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正文卷 第七百六十九章 大戰開端
?    刑司徒氣急而走,楚休等人也該到了分好處的時候了。

    當然楚休等人也還是有分寸的,沒有當著孟敬的面就開始搜尸體,那樣也有些太不把西楚朝廷當回事了。

    他們直接把尸體搬到城外的一處地方,這才開始翻找著。

    昔日這幫家伙從昆侖魔教內所得到的寶物,應該都隨身帶在身上,不過這東西還剩下多少,誰也不知道。

    這些東西被地魔堂獻給了拜月教一部分,這些年來,他們自己肯定又消耗了不少。

    留存的要么就是他們沒用的和暫時無法使用的,但肯定是至寶無疑。

    那幾位武道宗師身上的東西,自然是由楚休等人來分了,其他地魔堂武者身上的東西,則是由其他隱魔一脈的武者來分。

    一共六人,從他們身上的搜來的東西還真不少,有地魔堂本身的傳承秘法遁地秘法,還有其他昔日昆侖魔教傳承下來的功法,和一些珍奇的材料丹藥,其中竟然還有兵刃。

    那是一柄斷劍,看其模樣雖然很尋常,甚至連神兵都不是。

    當然其前身可能是神兵,但現在卻不是了。

    但那斷劍之上卻是散發著一股極致的兇厲煞氣,甚至放在地上,地面上都凝聚了一層冰霜,草木枯萎。

    沈血凝眼睛一亮道:“這把劍我要了,諸位沒有意見吧?”

    在場的幾人并沒用用劍的,當然沒有意見。

    楚休這時候并沒有說話,他只是緊緊盯著一樣東西。

    那是一樣很奇怪的東西,圓溜溜的,猩紅色,上面沒有任何的氣息,就好似尋常的寶石一般。

    但這東西卻是從林寶煌的身上搜出來的,并且裝著它的秘匣可是用極其珍貴的深海玄鐵所打造,上面的陣法都是重新封印的,就是為了保護這東西。

    真正讓楚休在意的是感覺。

    在看到這東西的一瞬間,楚休的內心便有一種渴望,他想要這東西!

    所以楚休直接道:“這東西,我要了。”

    在場的幾人都詫異的看了楚休一眼,顯然他們也沒認出這是什么東西。

    當然這個時候也不會有人跟楚休去搶,沒認出來寶貝,那是自己眼拙,可不能怨人家太精明。

    分完了東西之后,眾人本打算先回去的,不過卻是正好碰上了半路前來的褚無忌。

    “你們暫時不用著急回去了,魏老他們也正在向著西楚趕來。”

    楚休神色一凝,問道:“正道宗門已經準備動手了?”

    褚無忌點了點頭道:“夜韶南在十萬大山邊緣的斷腸崖上煉制魔兵,據說這乃是昔日拜月教先祖留下來的兵胚,一旦功成,足以媲美完整版的昆侖魔教三大魔兵。

    夜韶南都已經做的如此明目張膽了,你認為其他人還坐得住嗎?大戰一觸即發,我等也要做好準備了。

    這一戰拜月教贏不了不要緊,我們只要讓拜月教別輸的別太難看就成了。”

    褚無忌如此說著,其實這一戰的關鍵不在他們,而在斷腸崖那里,在夜韶南身上。

    夜韶南勝,拜月教便勝,夜韶南敗,拜月教也一樣敗。

    聽到褚無忌的話,楚休倒是對夜韶南那一戰很感興趣。

    這可是位列至尊榜的強者,能看到這種級別的強者出手,可以說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機遇。

    只可惜楚休就算是趕去看熱鬧都不成,因為看這種熱鬧,是會死人。

    武道真丹境的修為在尋常武者眼中就已經是巔峰了,乃是可以開宗立派的宗師級人物。

    但在夜韶南這種已經達到了天地通玄境界的至強者看來,卻是跟螻蟻沒什么兩樣。

    天地通玄,臨空而舞,已經仿若仙神一般。

    這世間沒有真正的仙佛,天地通玄境界的至強者,便是當世神佛,觀看這種級別的強者交戰,一個余波都容易死人。

    時間回到數日之前,大光明寺內。

    虛渡正捧著他的酒葫蘆,小口抿著。

    這次他酒葫蘆里裝的可真是水,而不是酒。

    這種時候,虛渡可是真的沒心思喝酒了。

    正魔大戰一觸即發,他也想要前往西楚,可惜大光明寺總要有人留守的。

    就好像是那不安分的楚休一樣,若是連自己都不在,大光明寺內無人治得了他,他都能把北燕江湖的天給掀翻嘍。

    就在這時,大光明寺的中心院落內,一道佛光沖天而起,剎那間,金色的佛光將原本有些陰沉的天色染得金碧輝煌,佛音梵唱之聲自半空中落下,好似佛陀降臨一般。

    而且半空當中,那些被染成金色的云朵竟然開始涌動著,最后竟然真的匯聚成了一尊萬丈大佛,盤亙在半空當中,法相莊嚴,俯瞰世間!

