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正文卷 第八百九十一章 下作手段
    PS:感謝書友請叫我惠州鑫一萬起點幣的打賞

    歷來江湖上,很少有功法能夠像玄武真功這樣,幾乎把所有類型的武道都容納到其中。

    況且就算是有這種功法,其修煉者去修煉肯定也是極其別扭的。

    楚休能夠這么快就將玄武真功掌握,這也跟他本身便是這種類型的武者有關。

    起碼現在長云子便對這種戰斗方式極其的不適應,竟然一上來便落入了下風。

    陸長流嘆息了一聲,他手中的拂塵一卷,道蘊頓生,半空中罡氣流轉,看似微風拂面,但卻仿佛在楚休面前豎起了一堵墻般,擋住了他的攻勢。

    三大道門雖然不說是同氣連枝,但起碼陸長流也不能真看著長云子在他面前被這林血衣擊敗,大丟顏面。

    “大龍首,純陽道門說話就是這個風格,你不用在意,今日只要你不殺王家,一切都好說。”

    楚休瞇著眼睛道:“那我若是一定要殺王家呢?”

    陸長流嘆息一聲道:“那我就只能也跟長云子道兄一起,領教一下大龍首的武功了。

    老道士我可不怕被人說我以多欺少的,反正我都這把年紀了,也不在乎名聲。”

    陸長流總喜歡嘆氣,嘆著嘆著,他眉頭上的皺紋便又深了幾分。

    世間無奈的事情太多,其他人不出頭,他答應了王家的事情,又怎能不出頭?

    一個是位列風云榜前十的真武教掌教,還有一個是純陽道門的老輩真火煉神境武者,一對一勝負未知,一對二,楚休根本就沒有把握。

    但這時,他卻是拿出了周家那半塊地圖來,看著在場的眾人冷聲道:“諸位,別以為你們都是看戲的。

    我這個人做事還是很講原則的,你不來招惹我,我也不來招惹你。

    但今天王家動了我青龍會的人,就必須要給我一個交代。

    你們出手攔住陸掌教,等我滅了王家,咱們就拿著地圖一起去探索那地方。

    要不然,我便將這地圖徹底撕碎,大不了一拍兩散,你們自己在整個東齊慢慢找去吧!”

    一聽這話,在場的所有人面色都變了。

    一個空間薄弱的地方,又不是某個建筑物,沒了地圖他們上哪里找去?

    呂湛瀘冷聲道:“楚休!你敢!”

    握著那半張地圖,楚休冷笑道:“你們看我敢不敢!

    花鬼婆婆,你恐怕還不知道怎么回事對吧?

    告訴你,用這兩張地圖便可以找到昔日獨孤唯我和寧玄機最后大戰的地方,說不定,其中便有兩位至強者所留下的傳承!”

    一聽這話,花鬼婆婆頓時便眼中發光,她怎么也沒想到,今天這事情竟然牽扯這么大。

    其實這次花鬼婆婆來中原,真就像她說的那樣,是在西極荒漠呆的無聊了,這才過來閑逛的。

    沒想到這時候她卻感覺到這地方有數位真火煉神境強者的氣息存在,所以便跑來查看一番,沒想到還真有大收獲。

    花鬼婆婆咯咯嬌笑了一聲:“討厭,叫人家花鬼夫人啦。”

    說著,花鬼婆婆立刻攔在陸長流的身前,道:“陸掌教久違啦,這么長時間不見,奴家正好跟陸掌教你討教一番,看看奴家的實力有沒有退步。”

    話音落下,花鬼婆婆立刻便跟陸長流交手起來。

    羅剎教的武功邪異無比,花鬼婆婆這人雖然精神有點不正常,不過她畢竟是跟贏家老祖一個級別的老怪物,雖然不是天地通玄,但這么多年來,所積累的經驗也是不少了,暫時拖住陸長流還是不成問題的。

    這邊楚休又攔在暴怒的長云子身前,天道戰匣化作刀槍劍戟,一股腦的直接砸過去,將長云子壓制的步步后撤。

    趁此時機,韓哭宋笑等人一句話都沒說,無聲的向著王家殺來。

    王家這幫陣法師哪里見過這么多的鮮血和殺戮?

    再加上楚休帶來的都是青龍會的精銳,下一刻,整個場中便只有兩種聲音,一種是楚休等人交手的聲音,另外一種便是韓哭宋笑他們殺戮時,王家所發出的一陣慘嚎之聲。

    贏昭等人面色都有些陰沉,雖然他們沒有表態,便是他們默認了地圖要比王家重要,但是眼看著青龍會在自己面前大開殺戒,誰的心情都不會好那就對了。

    一旁的贏白鹿皺了皺眉頭,顯然他對這種殺戮還有些不適應,而他還有種感覺,這種手段怎么如此熟悉呢?

