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正文卷 第八百七十五章 軒然大波(第七更)
?    PS:這章是為了白銀盟主貴妃銀鱈魚的打賞補更的。

    陸家戰場外,陣道光輝依舊在流轉著,不過周圍卻是一片寂靜,寂靜的讓人心慌。

    齊元禮帶著人小心翼翼的靠近著戰場,不是他慫,而是眼下的場景實在是太過詭異了。

    明明是雙方大戰,但卻是從其中傳來了不一樣的另類波動。

    結果到了最后,甚至連一丁點的氣息都消失了。

    齊元禮就從來都沒見過這么詭異的事情,哪怕是雙方同歸于盡,怎么也要剩下一兩個吧?不可能死的連一個都不剩。

    齊元禮這邊猶豫了好久,這才帶著人靠近戰場,想要看一看究竟。

    進入陣法內部,在場所有風滿樓的武者面色都是驟然一變。

    放眼望去,全部都是血紅色!全部都是尸體!

    整個陣法所籠罩的范圍內都被鮮血所徹底浸染,無數尸體倒在地上,而且能夠清晰的看到,有些尸體全身的鮮血都被徹底吸干,宛若干尸一樣。

    甚至最后他們還找到了孫家老祖和陸家老祖的尸體。

    一個被一劍穿心而死,還有一個則是被一拳轟碎了腦袋,若不是因為其身上的遺物,風滿樓甚至認不出來他。

    齊元禮和自己的幾個手下對視一眼,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出大事了!

    孫家和陸家一場大戰,結果戰到了最后,雙方卻都死了一個干干凈凈,而且雙方的老祖絕對不是死在對方手里的。

    這其中難道還有第三方的插手?而能夠斬殺兩位真火煉神境的存在,又是誰?

    這么大的事情已經不是齊元禮能夠插手的了,他立刻回去將消息告訴了風滿樓的樓主方非凡,并且還通知了商水贏氏一聲。

    理論上來說,商水贏氏乃是九大世家之首,但實際上商水贏氏其實很少管這些閑事。

    九大世家打死打活跟他們一文錢的關系都沒有,只要那幫人別來影響到他們商水贏氏這便足夠了。

    正所謂是流水的九大世家,鐵打的商水贏氏,其他人怎么樣,商水贏氏才懶得管。

    但這次的事情鬧的這般大,商水贏氏也是派來了贏三書過來,看一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三天清晨,贏三書便帶著贏白鹿來到了陸家戰場之前。

    贏白鹿作為商水贏氏未來的繼承人,這種亂七八糟的事情他將來總要面對的,現在提前熟悉一下也是好的。

    方非凡沒想到商水贏氏來的竟然是這位風云榜第一的存在,他連忙走過去拱手道:“原來是贏三爺親自前來,有失遠迎。”

    贏三書一擺手道:“不用那么客套,說說把,什么情況。”

    等到方非凡把當天的事情都跟贏三書說了一遍之后,贏三書淡淡道:“這么說來,齊元禮也沒有看到有人從陣法中離去?”

    齊元禮苦笑道:“在下實力微弱,可能是有人離開了,但在下卻是沒有發現。”

    贏三書淡淡道:“那好,帶我去看看尸體吧。”

    眾人步入那陣法當中,此時滿地的尸體依舊還在,風滿樓為了保護現場并沒有清除,只是在外圍布置了大范圍的寒冰陣法,防止其中的尸體腐敗。

    方非凡道:“所有尸體風滿樓的人都檢查過了,其中一部分是死在孫家和陸家的廝殺當中,但還有一些尸體則是死在各種各樣的傷勢之下,有用刀的,也有用劍的,還有直接被強大的力量轟殺的,反正千奇百怪。

    最重要的是,其中還有一大部分武者尸體內的氣血全部被抽干,在下懷疑是不是有什么邪物,或者是閉關已久的魔道巨梟出手,這才造成這種結果。”

    贏三書沒有答話,他只是看了一眼陸家老祖和孫家老祖的尸體,半晌后他才道:“看不出來具體是誰出手,但我卻又一種感覺,轟碎陸家老祖那一拳,有陳青帝的感覺。”

    方非凡愕然道:“陳青帝?可是出事的時候,陳青帝還在西楚啊。”

    贏三書只是淡淡道:“我只是說有陳青帝的感覺,并沒有說那就是陳青帝。

    還有孫家老祖身上那一劍,我甚至還看到了劍王城的感覺,不過那一劍應該是偷襲,上面還隱隱帶著血煞之氣,正面出劍,未必能夠傷到孫家老祖。”

    方非凡撓了撓頭,他敢肯定,出手的人不是陳青帝,更不是劍王城那三位真火煉神境的存在,這段時間內,他們幾乎都在各自的地盤上露面過,并沒有出現在東齊。

    站在贏三書身邊的贏白鹿沒有說話,不過他卻是有一種感覺,一種極其熟悉的感覺。

    想了想,沒有頭緒,贏白鹿便不再多管了,這里可還沒有他這種小輩說話的資格。

    贏三書說完這些之后轉身便要走,方非凡一愣道:“三爺,您這就準備走了?”

