明,便就此降了,自閉在青云山一生,我可饒你一命。’

    獸神一怔,隨即失笑,竟是不去理會,只是微微搖頭,臉上表情似還有幾分譏嘲。道玄真人見狀,便不再多言,深深呼吸,右手緊握誅仙古劍,左手忽地一招,漫天紛繁氣劍之中,突然一柄橙色氣劍從誅仙劍陣之中離群而出,發出破空銳嘯,向著獸神射來。

    獸神面色漠然,但一雙眼睛則緊緊盯著這柄飛射而來的氣劍,眼看這橙色小劍如電芒一般,轉眼飛到跟前不到一丈地方。獸神忽然抬起左手,五指平服向著氣劍飛來的方向這般展開。

    半空之中,黑氣憑空而生,在獸神身前丈尺地界,瞬間凝結成一面黑色盾墻,上方下尖,硬生生擋在了橙色小劍的面前。

    片刻之后,橙色氣劍撞在了黑色盾牌之上!

    天地間,在那么一個瞬間,依舊寂靜。

    ‘轟隆!’

    隨后,如初升旭日躍出水面,天地初開轟然雷鳴,巨大的轟鳴聲瞬間迸發而出,而在黑氣橙光之中,更有幾道電芒閃了幾閃,才慢慢消退下去。

    這兩件本來都是無形之氣的事物,卻如這世上最堅硬的寶物彼此硬撼一般,整個蒼穹天地,都籠罩在巨大的轟鳴聲中。

    無形音波,隨著勁風掠過,青云山頭,人人是耳中嗡嗡異響,面容失色。雖然眾人早知道這兩人都是道法極高的人物,但剛一交手,看似普通的一個彼此試探,竟然威勢如此之大,實在是出人意料之外,同時這一場斗法的最終結局,也更加的讓人無法捉摸了。

    甚至有人心中已經隱隱想到,這一場浩劫過后,在這般劇烈的斗法之下,青云山上,不知道又會變成什么模樣了。

    半空之中,道玄真人和獸神彼此對望,俱是面無表情,看不出有絲毫驚奇愕然的情緒。漫天輝煌的彩色氣劍之下,獸神周圍籠罩的一團黑氣,看去顯得特別的刺眼。

    半晌,道玄真人似輕輕冷哼了一聲,左手劍訣一引,道袍飛舞處,映襯著手邊那柄光輝耀目的古劍誅仙一陣閃動,但見得蒼穹之中,陡然間狂風四起,漫天劍影,竟有半邊天際之數都在瞬間轟然晃動。一時間,天際流光異彩,炫目已極,幾乎不能目視。

    獸神面容為之一變,凝神相對。果然不過片刻工夫,從道玄真人身后開始,數十支彩色氣劍已然掉轉過頭,在空中顫顫巍巍,對準了獸神。冰寒之氣,轉眼間洶涌澎湃,不消多久,空中半數氣劍,一眼望去也不知到底多少,都似被無形之力所操縱,緩緩轉過頭來了。

    天地間,一片肅殺之意。但也不等人為之驚嘆,道玄真人手中古劍誅仙已是異芒暴漲,同時地,如怒潮迸發,驚濤拍岸,誅仙劍陣之中百余枝單色氣劍成一長寬各七丈之大的巨大劍雨,轟然撲下。

    漫天盡是破空銳嘯之聲,‘嗖嗖’之音響徹天地。獸神望著那鋪天蓋地而來的劍雨,一聲大喝,腳下巨大的惡靈妖物同聲仰天長嚎,聲音凄厲之極。但見他雙手大開大合,身姿擺動,動作古拙,即使隔了老遠,不知怎么,通天峰上的所有人耳中竟同時都響起了怪異之極的蒼涼歌聲。

    那歌聲與中土迥然不同,蒼涼雄勁,如荒野巨獸風雨之夜仰天長嘯,更有蕭蕭不盡之意。

    隨著低沉古音響起,伴之點滴鏗鏘擂鼓怪聲,獸神周遭黑氣驟然騰起,漆黑如墨,在狂風中迅速流動,幾如一只張牙舞爪的黑龍一般,雄視天下。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三分彩开奖从哪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