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正文卷 第九百九十八章 落井下石
    PS:感謝書友書友20190312202558401、莫淺言殤、Tomricky、請叫我惠州鑫一萬起點幣的打賞

    司徒棄自己不敢去當這個出頭鳥,便想要鼓動其他人去當出頭鳥。

    韓秋紅乃是一名穿著花花綠綠彩衣的老者,他本就不是中原,而是苗疆之人。

    苗疆之人很少出西楚之地,韓秋紅對于隱魔一脈沒興趣,對于加入明魔一脈更沒興趣,他甚至還跟拜月教有著一些小仇怨,所以大部分的時間,他甚至就連自己的地盤都很少出,更別說去跟中原武林的那些人勾心斗角了。

    不過韓秋紅就算是不擅長跟人勾心斗角,他也不是不是白癡,聞言他直接反問道:“你在魔道一脈的名氣比我大多了,這話你怎么不說?”

    司徒棄苦修道:“韓兄,之前那楚休對我是什么態度你也不是沒看到,我們之前便是已經有過仇怨了。

    你不是隱魔一脈的人,我卻還要在隱魔一脈內廝混呢。

    隱魔一脈如今已經不是以前的隱魔一脈了,他楚休勢大,其他人根本就是一團散沙,斗不過楚休。

    以前魏老還算是公正,但現在你看看,魏老都偏袒楚休偏袒成什么樣子了?

    我現在若是開口,包管他楚休以后肯定要針對我。”

    看到司徒棄在那里賣慘,韓秋紅也沒有上當,他只是冷笑道:“我開口,他楚休難不成就不會針對我嗎?”

    司徒棄指著那魔紋道:“韓兄,你看看周圍,誰對那魔紋不心動?

    你登高一呼,其他人必定跟從,法不責眾之下,他楚休還能把所有魔道一脈的人都殺了不成?

    而且你并非是中原武者,也不是隱魔一脈,拿到好處之后,直接回苗疆之地一躲,他楚休還能追到苗疆去不成?”

    聽到司徒棄這么說,韓秋紅還當真是有些意動了。

    這時司徒棄又加了一把火道:“韓兄,我聽說你準備煉制奇蠱千年蟲,那東西可不光是費心血那般簡單,對于自身修為要求可是極其重要的,否則一個弄不好便會反噬自身。

    你若是吸納吞噬那些魔氣,讓自己的修為底蘊更進一步,那豈不是更有把握?”

    司徒棄又指著其他人道:“韓兄,你也看到了,沒有人開口,沒有人打頭,這幫人是絕對不會動手的。

    再等下去,等到楚休把一整條魔紋的力量全部吸納,那時候可就沒有機會了。”

    被司徒棄多方鼓動之下,利益動人心,外加韓秋紅對于楚休可并沒有一個直觀的認識,他一咬牙,站出來道:“諸位,原始魔窟可是我們魔道所有人的,而不是他楚休一人的。

    之前他楚休威脅我等,不讓跟我們救援那些魔道前輩,這也就罷了,畢竟那里面也沒有我們的先祖。

    但現在他楚休還妄想一個人獨吞這魔紋,這如何能忍?”

    韓秋紅話音落下,身形第一個便沖了出去。

    人都是有盲從心里的,若是沒有韓秋紅打這個頭,其他人還真未必會出手。

    但現在看到韓秋紅動手,要得罪楚休,也是他先得罪的,其他人的顧慮自然也是少了許多。

    魔道一脈中,只有像秦朝先這樣少有的幾個人沒有動手。

    秦朝先是因為本身的性格,他赤練魔宗自成一派,不想得罪楚休等人,但卻也不想跟他們走的太近。

    至于其他人,他們雖然不屬于楚休那一邊的,但卻都跟魏書涯有過一些交情,這種時候落井下石,他們還真做不到。

    此時的楚休仍舊在吸納著那些澎湃洶涌的魔氣,看到魔道一脈的人也動手對他落井下石,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絲冷冽的鋒芒來。

    他之前便已經大致猜到,這幫人絕對不是那么老實的。

    正道宗門還講究一些臉面,但魔道一脈的人,在利益面前那可是說翻臉就翻臉的。

    之前楚休的態度那般強勢,一個是因為他本身已經有了強勢的資格,另一個便是,他也想要用這種強勢的態度來震懾其他人。

    但現在看來,效果并沒有那么好。

    震懾若真是有用的話,江湖上就不會有著那么多的殺戮了。

    利益在前,仍舊是有人前赴后繼。

    本來楚休這邊便已經抵擋的十分艱難了,此時那些魔道武者落井下石,呂鳳仙等人那邊是真的有些扛不住了。

    “找死!”

    楚休爆喝一聲,單手一揮,那魔紋中的魔氣徹底被他吸入手中,狂暴的魔氣洶涌澎湃,宛若一桿大槍般,橫掃而出!

    在場的這些武者幾乎沒有太弱的,特別是敢上去跟楚休動手的,幾乎都有著真火煉神境界的實力。

    雖然他們之前沒有在一起聯手過,不過此時一同面對楚休,所有各展實力,在一片罡氣爆發當中,配合倒也算是默契,幾乎是同時攔住在那洶涌狂暴的魔氣。

    轟入一聲巨響傳來,魔氣消散,在場的眾人眼中都輸露出了一絲駭然之色。

    楚休這簡直就是怪物,他這力量竟然大到了這種地步?