    贏三書淡淡道:“不走還能怎樣?幫陸家和孫家查明兇手?商水贏氏又不是關中刑堂。

    江湖上天天都有人被殺,年年都有勢力被滅,哪個都要管,我贏家豈不是忙死了?”

    說完之后,贏三書直接漠然的離去,態度可以說是無比的冷淡。

    一旁的齊元禮小聲道:“樓主,那接下來怎么辦?”

    方非凡輕哼了一聲道:“九大世家之首的商水贏氏都懶得去管這些事情,我風滿樓當然不會管。

    直接把這個消息傳播到江湖當中去,不用多說,直接按照事實來便可以了。”

    風滿樓對于大部分的事情都有一種好奇心,眼下這兩家死的不明不白的,的確是讓方非凡很難受。

    但方非凡也知道,這件事情別人可以追查下去,但他們風滿樓卻是不行。

    有實力一口氣滅掉兩大世家,斬殺孫家和陸家兩位真火煉神境的存在,絕對是他們風滿樓現在惹不起的。

    而此時江湖上,這個消息一出,差點引爆了整個江湖,無他,太過勁爆了而已。

    孫家跟陸家可是在九大世家當中都可以位列中流的兩大世家,都有著真火煉神境的強者坐鎮,結果一夜之間便全都死光了,這也太驚悚了點。

    最為驚悚的是,這么多人死了,卻還不知道是誰干的。

    對方可以悄無聲息的覆滅兩大世家,那是不是也意味著,對方同樣可以悄無聲息的去覆滅其他不如孫家和陸家的宗門?

    總之這件事情做的有些蹊蹺,而且江東孫家并沒有全員前往孫家,留守在孫家的那些人,也被一群神秘人所斬殺,足可見,對方乃是沖著孫家和陸家來的。

    有人懷疑這件事情是隱魔一脈做的。

    畢竟當初對楚休落井下石的勢力中,便有孫家和陸家的人。

    但若是隱魔一脈干的,他們應該早就迫不及待的宣揚出來了才對,不會就這么一直沉默的。

    反正這件事情之后,整個東齊江湖都陷入了風聲鶴唳當中,不說是人人自危也差不多了。

    人害怕的其實并不是某一種強大的力量,未知,才是最可怕的。

    此時這件事情的兇手倒是沒有在意外界的消息,楚休眼下正在青龍會的天殺分舵內。

    在斬殺了孫家老祖和陸家老祖之后,楚休察覺到了有風滿樓的人在一旁查看,他便直接帶著葉蕭暗中離去,找穆紫衣跟洛飛鴻。

    等楚休到了江東之后,穆紫衣和洛飛鴻那邊就已經把所有人都給解決了。

    不得不說,在殺人這方面,青龍會還真是夠專業的,雖然只來了少部分人,孫家大部分人卻都是青龍會這邊解決的。

    此時在青龍會內,洛飛鴻正一邊往穆紫衣那邊靠,一邊問道:“我說楚休,你現在簡直都強悍的不像話,陸家老祖都能被你一拳打爆腦袋,你還藏什么藏?直接亮出身份來,挨個報仇去啊。”

    楚休撇了一眼洛飛鴻,對她的小動作沒吭聲,這女人有點目的不純,一個敢去逛青樓點姑娘的女人,那能是一般的女人嗎?

    當然穆紫衣也沒有在意,她只是感覺這位很英氣的小姐姐貌似有些熱情過度了。

    楚休沉聲道:“你難道沒聽說過一句話,叫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嗎?

    未知的存在才是最可怕的,明明可以暗中布局出手,為何要亮明自己的身份,傻乎乎的去跟人家硬碰硬?”

    洛飛鴻‘切’了一聲道:“直接說你楚休行事陰險就得了。”

    嘀咕了一句,洛飛鴻便拉著穆紫衣的胳膊不放手,手還不自覺的摟到了穆紫衣的腰上。

    楚休又將目光轉向穆紫衣問道:“紫衣,你義父那邊是什么答復?”

    穆紫衣道:“義父說了,愿意跟公子你聯手,但前提條件只有一個,步天南可以死,但青龍會卻必須要保留。”

    楚休點頭道:“這點當然沒問題,跟我有仇怨的,只有步天南一人,不會殃及到青龍會的,況且你們別忘了,我曾經也算是青龍會出身,其實對于青龍會,我還是有感情的。”

    穆紫衣道:“這樣便好,義父說了,等他找個機會,會跟你詳細商談一下的。”

    楚休詫異道:“你義父不是被步天南囚禁在青龍會內了嗎?”

    穆紫衣道:“只是囚禁在青龍會,但義父還可以干別的,他手中有玄武門研究出的秘寶,可以遠距離跟公子你見面通話,不過陣法波動太大,容易引起步天南的注意,所以要等一個合適的時間才行。”

    楚休點了點頭,一旦端木千山找他,便立刻讓穆紫衣來通知自己。

    這段時間楚休則是準備閉關,一個是再熟悉一下自己這幅變強的身軀,還有就是去修煉他從孫家和陸家所得到的那部功法,《玄武真功》!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三分彩开奖从哪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