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正文卷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小黑
    漆黑的洞窟內,精純的魔氣一陣陣襲來。

    楚休沒有莽撞的進入其中,因為他記得,之前影便進入過其中,結果瀕死才逃出來。

    影之前可是裂風海出身的散修強者,他的那些好友應該也都是真火煉神境的存在,結果卻全都隕落在了這里,可想而知這洞窟內究竟有多么的兇險。

    楚休對陸江河道:“昔日魔教內那位無心魔尊和其他幾位魔尊,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他們又會留下什么手段?”

    陸江河連想都沒想便道:“除了紅蓮魔尊外,就沒有一個好東西。

    再說你也不想想,都成了魔尊了,還能是什么好人?各個都是天打雷劈的貨。

    他們若是在這里留下了什么手段,那不用說,肯定都是兇險至極的。”

    楚休想了想,還真是這樣,兇險是肯定的,那就只能小心了。

    打頭陣的還是楚休,在場的這些人中,就屬于他實力最強,而且皮糙肉厚的,遇到什么兇險的抵抗力也要強上一些。

    剛剛進入洞窟內,眾人便發現了前方留有一具殘破的尸體。

    陸江河看了一眼那尸體腳下的陣法,嘖嘖嘆道:“逆轉天魔大陣,入陣者自身所有真氣都會被扭轉成魔氣,要是堅持不下來,就會直接爆體而亡的。

    這座大陣應該是無心或者是別人以氣血之力刻畫下的,威能更加強悍,已經有人中招了。

    不過這家伙倒也不弱,竟然還能掙扎著把陣法徹底撕裂,不過人也是一樣沒挺住,倒是為你擋刀了。”

    楚休等人一路走著,驚人并沒有遇到什么兇險的東西。

    但其實準確點來說,這一路上都是極其兇險惡毒的陷阱,陸江河全都認識,都是昔日昆侖魔教的手段。

    不過幸運的是,這些阱幾乎都被影之前的好友等人用性命給躺過了一次,倒是便宜了楚休他們。

    不過等眾人到了那洞窟的底部之后,那股魔氣卻是越來越濃,其中甚至還夾雜著一股濃烈的腥臭味。

    等到楚休他們走到洞窟盡頭,看到其中的東西后,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那洞窟的盡頭是一座大殿,但此時眾人卻是看不清那大殿之內的情景。

    因為整間大殿內,都被一尊巨大的黑蛇所遮掩。

    那黑蛇巨大無比,腰身便有數丈粗,長度因為是盤著身子,簡直不可估量。

    最可怖的是那黑蛇的頭頂,竟然隱隱冒出了兩只獨角來,赫然是要化蛟的征兆。

    在影的記憶碎片中,他從著洞窟內走出來,但卻仍舊是被什么東西追殺,現在看來,追殺他的,應該就是這個東西了。

    這東西身上的氣息可以說是恐怖無比,甚至都能讓楚休感知到一股壓迫感。

    尋常的真火煉神境武者在快要化蛟的兇獸面前還真是不夠看的。

    這時陸江河卻是詫異道:“是小黑,不過小黑怎么長這么大了?”

    “小黑?”

    陸江河點頭道:“小黑是無心魔尊的寵物,據說乃是一條有著上古黑龍血脈的巨蟒。

    那時候只要有人惹到了無心魔尊,就會被他打斷了五肢,拿來喂小黑。

    到了最后都把這畜生的嘴給喂刁了,真丹境之下的都不吃。

    不過那時候的小黑應該沒這么大才對啊,兇獸跟人族可不一樣,哪怕是五百年過去了,也不可能長這么大的。”

    陸江河一邊嘟囔著,忽然看到了那黑蛇額頭上一枚血色的印記,他的面色忽然變了變道:“無心魔尊竟然用自己的心頭血來喂養小黑,怪不得它如今竟然長到了這種程度。”

    正說著,那黑蛇好像是感知到了外面的動靜,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看向了楚休等人。

    陸江河臉上帶著笑容走上前去,打著招呼道:“小黑,還認不認識本座?當初本座可是還殺了兩個大光明寺的禿驢喂過你呢,無心魔尊說大光明寺的禿驢口感筋道,你最喜歡吃了。”

    黑蛇一雙猩紅色的豎瞳緊緊盯著陸江河,下一刻,它張開大嘴,一口漆黑色的毒液直接向著陸江河爆射而出,嚇得陸江河身形化作一道血芒,立刻躲閃。

    那黑色毒液落到地上,竟然腐蝕出了一個巨大的坑洞來,簡直深不見底,可想而知那毒素究有多么的恐怖。

    楚休一臉怪異的看著陸江河:“這就是你說的小黑?它貌似跟你不熟啊。”

    陸江河一臉郁悶道:“肯定是因為無心魔尊心血印記的原因。

    就算這畜生有著黑龍血脈,但也僅僅只有一絲而已,根本就承受不了無心魔尊的心血印記。

    你不知道無心魔尊有多強,就凌云子那德行的,無心魔尊一巴掌就能夠拍死。

    這畜生得到了無心魔尊的心血,但卻無法消化,肯定是傷到了靈智,現在徹底變得瘋狂了。”

