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正文卷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似夢似幻亦非真
    當楚休聽到五百年前這四個字的時候,他的眼中頓時綻放出了一抹神芒。

    以前未曾相通的東西,現在都已經明白了。

    像是皇天閣和梵教這樣的存在,他們不光知道下界祖地,他們更知道祖地內還有人在。

    只不過區別是,梵教應該是找到了什么線索,有可能返回祖地,但這個線索在南蠻之地內,并不屬于梵教的勢力范圍,他們不敢大張旗鼓的去,便只派一個大黑天神宮偷偷摸摸的去了下界。

    而且聽摩利訶的話語,他應該是不確定大黑天神宮已經成功到了下界,所以他才質問楚休究竟是從哪里拿到的滅世之火,而不是肯定楚休跟下界的關系。

    梵教的人卻是沒想到,其實大黑天神宮已經成功了,在沒有通天鑰匙的情況下,把所有人都安全的帶到了下界去。

    只不過時也命也,只能說梵教簡直就是倒霉到了極致。

    若是大黑天神宮晚一些下界,碰上昆侖魔教被剿滅,正道武林元氣大傷,天門又被獨孤唯我殺的只剩下一口氣,那大黑天神宮幾乎就是無敵的存在。

    一位半步武仙,五名天地通玄境界的強者,足以縱橫那個時代的江湖了。

    而大黑天神宮若是早一些下界,錯過昆侖魔教崛起的時段,只要別去招惹天門或者是惹怒所有正道武林,那也不會有事情。

    結果大黑天神宮卻是偏偏選了一個最巧合的時間段下界。

    昆侖魔教正值巔峰,獨孤唯我雄霸江湖,寧玄機驚艷絕世,正道武林也是強者輩出。

    那個時間段是江湖上最亂的時候,同樣也是最強的時候,能夠吊打大黑天神宮的,可是很多很多,只能說是他們時運不濟了。

    這時候楚休也想到了一點,想到了他之前一直都忽略的東西。

    關于怎么回到下界,這點楚休一直都琢磨著,最開始的時候,楚休是把希望放在了天門身上。

    他現在已經可以肯定了,天門是跟大羅天有聯系的,只要找到了聯系的那個點,說不定他便能夠回去。

    他卻是忘了,大黑天神宮可是帶著整整一個神宮的人來到了下界,既然他們能下去,那自己自然也是可以的。

    楚休這時看向摩利訶,眼中竟然也是閃爍著一抹殺機。

    摩利訶調查了大黑天神宮的事情超過五百年,那他身上肯定有關于昔日大黑天神宮的詳細線索。

    做掉他,自己說不定便能得到昔日大黑天神宮去下界是線索。

    摩利訶那邊還想要繼續逼問楚休,不過他竟然在楚休的眼中看到了一抹殺機,這讓摩利訶頓時就是一愣。

    這家伙想要干什么?他現在不應該是要想著怎么逃命嗎?他竟然還敢對自己露出殺機來?

    就在這時,楚休手中的破陣子已經出鞘。

    璀璨的刀光的鋪滿了天地,一切的一切都被這一刀所分割,好似天上地下,沒有任何東西能夠擋得住楚休這一刀的鋒芒。

    看到楚休竟然還敢主動出手,摩利訶冷哼道:“冥頑不靈,找死!”

    在城門上觀戰的柯察已經不由自主的張大了嘴巴。

    這位郡守大人也未免太過生猛了一些,他現在面對的可是天地通玄境界的至強者,他竟然還敢主動出手,這讓柯察都不知道怎么去形容好了。

    摩利訶一身黑色僧袍鼓動著,隨著他手捏印決,剎那之間,周圍的天地都發生了一陣扭曲。

    以二人為中心數百丈內,已經徹底被扭曲成了一個巨大的七彩氣泡,讓人根本就看不到其中的場景。

    這時郡守府內的徐逢山等人也都忙不迭的跑來,看到這幅場景,他們都是一臉的駭然,連忙向著柯察問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柯察苦笑道:“我也不知道啊,我剛出城,便看到這家伙偷襲郡守大人。

    那可是天地通玄境界的強者啊,我連靠近都不敢。”

    在場的眾人也都是默然,這種級別的戰斗,他們根本就連插手的資格都沒有。

    徐逢山跟秦鐘對視一眼,紛紛無聲的開始苦笑。

    他們就知道,這一趟不是什么好差事。

    但他們怎么也沒想到,這蒼梧郡竟然這么兇險。

    光天化日之下,竟然便有人在他們皇天閣的郡守府外襲殺皇天閣郡守,還沒有王法了?