    方才吸納那些魔紋中的魔氣,雖然因為有人打擾,沒有讓楚休全部吸納,不過只是吸納了這么一部分,也是足以讓楚休自身的力量更強三分了。

    楚休眼中魔氣流轉,向著四周望去。

    他在找韓秋紅,他并不認識此人,但此人既然想要當出頭鳥,那便要做好當出頭鳥的代價!

    人群中的韓秋紅看到楚休的一瞬間頓時打了一個哆嗦,同時對司徒棄暗罵不已。

    不是說好了法不責眾的嗎?為何這楚休還盯著他?

    手中魔氣流轉,巨大的魔氣長弓在楚休的手中凝聚而出,滅三連城箭直接向著韓秋紅爆射而出,滅世之火在箭身上劇烈的燃燒著,那股力量簡直讓人心驚。

    “救我!”

    韓秋紅大喊了一聲,面對這曾經獨孤唯我使用,名動江湖的一箭,楚休現在使用,依舊名動江湖的一箭,他是真沒有膽氣硬抗。

    其他魔道中人倒也不是白癡,都到了這個時候了,他們若是還看著韓秋紅被楚休斬殺而不管不問,到了最后被楚休逐個擊破,那只能怪他們太蠢。

    所以在楚休出手的一瞬間,在場的幾人也是立刻出手攔截。

    昆莫出身西域,他一身魔功帶著極重西域武技的特點,那就是奇詭無比。

    黑紅色的魔焰升騰綻放,其中甚至還有著魔神嘶吼。

    雖然那魔火頃刻間便已經被楚休的滅三連城箭給射爆,但一些魔火卻是依舊停留在那箭矢上,雖然不能覆滅箭矢之上的滅世之火,但卻能夠不斷吞噬其中的力量。

    司徒棄則是手持一柄彎刀,那彎刀的刀身竟然是用森森的白骨所打造,一刀斬出,森然鬼氣夾雜著無邊的魔氣落下,跟滅三連城箭撞擊的瞬間,無數陰邪鬼物雖然被撕碎,但卻仍舊在吞噬著那一箭的力量。

    不過沿著那一刀,楚休的滅世之火卻是順著刀身向著司徒棄沖來,嚇的司徒棄急忙后撤,周身氣機爆發,全力抵擋著那滅世之火。

    眼看著楚休那一箭已經來到了身前,韓秋紅怒吼一聲,周身罡氣涌入他那花花綠綠的長袍之內,剎那之間,無數閃耀著金色光芒的蠱蟲浮現,跟滅三連城箭相撞,竟然爆發出了一聲聲金鐵交擊的巨響來。

    雖然楚休這一箭已經先被昆莫以及司徒棄抵消了大半的威能,但卻也不是韓秋紅能夠輕易擋下來的。

    一箭過后,韓秋紅精心飼養的金剛蠱幾乎死了一大半,這讓他心疼不已。

    但這還沒完,楚休好似就盯死了韓秋紅一般,身形徑直向著他沖來。

    一名散修出身的魔道武者攔截,剎那之間魔音貫耳,甚至讓周圍的空間都發出了一陣陣劇烈的波動。

    但下一刻,楚休周身便已經綻放出了無盡的佛光來,大日如來法相浮現,鎮邪降魔,轟然間一掌落下,直接將那名魔道武者給轟的吐血后退。

    就在這同時,昆莫的身形卻是詭異的從楚休身后浮現,無邊的黑紅色魔焰沸騰著,燃燒著,竟然直接把楚休那大日如來法相給點燃。

    但下一刻,楚休周身那綻放著炙熱佛光的大日如來法相卻是瞬息間便轉化成了燃燒著黑色魔焰大黑天魔神。

    “你也是玩火的?但螢燭之火也配與日月爭輝?”

    瞬息間,大黑天魔神頭上第三目黑色光芒大盛,那是一副極其詭異的場景。

    黑色本身是無光的,但大黑天魔神魔神第三目當中的黑色光芒卻是亮的耀目。

    無邊的滅世之火將昆莫給籠罩,剎那之間,他那所謂的魔焰便已經徹底熄滅,他整個人更是怪叫了一聲,從嘴里吐出一大串西域話來,驚慌的閃躲到一旁,抵抗著那滅世之火的侵蝕。

    連戰兩人,楚休的威勢簡直讓人心驚。

    那邊司徒棄手中的白骨彎刀插入地下,他手捏印決,無數冤魂惡鬼從地下掙扎而出,拖拽著楚休的元神,想要暫時限制他。

    “快快出手!”

    司徒棄沖著其他幾人大喊著,想要趁著楚休被困的機會拿下楚休。

    兩名魔道武者當即便向著楚休沖來,但下一刻,楚休卻是狂笑了一聲,手中的戰刀揮灑而落,一切都仿佛凝滯在了虛空當中,下一刻,管他什么妖魔鬼怪,邪異秘術,全都在楚休這一刀之下直接寂滅!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三分彩开奖从哪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