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正文卷 第九百四十章 奪取
    楚休和李湫荻一戰在虛言和蕭摩訶看來就狗咬狗。

    隱魔一脈的人內斗是他們樂見其成的,但他們卻沒想到楚休竟然這么快就將李湫荻給解決了,轉眼便向著他們殺來。

    單純論及戰斗力,無論是虛靜還是蕭摩訶,其實他們都不如現在的楚休。

    但修煉因果之道的武者,他們的戰斗方式卻也跟其他人有些差別,其難纏程度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但是他們碰到了楚休,這結果可大不相同。

    單純用作卜算的因果之道楚休沒有修煉過,但天子望氣術卻也算是能夠推演天機的秘法。

    現在楚休已經不怎么用天子望氣術對敵了,頂天就是在動用滅三連城箭時,以天子望氣術提前鎖定對方的閃躲位置,每箭幾乎都是必中的。

    這并不是因為天子望氣術不夠強,而是對于現在的楚休來說,他的武道已經更偏向于以力壓人了,直接用力量來碾壓對手。

    而此時在面對虛靜和蕭摩訶時,天子望氣術卻是再次派上了用場。

    虛靜手捏佛印,一個個佛影降臨,向著楚休碾壓而來,但每一道佛影所針對的,幾乎都是楚休自身所有的薄弱點。

    蕭摩訶眼睛雖然瞎了,但自從瞎眼之后,他的感知力卻是又上升了一截。

    他口誦佛音,響動在楚休的心頭,實際上卻也是在削弱著他的感知力。

    而且與此同時,他們兩個還在不斷推演著楚休全身上下所有的漏洞,他接下來的所有變化等等。

    兩名佛宗一脈修煉因果之道最強的存在聯手去推算一個人,他們差不多能夠將其從交手之時推算到結束,哪怕你有一萬個變化,他們都能夠將其給推演出來。

    但等到他們開始推演楚休時,他們卻發現,楚休身上竟然有著另外一股力量來抵擋著他們的推算,將每一個結果都放大了千倍萬倍。

    這樣一來,別說是一萬種可能,十萬、百萬都已經有了。

    雖然他們修煉因果之道,但實際上這東西只是一個盜天機的秘法。

    真正能夠算無遺策的,那是神佛。

    他們不是神佛,仍舊是人,所以這種結果,他們推算不出來。

    虛靜和蕭摩訶同時將頭轉向對方,虛靜是看向蕭摩訶,而蕭摩訶只是因為之前的習慣。

    這種情況只能說明一點,那就是楚休也修煉過同樣涉及因果之道的秘法,而且修為還不低,但他們想不明白的是,就楚休這幅德行,他竟然也能夠修煉成這種秘法?天理何在?

    還沒等他們驚訝完畢,楚休那邊就已經出手了。

    破海一刀帶著滔天的威勢席卷一切,那股鋒芒逼得他們不得暫且避退。

    就在此時,楚休手捏佛印,許久不曾動用的換日大法施展而出。

    大日如來法相浮現在楚休身后,一掌落下,炙熱璀璨的佛光鎮壓一切。

    看到楚休這種魔道中人用出佛法來,虛靜和蕭摩訶都很別扭,但這一招他們還擋得住。

    虛靜白胖的笑臉上莊嚴肅穆,大光明寺的九變獅子吼被他施展而出,每喝出一聲來,便有波紋蕩漾,眼前的便佛光消散一圈。

    蕭摩訶那邊則是有著萬千佛影盤旋,沐浴在那大日光輝當中,不僅沒有受到傷害,竟然還在吸取著那大日光輝的力量。

    不過就在這時,異變突生。

    楚休身后那大日如來法相忽然發生了一些變化。

    那法相的眉心出現了一個黑點,隨著那黑點逐漸擴大,寶相莊嚴的大日如來變成了忿怒相,身后又浮現出了兩只手臂,同時結印,剎那之間,那黑點已經將大日如來徹底浸染,變成了大黑天魔神!

    大日如來,大暗黑天!

    光芒的極致便是黑暗,大黑天魔神口誦佛音,不過帶來的,卻是無盡的永夜,瞬息之間,虛靜和蕭摩訶眼前瞬間一暗,無盡的寂滅之力侵蝕著他們周身,在這種威壓之下,他們感知不到一切,只能動用自身所有的力量來硬抗抵擋。

