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正文卷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翻臉
    攘外必先安內,楚休看司徒棄那幫家伙可是不順眼很久了,正好趁著這個機會,將他們全都解決。

    梅輕憐問道:“變成‘自己人’?你想怎么做?”

    楚休將目光轉向癱在椅子上,把玩著一枚玉扳指的褚無忌道:“這件事情,還要麻煩褚前輩你出手。”

    看到楚休突然提到自己,褚無忌猛的一愣,還有些沒反應過來。

    其實褚無忌此人,他的性格是很懶散的。

    昔日褚無忌乃是魏國皇族出身,雖然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江湖上廝混,不過卻也有一些皇族習氣。

    后來因為魏國被滅,他投身魔道一脈,那段時間也是他修煉最為瘋狂的時候,也是那個時候,他被魏書涯所看重。

    但等到后來他的仇人都死光了,褚無忌卻是又恢復到了之前那副懶散的模樣。

    他不是沒有爭強好勝之心,只是這股心思并不怎么強烈。

    所以當初魏書涯把楚休視作為繼承人的時候,褚無忌也是全力相幫,并沒有任何嫉妒的心思。

    反而在他看來,楚休若是能夠扛起隱魔一脈的大旗,真正輕松的是他。

    否則若是沒有楚休的話,那魏書涯這一脈,下一代扛旗的人就是他了,雖然他不愿意,但因為昔日魏老的恩情,他就算是不想扛,也要扛,現在有了楚休,正好皆大歡喜。

    所以之后的一段時間,褚無忌活的可是相當滋潤了,大部分時間都是跟在魏老身后,有事的時候出手,沒事就閑逛,弄得比魏書涯都像養老退休。

    此時看到楚休提到自己,褚無忌坐直了身子道:“需要我怎么出手?”

    他雖然懶散,不過遇到需要自己出手的時候,褚無忌也是不會推辭的。

    楚休道:“很簡單,我需要褚前輩你跟我翻臉。”

    “跟你翻臉?”褚無忌一臉的愕然之色。

    楚休點頭道:“就是跟我翻臉。

    教主轉世的消息已經得到了整個江湖的承認,這個時候魔道若是發生了一場內斗,想必他們是喜聞樂見的。”

    “那理由呢?我就這憑白無故的跟你翻臉,他們也不會信啊。”褚無忌攤手道。

    “理由就是因為教主轉世這件事情。”

    楚休指了指自己道:“現在我是隱魔一脈的執掌者,魏老也把我當作是接班人。

    眼下教主轉世出現,勢必會影響到我的地位,所以這個時候我重上昆侖山,這在其他人看來,就是我楚休利欲熏心,想要急于證明自己地位的表現。

    至于褚前輩你跟我翻臉,則是因為看不慣我的行事,同樣也是嫉妒我,不滿魏老偏向我這個后來者,把我當作是隱魔一脈的繼承人,所以才帶著一部分隱魔一脈的武者翻臉,跟我分裂。”

    褚無忌摸著下巴苦笑道:“說的還跟真事兒一樣,但說實話,我可從來都沒有過這種心思。

    當初魏老選擇把你當作是接班人,我可是舉雙手贊成的,這種麻煩的位置,我還真坐不來。”

    楚休笑道:“這個我當然知道,在座的諸位也都知道,但大部分江湖人卻不知道。

    所以我們只需要讓他們看到一個四分五裂的隱魔一脈就足夠了,我占據昆侖山,不是威脅,在他們看來,反而是魔道分裂的隱患,是教主轉世需要清除的障礙。”

    梅輕憐挑了挑眉毛道:“那司徒棄等人,你準備怎么處理?”

    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絲冷芒道:“他們若是得知這個消息,你說會不會去找褚前輩,主動提出聯手來?

    到了那時候,問題還不好解決嗎?”

    “那萬一他們若是不來呢?”

    楚休一揮手,殺氣四溢道:“他們若是不來,我就主動找上門去,殺個干凈!”

    其實在得知上次司徒棄等人竟然敢來趁火打劫時,楚休便已經動了殺機了。

    不過那時候他這邊剛剛經歷過一場大戰,有太多的東西需要去梳理,并且還有東海那邊急需要去探查,所以楚休便暫時沒有動作。

    否則的話,司徒棄他們可活不到現在。

    安排好一切之后,楚休便直接帶著一部分鎮武堂的精銳,公然出發,前往西昆侖,并且還打出了要恢復魔道正統的消息,但卻絕口不提獨孤唯我。

    此事一出,頓時江湖震動。

    自從昆侖魔教覆滅之后,昆侖山那地方便是禁忌中的禁忌,沒有哪個魔道勢力敢去昆侖山轉一圈的,就算是拜月教都不曾去過。

    結果現在楚休竟然膽敢這么做,他是瘋了不成?