    虛渡的酒葫蘆掉在地上,他卻好似沒有察覺一般,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半空,喃喃道:“方丈師兄,突破了?”

    一直以來,大光明寺的高層武者,最有名氣的一直都是妄念禪堂的首座虛云,同樣在虛字輩的武者當中,虛云的天賦也是最高,最驚艷的一個,甚至江湖公認,虛云的實力深不可測,同階武者當中,還沒有一個人能夠逼得虛云動用全力的。

    與虛云相比,虛慈這個方丈就顯得很沒有存在感了。

    甚至整個江湖人的人都不知道,上代方丈為何選擇了虛慈來當這個方丈,而虛云也沒有爭奪。

    這么多年來,有不少人說虛慈這個方丈名不副實,不如虛云等等話。

    面對這些流言,虛慈從來就沒有發怒過,他只是大部分的時間都在閉關修行,但在其他人看來,他這純粹就是逃避,怕有人拿他跟虛云比。

    但只有虛渡這樣跟虛慈關系很親近的人才知道,虛慈,可并不比任何人要差!

    此時看到這幅模樣,感受到這股威勢,虛渡哪里還能不知道,虛慈已經踏入了天地通玄境界,足以位列江湖至尊榜!

    只要虛慈以這個實力走出大光明寺,一切的謠言都將不攻自破。

    這方丈之位,虛慈名至實歸。

    下一刻,金色的佛光消散,那震撼無比的大佛也是隨之消失,一個身穿紅色袈裟,瞇著眼睛,面帶慈悲的老和尚突兀的出現虛渡的面前。

    “虛渡師弟,你又偷喝酒了。”

    虛渡好像嚇了一跳般,連忙道:“這次我真沒喝酒,方丈師兄你看,這是水好不好。”

    虛慈搖搖頭道:“你心中有酒,喝什么都是酒,一樣犯了戒律。”

    虛渡的面色一黑,無語道:“我說方丈師兄,這種時候你還跟我打什么機鋒?你已經踏入天地通玄境界了?”

    雖然虛渡已經有了猜測,但還是要等虛慈親口說出來他才放心。

    虛慈點點頭道:“踏入了,這個境界就好似一扇門,推開了,你便能進去,推不開,強行砸門,門反而會鎖的更緊。”

    虛渡一臉無語的看著虛慈,方丈師兄突破境界之后依舊是這么神神叨叨的,就不能說點通俗易懂的?

    “拜月教的事情如何了?”虛慈問道。

    他雖然在閉關,不過每天都有弟子在他閉關的禪房外匯報情況,所以對于大局,虛慈一直都在掌控之中。

    虛渡想了想道:“貌似有消息傳過來,夜韶南離開了拜月教,前往斷腸崖煉制魔兵,據說這件魔兵乃是拜月教創派先祖留下來的兵胚,異常強大,數代拜月教教主都想要將其煉制成功,但卻都失敗了。

    不過一旦成功,威能將堪比昔日昆侖魔教的三大魔兵。

    說起來這夜韶南也是夠有意思的,煉一件兵器還換個地方,拜月教那么大,還裝不下他了?”

    虛慈看向遠方,淡淡道:“夜韶南是在等我們,這么久沒見了,他當真已經強到在門內走的比我等更遠了嗎?”

    虛渡剛想問他是什么意思,便見虛慈一步踏出,身形已經臨空,化作金光直接遠遁,幾乎是剎那之間便消失不見。

    御空飛行這種東西,其實嚴格來說只有天地通玄境界的強者能夠辦得到。

    武道宗師那不叫御空,只能說是跳得高一些,停的時間長一些。

    而真火煉神境雖然也能夠辦到,但卻并不持久。

    真火煉神境的御空是用自身強大的罡氣,聯動周圍的天地元氣來達到御空的效果,所消耗的,仍舊是自己的力量,不過人家財大氣粗,消耗得起。

    唯有到了天地通玄境界,以武道感悟天道,自身便已經是這方天地中的一部分,硬生生以自己的力量來改變自己周身這一方天地的規則,讓天地之力拖著自己飛行,這才算是真正的御空。

    虛渡呆呆的看著虛慈飛走,他這才反應過來,連忙大喊道:“師兄你等等我!帶我一個啊!”

    浮玉山正魔大戰的規模太小,這次正魔大戰可是自從昆侖魔教覆滅以來,規模最大的一場正魔大戰了,場面一定刺激的很,虛渡也自然也是想要去見識見識的。

    但此時虛慈也不知道聽沒聽到,反正天地通玄境界的強者速度也是恐怖至極,幾乎是眨眼間人就已經沒影了,只留下一臉懵逼的虛渡。

    虛云不帶他也就算了,虛慈也是不帶他,最后他還是落得一個看家的結果。

    愛尚手機閱讀地址: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三分彩开奖从哪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