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誅仙 > 第一百九十五章 決定
    、、、、、、、

    南疆,十萬大山。

    在鬼厲與金瓶兒曾經穿越過的那片廣袤的黑森林前方,此刻赫然站立著十幾個人,這其中大多數乃是南疆焚香谷中以李洵為首的精英弟子,其中只有兩個外人,那便是青云門的陸雪琪和曾書書。至于早先和陸雪琪曾書書在一起的文敏,卻意外地不見蹤影。

    這一行人中,許多人臉上都微有疲倦之色,顯然他們雖然是修道中人,但深入十萬大山這兇險詭異之地,對他們來說仍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只有為首的李洵、陸雪琪、曾書書等人,道行深厚,面色如常。

    只是此時此刻,望著前方那一片黑沉沉詭異森林,卻是誰也高興不起來的。

    在這片黑色森林上空,劇毒瘴氣很明顯升騰不已,顯然無法從上空越去,而黑森林范圍廣袤,也無法輕易繞開,加上一路擔任向導的李洵已經很明白地說了,按照南疆族民的傳說,獸妖的巢穴就在這片黑森林之后的鎮魔古洞之中。

    這片森林,看來已經是非走不可了!(清逸文學網  . )

    天琊神劍散發著淡藍色的光輝,輕柔地在陸雪琪手邊閃爍著,映襯著她雪白而略顯孤單的身影。文敏不在,她非但很少與李洵等焚香谷弟子說話,便是同為青云門下的曾書書,她也很少理會。這一路行來,窮山惡水毒蟲猛獸,這些在在讓人驚懼的事物對她而言,往往只是視而不見又或是劍下亡魂而已。誰也不知道,她內心深處到底想著什么?

    李洵不知道,曾書書也不知道,而此刻李洵卻是向曾書書咳嗽了一聲,低聲問道:“那個……曾師兄,請問那位陸師妹她整日沉默不語的,在想什么啊?”

    曾書書一怔,隨即苦笑道:“李師兄,我看你也是問錯人了啊。”

    李洵看了他一眼,半晌之后搖了搖頭,也不禁苦笑出來。

    此刻眾人正是在一天勞累之后,眼看要進入黑森林前的休息時候,陸雪琪單獨一人,遠遠站在一塊巖石邊,眺望遠山,在她身后,不時有許多目光,有意無意地在那個清麗背影間流連。

    李洵與曾書書站在一旁,沉吟了一下,正色道:“曾師兄,我們還是請陸師妹過來,好好商議一下接下來如何行動,可好?”

    曾書書點了點頭,道:“也對。”當下轉過身,走到陸雪琪身邊向她低聲說了兩句,陸雪琪面無表情,聽曾書書說完,向李洵這里看了一眼,李洵微感尷尬,干笑了一下。

    不多時,陸雪琪終于還是和曾書書一塊走了回來,李洵咳嗽一聲,道:“是這樣,兩位,穿過這片黑色森林之后,便離獸妖巢穴不遠了。我們……”

    “李師兄!”突然,陸雪琪叫了李洵一下,打斷了他的話。

    李洵一怔,自從進入十萬大山之后,可以說這是陸雪琪第一次主動與他說話,驚訝道:“什么?”

    陸雪琪看著他,目光中隱隱有光芒閃爍,道:(清逸文學網  book.  )“這幾日下來,我有一事始終不解,想請教李師兄。”

    李洵點了點頭,道:“陸師妹請說。”

    陸雪琪似乎并沒有因為李洵的客氣而面色稍和,仍然冷冰冰淡淡地道:“過往時候,我等從焚香谷這里聽到的消息,都是說這十萬大山中乃是兇險惡地,便是你們也少有進入,但不知怎么,此番前來,似乎李師兄你對這里倒是十分熟悉的,莫非你們以前來過嗎?還有,獸神的蹤跡詭秘非常,巢穴之隱秘更是不在話下,怎么焚香谷居然消息如此靈通,能夠知道這些呢?”

    李洵神色不變,面對陸雪琪的質問,似乎早就胸有成竹,微笑道:“陸師妹,我早就已經對你們說過了,以前我們焚香谷對十萬大山這里的確沒有在意,但獸妖浩劫一出,我們當然會注意此處的。至于獸妖巢穴,也是我們門下弟子追蹤獸妖殘部發現的,為此可是犧牲了不少我門下精英呢。”

    曾書書與陸雪琪同時都皺了皺眉,顯然都對李洵這一番空洞敷衍的話不是很相信,但看他說得理直氣壯,卻又似乎不能直接反駁,只好都沉默不語。李洵笑了笑,看了他二人一眼,道:“說到這里,我又想了起來,怎么貴派那位文敏文師姐,在我們將要進十萬大山的時候,又突然趕回了青云山呢?”

