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正文卷 第六百七十六章 大戰開端
    關中城外,之前位于三國中心,顯得繁華無比的關中城此時卻是顯得死寂一片,幾乎沒有了來往的商人。

    來往三國之地的客商也不是白癡,眼下江湖上風聲鶴唳,誰都不知道楚休能否躲過這一劫,此時甚至都已經上升到了正道武林跟隱魔一脈的斗爭了,說不定打到了最后就連真火煉神境的強者都會出手,把關中刑堂直接打爛,此時他們還走關中刑堂,這簡直就是在找死。

    當然根據知情人士透露,這一戰甚至已經有真火煉神境的強者出手了,乃是大光明寺妄念禪堂的首座虛云跟隱魔一脈的魏書涯,不過因為沒有目擊者,所以被大多數人認為是謠傳。

    站在關中城城頭的一些關中刑堂武者都是一臉的凝重之色。

    該逃的已經逃了,沒有逃走的,他們并不是對楚休忠心,而是對整個關中刑堂忠心。

    至于還有一部分人則是舍不得自己的位置和地位,不想要走,想要賭一把,賭楚休會贏。

    楚源升也是站在城頭,他一臉愁容,看著楚休道:“你說過,你是不會騙我的,現在又是怎么回事?這是你隱魔一脈跟整個正道宗門之間的恩怨,結果現在卻是把整個關中刑堂都拉扯進來了,你敗了,整個關中刑堂都會被覆滅的!”

    楚休淡淡道:“楚大哥,別傻了,你現在還沒看明白嗎?關中刑堂真正中立的時候已經過去了,關中刑堂,必須要找一個靠山。

    要么是正,要么是魔,我就算是不在關中刑堂,沒有了關堂主,你認為關中刑堂守得住自己的基業嗎?到頭來還是要選擇投靠一方的。

    到底是投靠我,還是去投靠那些正道宗門,楚大哥,這點你真的不清楚嗎?昔日楚狂歌大人的遭遇,別人不知道,你難道還不知道嗎?”

    楚源升頹然的坐下,因為他對于那幫正道宗門的德行的確是很了解。

    昔日楚狂歌所得罪的那些人中,正道宗門其實是要比魔道中人還要多的。

    昔日江湖上,隱魔一脈低調無比,幾乎不會跟楚狂歌發生沖突。

    而明魔一脈也是不怎么高調,在整個正道武林的壓制下,幾乎也沒有囂張到整日里出來搞事情的地步。

    唯有那些所謂的正道宗門卻是做出了不少囂張霸道,仗勢欺人之事,被楚狂歌阻攔或者是沖突,雙方結下了不少的仇怨。

    “那你有把握挺過這一次嗎?”楚源升帶著期望的目光看著楚休。

    他此時有些后悔接管這堂主的位置了。

    其實說白了,楚源升的本性不壞,但卻有些眼高手低,并且其本人胸無大志,沒有太大野心,若不是楚休動用心魔輪轉大法來影響楚源升,楚源升是不會答應接手這堂主的位置的。

    若是沒有堂主之位在,他此時大可以帶著自己的家產離開關中刑堂,但現在卻是要陪著楚休一起等死,這種感覺可不好受。

    目視著前方,楚休淡淡道:“把握?除了老天爺,沒人敢說自己做什么事情都有著絕對的把握。”

    就在楚源升還想要說些什么的時候,站在城頭上的武者忽然緊張的大喊了一聲道:“來了!”

    眾人一驚,連忙向著下方看去,不過令人詫異的是,來的卻只是幾十名道士,并不是東齊聯盟那邊的人。

    這次帶著人前來的正是純陽道門的虛陽子,他壓根就沒等東齊聯盟那邊的人一起來,而是獨自先帶著人來了。

    看到這一幕,就連楚休都是一臉的奇異之色。

    見過愣的,但卻沒見過像虛陽子這么愣的,竟然絲毫都不顧東齊聯盟那么多勢力的臉面,自己先帶著人前來,他這意思是東齊聯盟中那些勢力都不配與他為伍?

    而且這虛陽子也不知道究竟是自傲還是自負,他認為就憑他一個武道宗師,幾十名純陽道門的弟子便能夠覆滅關中刑堂,便能夠殺了他楚休?簡直就是笑話!

    虛陽子看著站在城頭的楚休,眼中閃過了一抹復雜之色。

    他的師兄便死在了這個小輩的手中,一世英名散盡,虛陽子自然是恨不得生吞了楚休的。

    但他們純陽道門這么多年來除魔衛道,甚至不惜損耗自己的實力,結果真陽子死后,江湖上大部分人卻都只是幸災樂禍,這讓虛陽子也是有些心寒,不知道自己這些年所做的這一切到底是對還是不對。

    不過隨后虛陽子便將這些東西給甩到了腦后,他看著城頭上的楚休,冷聲道:“楚休,眼下你究竟是何處境你自己知曉,今日貧道來,并不是代表純陽道門來除魔衛道的,只是為了報私怨而來!

