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正文卷 第七百六十章 條件
?    隱魔一脈跟明魔一脈斗了這么長時間,雙方見面就幾乎沒有一次是安安穩穩的。

    上次楚休可是清楚的記著,拜月教九大神巫祭中的山鬼可是被魏書涯給當場打臉,相當凄慘了。

    只不過現在拜月教來的人換成了東皇太一,這可就沒那么好打臉了。

    楚休記得東皇太一在昔日浮玉山正魔大戰時的表現,那叫一個恐怖。

    焚天寶鑒力壓群雄,堪稱威勢無量。

    甚至說句喪氣點的話,以楚休的眼光看來,就連魏書涯都不是東皇太一的對手。

    也不知道隱魔一脈其他那幾位大佬究竟能不能敵得過東皇太一。

    “東皇太一,你這種態度,也是來求人的?”

    其中一名隱魔一脈的大佬冷聲道。

    東皇太一淡淡道:“求人?我拜月教何時求過人?本座之前便說了,我來是跟你們隱魔一脈聯手的。

    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隱魔明魔都是魔,眼下正道一脈擺明了要絕我拜月教,我拜月教若是出了問題,諸位還能這么悠閑的躲藏在暗中積蓄力量嗎?”

    陰魔宗的宗主冷聲道:“說的倒是好聽!

    隱魔明魔都是魔,那為何昔日我圣教被正道宗門所滅時,你拜月教卻是躲在西楚明哲保身?”

    陰魔宗對于昆侖魔教忠心耿耿,在場這么多人中,就屬他們對昆侖魔教最為忠心,自然也就對當初拜月教最為厭惡。

    而且那時候的拜月教可不光是明哲保身,甚至連落井下石的事情都曾經做過,有不少逃到西楚昆侖魔教弟子就是被拜月教所害的。

    東皇太一淡淡道:“諸位憑良心說,就以當初昆侖魔教的態勢,我拜月教就算是幫忙了,又能怎樣?無非就讓大廈將傾晚幾日而已。

    昆侖魔教是獨孤唯我一個人撐起來的,他不在了,那便無人可以挽救昆侖魔教!”

    東皇太一瞥了一眼無相魔宗的宗主,沉聲道:“不用說你們看不起那一代的拜月教,就連本座都一樣看不起!

    夜韶南教主若是能夠早生幾百年,本座若是能夠早生幾百年,我拜月教又豈能袖手旁觀?昆侖魔教不在,我拜月教自當為魔道魁首,趁勢攪動江湖風云,登頂天下!”

    東皇太一這話說的是囂張狂妄無比,甚至就連他們拜月教先祖都罵進去了。

    實際上他也的確是這么想的。

    正魔大戰,這么好的機會,無數英雄豪杰粉墨登場,而那一代的拜月教竟然好似一個看客一般,龜縮在西楚之地茍存,就算他們乃是東皇太一等人的祖師,東皇太一如今也要吐一口唾沫,罵一聲廢物。

    而他也的確是有這個資格,這一代的拜月教怕是歷代拜月教最強的巔峰狀態,甚至能夠堪比創派祖師。

    夜韶南驚才絕艷,獨孤唯我不在,他就是當之無愧的魔道第一人,補天心經一出,誰與爭鋒?

    還有他東皇太一也是歷代東皇太一中最強的一個,甚至囂張一點說,東皇太一都已經脫離了九大神巫祭的行列了。

    以前有人提到拜月教的東皇太一,那前面都會再加上一個稱謂,對方乃是拜月教九大神巫祭之一的東皇太一。

    而現在他卻是不用,他便是東皇太一,名聲已經超越了九大神巫祭,甚至九大神巫祭中其余八人加在一起都沒有跟他相比的資格。

    魏書涯無聲的嘆息了一聲。

    拜月教能夠有如今這種規模,如今這般聲勢,并非只是靠運氣的。

    看看拜月教這一代,夜韶南,東皇太一,那個不是驚艷天下之輩?

    再反觀他們隱魔一脈呢?除了自己跟陰魔宗宗主這等糟老頭子,便是一些只顧自己利益的明哲保身之輩。

    下一代倒是有許多不錯的,褚無忌,陸先生,梅輕憐,當然還少不了楚休。

    可惜除了一個褚無忌,其他的都太年輕了,隱魔一脈又能否撐到他們都成長起來?

    而此時其他隱魔一脈的大佬也都沒有開口,不是無言,而是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原本他們都以為拜月教是來求人的,所以他們都事先打好了草稿,自己應該管拜月教要什么,已經做好了獅子大開口的準備。

    結果誰承想東皇太一的底氣竟然這般足,一番話囂張至極,簡直就是理直氣壯一般,根本不像是求人的模樣。

    這時候,一直都沒有說話的魏書涯卻是忽然道:“東皇太一,你來這里找我隱魔一脈尋求聯盟,是不是夜韶南并不知道?”