    而且出手的竟然還是天地通玄境界的強者,這種兇險兩個人根本就連想都不敢想。

    而此時在那巨大的氣泡當中,楚休卻是猛的一皺眉。

    破字決刀意斬空了,面前已經沒有了摩利訶身影。

    那巨大的氣泡是一種領域,楚休的破陣子萬物歸元,本應該最克制領域才對。

    但是,摩利訶所布下的這個領域卻是極其的特殊,它并不是正常操控天地元氣的領域,而是精神領域。

    毗濕奴殿的幻惑天王宮最擅長的便是幻術和精神上的攻擊。

    摩利訶身為殿主,他的幻術已經被他修煉到了極致,達到了凝幻成真的地步。

    破陣子可以將一切力量歸元成極陰之力,但是這種完全虛幻的精神力,卻是正好克制破陣子的效果。

    對方本來就是天地通玄境界的至強者,結果現在還克制著楚休的兵器,這一瞬間,楚休便已經落在下風了。

    摩利訶的身形出現在楚休的四周,各個方位,仿若化身千萬一般。

    這些身影齊齊開口道:“莫要掙扎,莫要反抗,乖乖把滅世之火的來歷都說出來吧,在這地方天高皇帝遠,沒人會來救你的。”

    無數的聲音齊齊開口,簡直猶如魔音貫耳一般,響徹在楚休的腦海中,震得他腦仁兒生疼。

    長出了一口氣,楚休將天子望氣術提升到了極致,眼前那一片片的身影開始模糊扭曲,只有一道身影最為清晰。

    下一刻,飄渺斬落下,時間和空間定格,那一道身影也是被飄渺斬定格在了虛空當中。

    等到楚休這一刀落下的一瞬間,他忽然感覺到有些不對。

    下一刻,刀勢倒轉,一朵黑蓮不知道何時已經出現在了楚休的腳下,黑蓮綻放,蓮瓣猶如幟熱的刀鋒一般,沾染著滅世之火向著楚休狂涌而去。

    飄渺斬的一刀將那些蓮瓣擋住,同時楚休周身也是綻放出了一縷縷滅世之火來,以滅世之火應對滅世之火,將其寂滅。

    只不過跟楚休的滅世之火相比,摩利訶的滅世之火還帶有一絲絲精神上的威壓,可以消融元神。

    他畢竟是天地通玄境界的至強者,學了滅世之火后也不會按部就班的修煉,而是在其中加上了自己的武道理解。

    “反應倒是很快嘛,我能感覺到出來,你修煉過一門道家一脈的精神秘法,嘖嘖,道佛魔三脈同修,你這一脈究竟是誰?

    可惜,你會的再多也是無用的,真真假假,是幻是真?你怎么確定,你所看到的,就是真的?”

    之前楚休鎖定的那身形竟然開始模糊了起來,徹地扭曲不見,而摩利訶的身形卻是出現在了另外一個方位,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看到這一幕,楚休的心中也是頓時一沉。

    摩利訶可以說是他所遇到過的,最為棘手的敵人了。

    以現在楚休的實力,哪怕是讓楚休去下界跟虛慈、羅摩等人拼死激戰,楚休也敢出手,也有一戰之力。

    這摩利訶的力量底蘊可能還不如虛慈和羅摩,但就憑他這一手詭異無比的幻術,便能在同階武者當中少有人敵。

    準確點說應該說是拿他沒有辦法。

    摩利訶一揮手,整個空間當中,無數黑蓮綻放盛開,每一朵黑蓮當中,都孕育著一朵滅世之火。

    密密麻麻的黑蓮向著楚休狂涌而來,現在的他根本就分不清這些東西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楚休冷哼了一聲,手捏印決,身后佛陀法相浮現。

    那佛陀法相左邊莊嚴肅穆,佛光照耀,大日如來光照萬古。

    右邊則是忿怒猙獰,頭生三目,大黑天魔神覆滅世間。

    一瞬間,炙熱的佛光跟冷冽的滅世之火向著周圍散發而出,那股力量甚至讓摩利訶的面色都是微微一變。

    他竟然將滅世之火跟佛門的功法結合在了一起,這絕對不是一朝一夕能夠辦得到的,這一刻摩利訶的心中已經隱隱有了一個猜測了。

    大黑天神宮的人應該是出了什么意外,但卻被這小子一脈的祖師所發現,并且得到了滅世之火,經過多年的鉆研,才到了現在這種程度。

    他沒有懷疑這是楚休創造出來的,這小子才多大年紀,怎么可能將兩種屬性的力量融合的這么完美?

    不過就算是古尊又怎樣?武仙境界的古尊的確是各大派都不愿意招惹的存在,但是,這個前提是他們之間沒有利益糾葛。

    現在楚休這一脈手握大黑天神宮的線索,哪怕他師父是古尊,梵教也一定要將真相給逼問出來!

    此時在的大日如來和大黑天魔神這種力量灼燒之下,無盡的黑蓮已經消失了。

    但是,這些東西卻全部都是假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楚休這一擊根本就是在白白耗費力量!

    摩利訶得意一笑,剛想要說些什么的時候,他卻是忽然發現,自己的領域被撕裂出了一個裂痕來,天哭血雨,驟然降臨!

    重生之魔教教主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三分彩开奖从哪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