    曾書書一怔,不禁看了旁邊的陸雪琪一眼,隨即微笑道:“這個我們不是也早告訴李師兄了嗎,文敏師姐乃是臨時有事,這才不得已趕回去的。”

    旁邊的陸雪琪微微垂下眼簾,沒有說話。文敏之所以臨時趕回青云山,其中原因就連曾書書也不甚了解的,其實說到底,自然也是為了當日在焚香谷山河殿上,云易嵐突然冒出的那一句關于誅仙劍損毀的問話。

    曾書書并不知曉實情,也就當做玩笑忘卻了,但陸雪琪與文敏商量之后,卻是都覺得此事實在非同小可,幾番斟酌之下,終于還是決定由文敏急速趕回青云山,向諸位長輩師父稟明此事,也好應變。畢竟,誅仙古劍對于青云門,對于天下正道,它的意義實在太大了。而向來與青云門交好的焚香谷,還有那位谷主云易嵐,此番意外的表現,隱隱更有些說不出的意味正在其中,令人不安。

    不過搜尋獸神一事,也是十分重要,不可放棄,于是商議之后,文敏趕回了青云,陸雪琪則和曾書書留下。不過在陸雪琪等人心頭,焚香谷這個門閥,此刻看起來,似乎已經是處處透出著古怪了。

    此刻,李洵已經和曾書書商量了許久,將之后進入黑森林需要注意的許多事項都一一說明,曾書書從中知曉了許多聞所未聞之事,不禁大開眼界,不住點頭,與李洵相談甚歡。

    陸雪琪將那些話聽在耳中,不知怎么,微覺厭煩,便站起身重新走到一旁,向著遠方眺望而去。遠處隱約的山勢連綿不覺,高地起伏,偌大的天地蒼穹下,冷風呼嘯而過。

    誰又知道,在前方會是什么在等待著他們呢?

    青云山,大竹峰。

    這一日清晨,光景尚早,天才蒙蒙亮,大竹峰上眾弟子都還未起床,從守靜堂那里卻傳來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音,片刻之后,竟是田不易一反常態地在清晨穿戴整齊走了出來。

    晨光中,田不易一張圓臉上面色凝重,眉頭皺著,看去心事重重的模樣。蘇茹跟在他的身后,也走了出來。看他們夫妻二人的模樣,也不知道究竟是否是早起,抑或是整夜未眠。

    蘇茹此刻面上深有憂色,走出守靜堂后,她先是向弟子屋舍那里看了一眼,在意料之中的清凈無人后,她低聲道:“不易,我還是覺得你這么做有些不妥,不如我們再商議商議吧。(清逸文學網  book.  )”

    田不易面沉如水,眉頭沒有絲毫松開的樣子,沉聲道:“此事已經不能再拖了,從我們去祖師祠堂回來,這幾日之中,道玄師兄的情況越來越壞,昨日從通天峰上傳下來的消息,聽說他竟然對前去勸他的范長老和蕭逸才動手了。”

    蘇茹一驚,道:“什么,掌門師兄他怎么會動手的,他們二人怎樣,怎么觸怒了掌門師兄,受傷了沒有?”

    田不易哼了一聲,道:“他們還能為了什么,自然是看道玄師兄行徑古怪,前去勸告的,聽說道玄師兄本來還好好的與他們談話,但不知怎么突然發怒起來,一掌劈下,登時就將范師兄打的重傷,倒是蕭逸才那小子卻機警得很,竟然被他逃了過去,反而沒事。”

    蘇茹怔了一下,皺眉道:“蕭逸才居然沒事么?”

    田不易負手沉吟了片刻,道:“他向來聰明,而且又跟隨道玄師兄多年,多少都比他人更了解的多一些。多半是事先就發現情況不對,所以掌握先機,這才僥幸逃開的。不過也幸虧他機警,這才有時間對范師兄救出來加以療傷,否則誰也說不好會出什么事?”

    蘇茹默然半晌,面上陰晴不定,許久方道:“他……他都變成這樣了,你為什么還要去見他?”

    田不易深吸了一口氣,道:“別人不知道也就罷了,難道你也不懂我為什么要去見他嗎?”

    蘇茹低聲道:“可是,他……掌門師兄他此刻心魔入體,誰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而且他道行如此之高,遠勝你我,你此番冒險前去,我只怕,只怕……”

    話說到后面,蘇茹的聲音越發低了,到最后已是難以聽見,顯然她自己也不愿說出口。田不易嘆了口氣,回身凝視了蘇茹一眼,伸出手輕輕拉住蘇茹纖手,柔聲道:“你我一世夫妻,我當然知道你擔心什么。有你這份心,便是我出了什么事,也不在乎了……”

    蘇茹眉頭一皺,打斷了他,嗔道:“你胡說什么!”

    田不易點了點頭,沉默片刻,又道:“你是知道的,誅仙古劍的秘密本是青云門最高機密,本只有掌教一人知曉。只是當年蠻荒一戰,我、曾叔常等數人跟隨萬師兄決戰萬里黃沙,機緣巧合之下得知了這個秘密。后來我們數人就是在祖師祠堂之中,當著青云門歷代祖師靈位立下重誓,終此一生,決不泄露這秘密半點。”

    蘇茹嘆了口氣,道:“你怎么又提起這事了,當初我也在場,也同你們一樣發誓的,怎么會不記得?”