    東皇太一此時全身都籠罩在黑袍當中,面容前面也有魔氣的遮掩,但眾人仍舊能夠感覺到魏書涯此話一出,東皇太一的心神震動。

    半晌之后,東皇太一沒有否決,他只是問道:“你怎么知道?”

    魏書涯淡淡道:“因為以夜韶南的性格,他是絕對不會跟人求援的。

    老夫很早之前便見過夜韶南了,那是一個極其驕傲的人,驕傲到了極致。

    有些事情他寧肯一個人來扛,也不會開口求人,哪怕是利益交換。”

    魏書涯也不得不承認,夜韶南在這點之上就已經把隱魔一脈的所有人都給比下去了。

    強者就要有強者的心態。

    當你沒有實力時,這般強硬那叫不知變通。

    但當你了有了實力時,這就叫信心,或者說是自負也可以。

    孤戰天下的膽氣不是每個人都有的,但有了這種膽氣的,卻無一例外都是強者,當然也有瘋子。

    東皇太一沉默了半晌道:“教主有他的想法,我們勸諫不動,那就只能自己想辦法為教主分憂了。

    這件事情教主的確不知道,不過以我在拜月教的地位,也一樣能夠促成這件事情。”

    魏書涯對視一眼,暗中傳音跟其他幾位隱魔一脈的大佬商量著,東皇太一就這么負手而立,姿態淡定無比,好似這一次能夠促成聯盟也可以,不成也行。

    以魏書涯等人的修為,他們故意遮掩聲音用內力傳音,別說是楚休,就連東皇太一也是聽不到的。

    不過楚休卻是從這些人身上流露出的氣息看出了一樣東西,那就是貪婪!

    在場這些人中,他們第一時間考慮的不是答不答應聯盟,而是在這次聯盟中,他們能夠得到多少的好處,能夠敲詐來拜月教多少東西。

    有些人甚至還在謀算著,拜月教到底有沒有這些東西,自己要不要跟其他人去搶?

    聽到這一番亂糟糟的話,魏書涯的面色已經是陰沉道了極致。

    他低喝傳音道:“都閉嘴!諸位,外人可就在這里看著呢,你們當真是準備要把臉面丟到拜月教去嗎?”

    魏書涯的輩份擺在這里,或許他的實力并不是整個隱魔一脈中最強的,但輩份資歷卻是最高的。

    此時他一開口,眾人倒也都安靜了下來。

    掃視了眾人一眼,魏書涯沉聲道:“諸位,別忘了你們眼前站著的是誰,是拜月教!

    你們提出的這些條件如此苛刻,哪怕是東皇太一答應了,等回到拜月教內,你們認為夜韶南會答應嗎?

    眼下的局勢不用我說你們也都看到了,形勢已經是十分危急,我隱魔一脈也做不到獨善其身,所以我的意見是答應。

    但既然是答應,那這次我等便踏踏實實的再來一次正魔大戰,別讓我魔道一脈輸的太慘,你們提出的這些要求,根本就是在逼著拜月教對我等翻臉!

    你們仔細想一想,若是放在五百年前,我圣教危難之時,拜月教如此上門勒索敲詐,你們又會是什么反應?”

    在場這些人都是隱魔一脈的大佬,都是達到了真火煉神境的強者,縱然資歷不如魏書涯,但年齡卻也是不小了,經驗還是很多的。

    聽到魏書涯的話,他們也是暫時放下了心中的貪欲,把那些獅子大開口的條件收起來。

    其實若只是一個人獅子大開口的話,拜月教多半會答應的。

    但眼下這么多人一起獅子大開口,那純粹就是把拜月教當猴耍,恐怕到時候第一個發飆的就是東皇太一和夜韶南。

    不過有人還是道:“魏老,你說的有道理,不過問題是,我隱魔一脈既然出人了,那怎么也不能一點條件都不提吧?否則那豈不是太虧本了一些。”

    魏書涯淡淡道:“條件我會提的,不過是替整個‘隱魔一脈’提條件,而不是替你們某一個人提條件。”

    在場的眾人都沒有吭聲。

    不患寡而患不均,這種心理歷來便有之。

    我得不到的,其他人也一樣別想得到,魏書涯的條件,他們也能夠接受。

    看著東皇太一,魏書涯沉聲道:“想要讓我隱魔一脈出手也可以,三個條件。

    第一個便是,將造化天魔旗交給我隱魔一脈。

    第二個則是,我們隱魔一脈可以出手,但卻不會幫你們去硬撼那些正道宗門,為你們做擋箭牌,我們只負責攔截那些依附于各大派的力量,避免你們拜月教去陷入圍攻當中。

    至于第三個,我要你們交出昔日地魔堂那些背叛我圣教的叛徒!

    只要這三條你們拜月教能夠答應,那我等今日便可以立誓,在關鍵時刻出手幫你拜月教。”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三分彩开奖从哪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