    真陽子師兄死在你手中,今日你可敢與我一戰,把恩怨了結?你勝,你與我純陽道門之間的恩怨便再無瓜葛,這次東齊聯盟對你出手,我純陽道門也不會插手其中。

    若是你敗,那自然也不用多說,現在的你,也敗不起!

    這一戰,你可敢應對?”

    虛陽子甩開東齊聯盟單獨來找楚休的麻煩,其實并不是心中沒逼數跑來找死,他自然也是有他的算計在其中的。

    昔日在小凡天內真陽子被楚休所殺,這也導致了他們純陽道門在江湖上的聲威大跌,被人說成純陽道門的武道宗師甚至都不如小輩武者如何如何,全然忽略了當初真陽子其實是被楚休跟李飛廉聯手所殺的事情。

    所以這一次,虛陽子不光是想要為了自己的師兄報仇,更是想要借助這件事情,挽回他們純陽道門的聲譽來。

    你們不是說我純陽道門的武道宗師還不如小輩武者嗎?那好,他便當著眾人的面,堂堂正正,一對一的將楚休擊敗,如此一來,比什么話語反駁都好,所以現在的問題只是楚休答不答應了。

    在虛陽子看來,楚休是會答應的。

    楚休現在答應,只需要面對自己一個人便夠了,他若是不答應,純陽道門加入東齊聯盟當中,楚休所要面對的對手可是會更多的。

    楚休瞇著眼睛看著虛陽子,忽然哈哈大笑了起來。

    虛陽子皺眉道:“你笑什么?此事到底答應還是不答應?”

    楚休大笑著道:“我只是在笑一些人太過想當然了而已。

    虛陽子,你們純陽道門的人都不擅長動腦袋,既然不擅長這東西,那便別去用,否則的話,只會貽笑大方!

    你是不是想當場擊敗我,然后為你純陽道門正名?”

    虛陽子眉頭皺的更深了起來,似乎他沒想到,自己的想法竟然被楚休如此輕易便看穿。

    事實證明,活的時間多長久,跟腦子有多靈光是沒有關系的。

    像是虛陽子這類人,自幼就成長在純陽道門內,早就已經養成了簡單直接的性格,他想要跟楚休這種在江湖最底層摸爬滾打起來的家伙玩心眼,還是嫩一些。

    虛陽子冷哼了一聲道:“是又如何?你不敢答應?”

    楚休搖搖頭道:“我為何要答應?虛陽子,你單獨跑來找死,那就莫要怪我了,動手!”

    話音落下,楚休的身形直接落下城頭,而且緊隨其后,無相魔宗的陸先生,還有褚無忌、梅輕憐等人都接連出手,攻向虛陽子。

    剎那之間滔天的魔氣沖霄,虛陽子面色驟然一變道:“楚休!你如此做,便不怕跟我純陽道門不死不休嗎?”

    楚休只是冷笑了一聲,并沒有說話。

    自從他殺了真陽子開始,他跟純陽道門便已經不死不休了,哪怕他真的一對一解決了虛陽子,而虛陽子也信守承諾,但卻不代表其他純陽道門的人也像虛陽子一樣信守承諾,不來找他的麻煩。

    所以一旦有純陽道門的人再找楚休的麻煩,以楚休的性格也是絕對不會退讓的,到時候又會結成的死仇,所以如此一來,還不如現在便下死手來的好。

    虛陽子猛的一咬牙,周身純陽罡氣爆發,手中的純陽道劍閃爍著刺目的光輝,磅礴的血氣融入道劍之內,想要跟楚休等人搏命。

    但楚休這邊,三人都是實力不弱的武道宗師,楚休的實力更是元超大部分的武道宗師,剛剛交手,那純陽道劍便已經被硬生生轟碎!

    但就在這時,一道刺目的劍光卻是忽然落下,無比炙熱的純陽劍氣寂滅一切,滔天的魔焰在那純陽劍氣之下如同冰雪消融一般,紛紛被寂滅。

    褚無忌、陸先生跟梅輕憐這三人都是只修煉魔功的武者,所以這純陽劍氣對他們的殺傷力極大,竟然直接將他們逼得退走。

    只有一個楚休因為同修道佛魔三家秘法,這才能抵抗一陣,不過卻也是被那純陽劍氣給轟退。

    場中一片寂靜無聲,在虛陽子身前,一名邋遢的中年道士手持一柄造型古樸,上面刻著道紋的長劍,站沒站相,懶洋洋的杵在那里,沖著虛陽子一笑道:“虛陽子師侄,我怎么說來著,你印堂發黑,怕是有兇兆在身啊。

    師叔我可是很擔心你的,特意請來的祖師的純陽劍來救你,怎么樣,感動不感動?”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三分彩开奖从哪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