    田不易森然道:“自青葉祖師留下親筆誡碑,歷代祖師無不再三告誡,誅仙古劍不可輕用。青葉祖師誡碑之中,更明言誅仙劍靈乃無上兇靈,持劍人心志不堅根基不穩,(清逸文學網  )便將墮入魔道。如今道玄師兄這種種異像,豈非正應驗了祖師所言!”

    蘇茹低下頭,默然許久。

    田不易抬頭看了看微亮的天空,遠方處,清晨的山霧盡頭,云霧繚繞的地方,巍峨高聳的通天峰身影若隱若現。

    “這些年來,道玄師兄勵精圖治,將我們青云一門整頓得好生興旺,到如今傲視天下,領袖天下正道。”田不易的聲音聽起來,忽然間多了幾分滄桑之意,“我也曾經想過,當年就算當真是萬師兄坐了掌教這個位置,只怕也未必能比道玄師兄做得好。”

    蘇茹身子輕輕顫抖了一下,低聲叫了一聲:“不易……”只是后面的話,她卻似乎欲言又止。

    田不易負著手,面上神情有些惘然,道:“這許多年間,我雖然還是暗中供奉著萬師兄靈位,但對道玄師兄,老實說,我真的越來越佩服,雖然平日里多有口角,但對他為人處世,我卻是沒話說的,就算是十年前,他用誅仙劍劈老七的時候……”

    “不易,別說了!”蘇茹突然喊了出來,不知怎么,看著田不易的她,眼眶竟有些紅了。

    田不易面上肌肉動了動,勉強擠出了一絲笑容,但看去哪有絲毫笑意,只有痛心而已:“世間最明白我心意的人,便是你了。十年前那一戰,我……我……”他長嘆一聲,道,“我是真舍不得老七啊!這一群弟子中,雖然那小子看著最不順眼,但我終究還是……唉!(清逸文學網  . )”

    隨著他一聲長嘆,兩人都不說話了,直到過了一會,田不易似自嘲一般苦笑了一下,道:“當日事后,我也曾對道玄師兄深懷不滿,老七是我養大的,這十數年時光,難道我還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嗎?有什么事也是我來教他,說不定事情也尚有轉圜余地。可是那一劍下去,嘿嘿,老七還沒事,先劈死了個碧瑤,這一下倒好,老七不反也得反了。以他那個死心眼的性子,這一生一世,只怕都毀在那一劍之下了。”

    “可是,這幾年間,我偶爾自省,回想起此事的時候,也曾想過,若是我在道玄師兄那個位子上,這一劍,我是斬,還是不斬呢?”

    蘇茹凝視著丈夫,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無言地輕輕拉住他的手掌,用手輕拍他的掌背,帶著一絲安慰。

    田不易淡淡一笑,帶著幾分無奈,對著蘇茹,笑了笑道:“換了我,只怕也終究還是要劈出那一劍的。”

    像是早就知道了這個答案,蘇茹默默低頭,沒有說話。

    田不易也沉默了下去,凝視著遠方通天峰的方向。半晌之后,蘇茹忽然道:“既然你心意已決,不如我陪你一起去見道玄師兄吧。”

    田不易搖了搖頭,道:“你還是不要去了,人多了,反而不好說話。道玄師兄變成今天這個樣子,都是為了天下蒼生和青云門,我不知道也還罷了,可是我既然知曉其中秘密,便斷不能坐視不理,總是要去看看是否還有挽救余地。只希望道玄師兄道行深厚,能從那戾氣之中驚醒過來。否則的話……”

    他說到這里,聲音卻戛然而止,蘇茹看著他,忽然間微微一笑,面上憂傷神色頓時消失,換上的是一副心疼心愛的神情,柔聲道:“好了,別說了。”

    田不易與她相處日久,二人早已心意相通,此時此刻,田不易凝視蘇茹半晌,終究也是再不說話,只是點了點頭。片刻之后,他轉過身去,寬大袖底,開始閃爍出赤紅的光芒。

    眼看他那柄赤焰仙劍即將祭出遠行,忽然蘇茹在他身后,又喚了一聲:“不易……”那聲中語調雖不甚高,但情懷激蕩,滿腔柔情,竟是都在這短短二字之中了。

    田不易回首,望著妻子,只見蘇茹面上盡是不舍之意,眼中隱隱有淚花閃動。半晌之后,田不易忽然展顏微笑,揮了揮手,嘴唇動了一下,卻還是沒說什么,轉身祭出赤焰仙劍,一聲呼嘯之中,騰空去了。

    那赤紅色之光,掠過天際,只插進云霧之中,初時云霧翻涌,紛紛退讓,隨后從四面八方圍了過來,將他的身影漸漸淹沒不見了。

    只剩下蘇茹一人,怔怔望著天際,也不知站了多久,云鬢之上,也不知何時有了少許清晨露珠,晶瑩剔透,如珍珠一般,悄然墜落。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三分彩开奖从哪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