    呂湛瀘低聲道:“青龍會,出了一個比的步天南更為難纏的人物啊。”

    赫連長鋒緊皺著眉頭點了點頭,面帶憂色。

    其實之前赫連長鋒最為忌憚的便是步天南,對方的實力讓他印象深刻,那廝根本就是一個瘋子。

    遇到今天這種情況,步天南也一樣會出手滅掉王家的,甚至誰攔步天南殺誰,殺到瘋狂,殺到無人敢攔為止。

    這林血衣的目的雖然也跟步天南一樣,但手段卻是天壤之別。

    步天南只懂得殺殺殺,而這林血衣做事卻是無恥的很,竟然還拿地圖威脅他們,簡直就是損人不利己。

    像是步天南那種頭腦簡單的家伙其實很好對付,但像林血衣這樣做事不擇手段的家伙,才叫棘手。

    不到半個時辰,整個王家便已經被屠戮殆盡了,這讓在場的一些人也見到了青龍會的手段。

    不得不說,單純論殺人這方面,江湖上很少有人能跟青龍會的這幫殺手相比,他們簡直就是為了殺人而生的殺戮機器。

    贏昭冷聲道:“林血衣,你殺夠了吧?”

    楚休停下跟長云子的交手,大笑了一聲道:“贏家主,別用這種口氣說話,方才,你們可是沒有出手阻攔的。”

    眼前這幾位若當真是一心想救王家,那早就出手了,結果他們卻都是默不作聲,等楚休殺完了人這才跳出來當好人,這就有點假了。

    贏昭冷哼了一聲,沒有再多說,楚休也沒有繼續去撩撥他們,只是將地圖拿出來道:“諸位,把地圖給拼起來吧,眼下這件事情只有咱們知道,不過我希望,在找到那處空間之前,最好不要有人泄漏這件事情,引來其他人,不光是鑰匙不夠分,就算是傳承,我們也是拿不到幾個的。”

    在場的眾人都是點了點頭,包括氣哼哼的長云子都是如此。

    獨孤唯我和寧玄機的線索消息太誘人了,消息若是傳播出去,恐怕整個江湖都會被攪動的。

    眼下他們幾個人實力都相差不多,鑰匙也足夠用,除了因為之前楚休殺人一事起了一些爭端,他們倒是不用再擔心什么,所以知情者維持現在這些人,剛剛好。

    將兩塊地圖拼在了一起,眾人記下其中的位置后,便立刻朝著那個方向趕去。

    韓哭宋笑等人也被楚休打發回了青龍會,對今天這件事情要守口如瓶。

    地圖上所標注的地方在東齊南邊的一座荒山當中,面積不算太大,并且風水也不是很好,所以并沒有什么武林勢力在其中駐扎著。

    不過等到了那地方楚休等人卻是齊齊一皺眉頭。

    不是因為別的,而是這地方太大了。

    昔日王家老祖和周家老祖所刻畫的地圖也只是精準到了這片荒山的中心區域,但整個中心區域又有多大?

    這東西又不是一個有形有質的東西,可以用眼睛看到,或許對于陣法師來說,他們應該有一些辦法能夠確認這空間薄弱點的詳細位置,但在場的眾人卻是沒有的。

    實在沒有辦法,那就只能用最簡單的方法,那就是拿著鑰匙,挨個地方撞運氣,保不齊就能突破空間呢,反正他們當中實力最弱的都是真丹境,速度和體力都是足夠的。

    如此這么想著,眾人便開始在這處地方來回亂竄著,別說,這種笨方法還挺有效果的,贏白鹿的運氣最好,拿著鑰匙的他在亂竄當中,身形直接便隱沒在一片空間內。

    看到這一幕,眾人也是立刻向著那片空間涌去,紛紛進入其中。

    楚休踏入這片空間內,頓時感覺一股強烈的眩暈將自己所包圍。

    這畢竟不是傳送,而是借用外物強行破開空間,體驗的確是差了點。

    等到那股眩暈感消失,楚休抬眼望去,頓時一皺眉。

    其他人都已經被隨機傳送走了,楚休所在的地方,方圓數里內沒有絲毫的生機,映入眼簾的乃是一片荒漠,放眼望去全都沙塵風暴。

    天上一輪烈日長空,空氣中的水汽少的可憐,到處都是死寂一般的荒蕪,別說是動物,甚至連一株植物都沒有。

    最讓楚休驚詫的是,這地方的天地元氣簡直稀薄到了極致。

    實力越強的武者,對于天地元氣便越是敏感,因為這是屬于天地的力量,武者到了真丹境,以武道真丹溝通天地,最為顯著的,便是可以調動天地之力來增強自身的力量,并且對敵之時還可以快速的煉化天地元氣來轉化成自身的真氣。

    但在這里,天地元氣如此的稀薄,真丹境的武者怕是一口就要把周圍數百丈內的天地元氣給吸空了,根本就是杯水車薪。

    在這種地方,真丹境的武者,真比天人合一境強不了多少。

    在楚休看來,這根本就是一片死地,一片沒有生機的死地。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m.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三分彩开奖从哪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