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正文卷 第七百九十三章 后悔的越女宮
?    眼睜睜看著楚休那破海一刀重創了九尾天狐,林風雅的臉上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那可是她們越女宮的底牌,結果卻是在楚休的手中被重創成了這般模樣,這還算什么底牌?

    到底是九尾天狐出了問題,還是這楚休的實力太強,已經強到超乎她的想象了?

    實際上林風雅自從上次浮玉山正魔大戰之后,她便一直都呆在越女宮養傷,已經很久都沒有踏出過江湖了。

    楚休這個江湖上的風云人物,對于林風雅來說,一直都處于道聽途說當中。

    這邊楚休又殺了誰誰誰,又斬了真火煉神境強者等等,一直都是耳聞,所以她對于楚休的實力一直都沒有什么直觀的印象。

    直到現在,她看到了,簡直強大的讓人顫栗!

    直到這一刻,林風雅跟顏非煙才同時升起了一絲后悔的心思來。

    她們沒有后悔去算計呂鳳仙,只是后悔自己太過大意,沒有算到楚休跟呂鳳仙之間的關系,同樣也沒有算到楚休的力量竟然已經強大到了這種地步!

    呂鳳仙的確是朋友便天下,這沒錯,凡是跟呂鳳仙結交的人,就沒有一個人說過他不好的。

    就算是贏白鹿這種跟呂鳳仙沒多少交情,只能算是認識的人都是一樣。

    哪怕呂鳳仙搶了他的心愛之人,但不知道為何,贏白鹿卻只有失望和傷心,心中卻并沒有什么恨意。

    這些東西顏非煙和林風雅都知道,但她們以己度人,認為這種交情只不過是鏡花歲月,也就比酒肉朋友強上一些而已。

    當呂鳳仙被吞噬了精氣神,自身的修為廢掉之后,大家又不是一個宗門世家出身的,誰又愿幫他出頭?

    江湖就是這么現實,所以林風雅跟顏非煙壓根就沒有考慮到,有人會來給呂鳳仙這么一個‘孤家寡人’出頭,哪怕之前楚休警告過顏非煙,她也一樣沒往心里去。

    結果現在,她們卻是悔恨不已。

    不去算計呂鳳仙,頂天暫時讓劍魂陷入休眠當中,她們越女宮再想其他辦法就是了。

    結果現在算計了呂鳳仙,她們越女宮卻是連最后的保命底牌都要沒了!

    這時顏非煙一邊抵擋著劍陣一邊對呂鳳仙哀求道:“鳳仙,幫幫我,讓楚休停手!

    這件事情是我越女宮不對,事后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答應你,楚休想要什么,我越女宮也一樣可以應允,只求你能讓他停手!”

    不過此時呂鳳仙看向顏非煙的目光卻好似一個陌生人一般,他搖搖頭道:“顏姑娘,請叫我呂鳳仙。

    還有,楚兄現在是在幫我出頭,我若是讓他停手,豈不是對不起楚兄這一番心意?

    有些事情錯了就是錯了,我這個人可以信一個人,但卻不會原諒一個人。

    你之前若是告訴我實情,哪怕我去求楚兄,去求謝兄,我也一定能想辦法幫你越女宮度過這一次危機。

    但現在,已經晚了。”

    呂鳳仙是多情,但卻并不是白癡。

    從他踏入武道宗師那一瞬間開始,他便已經斬斷了跟顏非煙的一切關系,雙方徹底形同陌路。

    甚至顏非煙若是真想要以命相博,威脅到楚休,呂鳳仙甚至都會動殺機的。

    顏非煙做出了一個錯誤的選擇,她忽略了呂鳳仙最大的價值,那就是呂鳳仙真正的人脈。

    楚休是討厭越女宮沒錯,謝小樓也跟越女宮沒什么關系,但只要呂鳳仙開口,他們也都愿意賣呂鳳仙一個人情。

    無論是楚休現在的勢力,還是遠在西楚的天下盟,想要庇護一個越女宮,實在是太過簡單了。

    可惜顏非煙,或者說是越女宮卻是買櫝還珠,干了這么一件蠢事出來。

    而此時場中,被楚休一刀破海徹底重創殘魂的九尾天狐已經發狂了。

    它雙目赤紅,周圍的氣息狂暴無比,被斬斷的九尾處,九道精神力卻是放入實質一般,無限的延長伸展著,最后竟然化作了鋪天蓋地的大網,向著楚休籠罩而下。

    九尾天狐最為擅長的便是精神力上的攻擊,只不過它現在處于殘魂狀態,之前它都是以自己的力量牽引天地之力進行攻擊,對它的殘魂消耗極小。

    但現在它卻是已經開始消耗自身殘魂的本源之力了,可想而知這九尾天狐,已經要開始拼命了。

    收刀結印,滅魂箭施展而出,呼嘯的精神力轟然爆射,但接連數箭竟然都沒能將這精神力的大網徹底射破。

    這時陸江河卻是輕易道:“咦?竟然是南宮無明那小子的攝魂大九式,你竟然還會魔心堂的功法。”

    楚休沒有理會陸江河,但這時陸江河卻是嘿嘿笑了兩聲道:“小子,不如我們做一個交易如何?你將這畜生給引入幻境內,然后再通過精神力連接血魂珠,將我也拉進幻境內,我來幫你收服著孽畜,簡單省事,這樣如何?”