    一旁的伊波旬已經把自己想要的東西拿到手了,方才他便一直都在觀察著楚休跟虛靜還有蕭摩訶之間的戰斗。

    他并非是隱魔一脈,所以楚休想奪寶,他是不會幫忙的。

    但他卻是魔道一脈,并且還是跟佛門一脈有著大仇的第六天魔宗。

    所以他已經做好了打算,楚休若是落于下風出現危險,他會幫忙的,惡心一下佛門,還能夠賺得隱魔一脈的人情。

    但看到楚休出手之后他便知道,自己多半只能看戲了,楚休這波已經穩了。

    怪不得魏書涯這種老怪物會把楚休作為是自己的接班人,甚至動用自己的全部人脈和力量把楚休送到整個隱魔一脈繼承人的位置上。

    別的先不說,楚休在武道之上的驚艷天賦,絕對是伊波旬見過的,最為恐怖的一個。

    方才楚休才看到了那大黑天魔神的畫像,伊波旬翻譯給他,大黑天魔神便是大日如來。

    這才過了多長時間,楚休竟然便想通了其中的關隘,使得兩種力量互通,這種悟性天賦,簡直嚇人。

    同時這也證明,之前楚休便已經將這門佛門功法給修煉到了極致的程度,否則他也絕對不可能將其轉換的如此自然。

    看到虛靜和蕭摩訶暫時在硬抗那寂滅之力,楚休直接來到那卷典籍前,一揮手,將其收入囊中。

    他不是不想殺這兩人,而是殺不掉。

    他們眼下只是爭奪寶物,還不是死戰,這兩人雖然暫時被他壓制,但還有著底盤沒用出來呢。

    這里畢竟是南蠻之地,算是須菩提禪院的勢力范圍,楚休也不想耽擱太久,誰知道羅摩會不會突然殺過來?

    所以在拿到東西之后,楚休直接轉身便走。

    伊波旬一看楚休離去,他自然也不會在這里多呆,也是直接立刻離去,否則呆會兒容易成為這兩個和尚的出氣筒。

    等到虛靜和蕭摩訶兩個人終于將眼前寂滅之力完全抵消之后,看著空無一人的大殿,虛靜忽然嘆息了一聲道:“之前你說,你算錯了關于楚休的因果,但現在我忽然感覺,你并沒有算錯。”

    蕭摩訶詫異道:“什么意思?”

    虛靜的胖臉上再也沒有了那彌勒佛一般的笑容,反而是帶著一絲愁容道:“以這楚休的天賦和潛力,更重要的是他那狠辣的心性,我擔心他將來成長到獨孤唯我那個程度。

    若是到了那個時候,別說你須菩提禪院,當世哪個宗門都有被滅門的風險。”

    蕭摩訶愣了愣,隨后他便搖頭道:“絕對不可能!萬年以來,江湖上才出了一個獨孤唯我,這種魔頭,怎么可能這么快就又出現一個?”

    楚休的天賦和潛力的確是駭人,但獨孤唯我,那已經是讓人絕望的存在了。

    蕭摩訶怎么抬高楚休,卻也不會把他抬高到獨孤唯我那個層次的。

    虛靜苦笑著道:“希望是我杞人憂天吧。”

    沉默一陣之后,這兩個人也是直接離去。

    不過虛靜是直接回到大光明寺,而蕭摩訶則是讓人接管這大黑天魔教的遺跡。

    這里雖然已經被眾人給搜刮一空,不過難保不會有什么東西被眾人所忽略,倒也值得再搜查一遍。

    此時外界,楚休已經找了一處沒人的地方查看著那典籍,不過等他打開之后,他卻是猛的一拍腦袋,有些失算了。

    他只是感覺這東西跟他所領悟到的那滅世之火有些聯系,但他卻是忘了,大黑天魔教內所有文字都是用梵文所書寫的,這功法肯定也是一樣。

    就在這時,伊波旬卻是神出鬼沒的從黑霧當中走出,笑了笑道:“楚大人可是在憂心功法的事情?

    若是楚大人放心我,我可以幫楚大人你翻譯一下這些功法典籍,我第六天魔宗的功法最開始也是用梵文所書寫的,晦澀難懂,經過數代人的努力,這才徹底將其翻譯成功。

    去翻譯那些尋常的話語或許廢些力氣,但讓我翻譯這功法,我卻敢保證精準。

    而且楚大人你也不用擔心我去偷學這功法,大黑天魔教雖然跟我第六天魔宗同出一源,但雙方的武道卻是截然不同。

    我第六天魔宗的傳承并不遜于大黑天魔教,轉修他法,并不劃算,江湖上可不是每個人都是楚大人你,可以道佛魔三修。”

    伊波旬出現在這里,他還真沒有什么惡意,純粹就是抱著結個善緣人情的心思來的。

    翻譯功法只是舉手之勞而已,就憑方才楚休所展露出的那種天賦悟性,便值得他去投資了。

    楚休想都沒想便直接道:“那就麻煩伊宗主了。”

    別說他不擔心伊波旬偷學,哪怕伊波旬直接把功法拓印一份,他都不擔心。

    同樣的功法哪怕是同一個宗門兩個人學了,效果都不一樣。

    就好比楚休的天絕地滅忘我殺拳,江湖上會的人不少,但楚休用出來,卻有著獨屬于他自己的武道韻律。

    這大黑天魔教的功法也是如此,他是先得到那濕婆神像中滅世之火武道真意,這才拿到的功法,所以整個江湖上,唯有他能夠真正理解其中的武道真意,甚至他都不擔心伊波旬無意或者是故意翻譯錯,因為武道真意的感覺,才是最靠譜的。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三分彩开奖从哪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