    陸江河的話音剛剛落下,那巨大的黑蛇便直接一尾巴扇過來,威勢簡直猶如排山倒海一般,若非是這洞窟太小影響它的發揮,說不定都能夠將一座山給轟碎。

    陸江河等人在躲閃的同時接連出手,但卻郁悶的發現,他們的出手幾乎沒有作用。

    這黑蛇了一身鱗甲的防御力實在是太過驚人了。

    褚無忌的月刃斬在那鱗甲之上,竟然只是帶出了一片火星。

    魏書涯和陸江河的攻勢也是無法透過鱗甲給它造成傷害,梅輕憐就更別說了,她的姹女大法對畜生可無用。

    楚休手中邪月刀浮現,直接全力出手,破字決刀意一出,那股無堅不摧的般的鋒芒倒是將那黑色的鱗甲所撕裂,使得大股的鮮血噴涌而出。

    不過對于黑蛇這種體積的存在來說,顯然是沒多大用處的,反而使其更加的狂暴了一些。

    楚休皺了皺眉頭,有著畜生守護,想要拿到其中的東西可是難得很啊。

    想了想,楚休一躍而出,竟然直接跳到了那黑蛇的頭頂,下一刻,他身后大日如來印法相浮現,手中佛光綻放,直接一手按著那黑蛇的蛇頭,將其摜在了地上。

    那黑蛇不住的掙扎著,楚休沉聲道:“幫我穩住它!“

    陸江河等人立刻出手紛紛動用自己最強的力量開始鎮壓黑蛇的身體。

    下一刻,楚休一拳接著一拳的轟在了那黑蛇的身上,不過卻不是罡氣,而是精純至極的精神力。

    這黑蛇有著黑龍血脈,自身本就具備著一些異能,那一身鱗甲不懼金鐵,不畏罡氣,甚至就連精神力都能夠防御。

    但此時楚休一拳拳的落下,直接以最強的精神力附著在拳頭上,轟入那黑蛇的體內,造成了精神震動。

    強大的精神力不間斷的轟入了黑蛇的體內,積少成多,最后竟然直接將那黑蛇的精神力徹底震的稀碎。

    黑蛇終于不再掙扎,倒在了地上,雙目雖然依舊血紅,但卻沒有了兇性,呆滯無比。

    它雖然沒死,但卻也成了行尸走肉,直接被楚休轟成了植物蛇。

    在場的中人都是長出了一口氣,誰都沒想到,這東西竟然這么難纏。

    越過那黑蛇的尸體,眾人這才看到了那洞窟最深處,端坐在青銅王座之上的兩個身影。

    一個身材瘦高,面容陰沉冷冽,給人一眾不寒而栗的感覺。

    還有一人則是一名老者,全身都籠罩在黑袍當中。

    這兩個人雖然已經死了,不過他們身上卻依舊有著強大的魔氣綻放而出,哪怕只是尸體,依舊能夠讓人感知到其生前的強大。

    楚休將目光轉向陸江河,道:“是無心魔尊?”

    陸江河神色略微有些復雜的點點頭道:“是無心魔尊跟天哭魔尊。

    無心魔尊性格陰沉,手段狠辣,他的戰力雖然不是四大魔尊中最強的,但卻是正道宗門最不想與之交手的。

    因為他狠,因為他瘋,戰起來簡直就是不要命一般,在他眼中,從來就沒有妥協二字,只有生和死。

    哪怕是在昆侖魔教內,大部分人也都不敢去招惹他,應該說除了教主之外,他對任何人都不會有好臉色。

    裹在黑袍里的那位是天哭魔尊,他的輩份很高,在教主未出世時,便已經時魔道巨梟了。

    只不過天哭魔尊會的東西很雜,當初在魔道當中,天哭魔尊號稱天機卜算魔道第一,陣道推演魔道第一,鑄兵煉器魔道第一,制丹煉藥魔道第一。

    總之他會的東西很多,哪怕不算天下第一,在魔道內也沒人敢跟他比,外界那些陣法應該就是他的杰作了,我早就應該猜到了。

    能在臨死之前還能布下如此強大陣法的,除了天哭魔尊倒也沒有別人了。

    這老頭倒是一個不錯的家伙,誰的兵器出了問題找他修補,他都不會拒絕。

    就是有一個習慣不太好,總是喜歡拉著人聊天,說著說著就開始悲天憫人的哭,自己殺了人也要哭,哭完了繼續殺人,哭的我都心中瘆得慌。”

    陸江河說著關于這兩位魔尊之前的事情,心緒也是難得的有些復雜。

    昆侖魔教都已經滅了這么多年了,他也有心理準備了,但此時看到昔日跟自己并肩作戰的魔道強者,起碼他自己認為是并肩作戰,而不是跟在人家后面撿人頭。

    眼下看到這兩位的尸體,他就算是再不著調,也是有些唏噓的,有種物是人非的感覺。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三分彩开奖从哪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