    楚休淡淡道:“你是當我是白癡還是認為我殺不了這畜生?

    這么一個強大的殘魂,我自己既然能斬殺,為何要給你吞進去修復實力?”

    滅魂箭無法射破這大網,楚休卻是已經將天絕地滅移魂大法聯合攝魂大九式給施展到了極致,完全以精神力跟九尾天狐硬撼。

    這畜生的實力的確不簡單,都已經衰弱成這幅模樣了,竟然還有這般實力。

    不過對楚休來說,解決它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耗的時間越長,這九尾天狐的力量便越弱。

    眼看楚休下手越來越黑,陸江河連忙道:“行了行了,算本尊欠你的,我拿東西給你換如何?”

    “你現在整個人都是我的,你拿什么東西跟我換?”

    陸江河咬牙道:“我圣教的藏寶密地,換不換?

    昔日我圣教分堂遍布整個江湖,自然也有許多密地的,不會全都扔在昆侖山之上。

    本尊當年親自埋藏的東西,除了本尊以外,其他人可都不知道。

    你也不用擔心我吞了那殘魂之后會威脅你,血魂珠就在你手中,那可是牢房一般,除非你主動打破牢籠,放本尊出去,讓本尊得到身軀,否則本尊一個殘魂,是威脅不到你的。”

    楚休其實等的就是陸江河這句話。

    雖然他從陸江河那里榨出來了血神魔功,不過他也知道,陸江河身上定然還是有著許多的秘密或者是好處在的。

    不把他榨干,剩余價值發揮到最大,那自己豈不是虧了?

    所以聽到陸江河這么說,楚休的身形立刻向上迎去,自身的元神之力發揮到最大,徹底跟那九尾天狐形成的精神力大網所融合,主動將那殘魂拉入到自己的精神世界當中。

    九尾天狐對楚休的行動很費解。

    它這一脈的兇獸本身實力強大是強大,但最擅長的卻還是精神力,結果現在楚休卻是將他主動拉入到精神世界當中,以短擊長,這豈不是在找死?

    霧蒙蒙的精神世界當中,九尾天狐那龐大的身軀仿佛是遮天蔽日一般,九條被楚休斬斷的尾巴此時已經回復,它沖著楚休猙獰一笑。

    不過就在這時,楚休身邊卻是出現了一名中年人,周身血色飛舞,正沖著它森然一笑道:“小東西,這么長時間不見,可還認得本尊?”

    看到陸江河的一瞬間,九尾天狐的笑容逐漸消失,眼中竟然露出了一抹驚恐之色。

    它生于上古,為了躲避上古大劫,動用秘法沉睡在地下,可以說就算沒真活一萬年,但起碼也是活了上千年的存在了。

    這么多年當中,它最不想回憶的便是昔日在昆侖魔教當寵物的日子,被所有人圍觀玩弄,除了那位神秘至極的教主它沒見過,其他人它幾乎都見過了。

    而且這些人當中,就屬陸江河做的最為過分。

    其他人頂天就是看一個新鮮,畢竟九尾天狐這種這種東西在上古大劫當中都已經滅絕了,估計當世留存的,就只有這么一只而已。

    那時候的昆侖魔教雖然已經雄霸整個江湖,不過堪比天地通玄境界的至強兇獸,他們還沒見過呢。

    只不過這些人看歸看,卻從來都不動手。

    只有一個陸江河,卻是整日里用各種手段來玩弄它,還美其名曰研究研究兇獸,開發新功法,那段時間不堪回首。

    所以現在九尾天狐一看到陸江河,還有些恐懼的感覺。

    不過恐懼過后,九尾天狐卻是猛然間想起來,自己為什么要怕?

    昆侖魔教都已經覆滅幾百年了,當初那些恐怖的人也都已經死了,就算是眼前這家伙也跟自己一樣,成為了一個殘魂,自己還用怕什么?

    所以那九尾天狐怒嘯了一聲,身后九尾暴漲,仿若遮天蔽日一般,氣勢滔天。

    楚休撇了一眼陸江河道:“你到底行不行?在外面可以輕易耗死他,你卻非要將這畜生弄到這里來,徒增麻煩。”

    陸江河冷笑道:“放心,本尊從來都不干沒把握的事情。”

    話音落下,陸江河直接雙手結印,也沒有什么奇特的氣息,但這時在那九尾天狐的頭頂,卻是有著一株紅蓮綻放著。

    血色如鋒,那紅蓮殷紅如血,在盛開的同時,也在不斷削弱著九尾天狐的力量。

    等到那紅蓮徹底盛開之后,九尾天狐的力量已經被壓制到了接近虛無的程度,整個身體都變成了哈士奇那般大,這么一看還挺萌的。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三分彩开奖从哪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