    東齊純陽道門內,除了純陽道門的人,還有真武教的陸長流、韓九思以及天師府張道靈、玄龍子在。

    獨孤唯我轉世的消息太過驚人,所以三大道門此時也是一改往日里淡然的模樣,聯合在一起商議對策。

    張道靈皺眉道:“楚休此人究竟在想些什么?他為何要在這個時間段上昆侖魔教?是準備迎接獨孤唯我轉世嗎?既然如此的話,我們要不要阻止?”

    天師府因為在西楚,所以跟楚休打過的交道反而是最少的,也并不怎么了解楚休的性格。

    凌云子搖搖頭道:“不用阻止,楚休此時上西昆侖,怕是自身已經慌了,對于我們來說,反倒是一件好事。”

    “哦?為什么?”

    凌云子沉聲道:“楚休此人狼子野心,同樣也是少有的梟雄之輩,比之那些老一輩的魔道巨梟,有過之而無不及。

    他這種人,永遠都不可能屈居于人下。

    昔日他叛出青龍會,加入關中刑堂,實際上卻是在挖關中刑堂的根基,最終趁著關思羽死于天門羅神君之手時,霸占關中刑堂。

    而后他加入北燕成立鎮武堂,也是聽調不聽宣,等到北燕皇帝項隆死后,廢掉其選定的太子,扶持自己的傀儡為帝。

    幾次三番都是如此,你們認為,楚休此人,會是心甘情愿伏低做小的人嗎?

    況且他最開始也并非是隱魔一脈的嫡系出身,對于昆侖魔教以及獨孤唯我,并沒有那般敬畏。

    所以他這次的舉動只有一個意思,那就是在獨孤唯我出世之前,先行占據昆侖山,拿到魔道正統的位置,占據先機。”

    張道靈道:“那若是獨孤唯我真的再次出現呢?”

    凌云子冷笑道:“那要看什么情況了,轉世這種事情誰都聽說過,沒見過。

    獨孤唯我若是轉世之后又成了那個威壓天下的魔主,他多半會主動獻上昆侖山,說自己乃是為了魔教打前站。

    若是獨孤唯我轉世之后出了什么意外,失去記憶或者是并沒有五百年前的力量,那他多半就會占據昆侖魔教,以自己為魔道正統。”

    凌云子跟楚休交手數次,每吃癟一次,便研究一次楚休的行事方式,他自認為自己是很了解楚休的。

    實際上這次的事情若不是楚休主動布局,而是真有這種事情,楚休還真會像凌云子所說的那樣,也是一樣先行去占據昆侖山,看情況再決定是隱忍還是如何。

    張道靈遲疑道:“就算是如此,這件事情我們也不能視而不見啊,昆侖山已經封禁了五百年,眼下獨孤唯我轉世的消息已經在滿江湖的傳了,此時再加上楚休重上昆侖山,這對于我正道一脈來說,是一個很嚴重的打擊。”

    凌云子沉聲道:“管是要管的,不過不是現在管,而是最后管。

    最近的消息已經送過來了,褚無忌跟楚休翻臉,帶著一批最老資格的隱魔一脈武者離開鎮武堂。

    在楚休未出現時,褚無忌乃是魏書涯這一脈中,實力潛力最強的一人,將來定然也是他這一脈的接班人,同樣也有可能是隱魔一脈的執掌者。

    但自從楚休出現后,魏書涯卻是一改往日公平的作風,極力袒護楚休,褚無忌不滿也是正常的。

    再加上這次楚休執意要上昆侖山一事,肯定會讓一些隱魔一脈的嫡系之人不滿,分裂是必然的事情。

    獨孤唯我轉世還沒有找到,隱魔一脈和拜月教那邊咱們沒心思管了。

    現在他們既然已經分裂內斗,那就先讓他們斗去吧。

    而且別忘了,昆侖山之上可不止一家昆侖魔教,還有一個昆侖天門在呢。

    楚休殺了天門神將,已經跟天門結下了大仇,這次他重上昆侖山,天門說不定也會出手。

    這么多的阻力在前,我們不著急出手,先看熱鬧就好了,熱鬧看完了再管。”

    聽到凌云子這么說,陸長流和張道靈那邊也就沒多說什么,畢竟眼下對于他們來說,尋找獨孤唯我轉世才是最為關鍵的事情,其他一切都可以延后再說。

    不過他們也是在心中感嘆,楚休還真把凌云子給逼慘了。

    凌云子可是純陽道門掌教,堂堂天地通玄境界的至尊強者,結果卻是這么細致的去搜集楚休的資料,去揣測楚休這么一個小輩武者的心思想法,想想就覺得心酸。

    當然凌云子也是實在是被楚休給逼的太慘了。

    幾次三番交手,若真是一對一的生死搏殺,他堂堂天地通玄境界的至尊強者怎么會敗?但卻每次都在關鍵時刻,被楚休用手段逼退,這讓他簡直憋屈到了極致,這才開始細致的研究楚休的性格手段。

    。m.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三分彩开奖从哪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