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正文卷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橫掃!
    楚休是來殺人的,殺人,不需要講太多的廢話。

    呂鳳仙和梅輕憐對視一眼,都是微微感覺有些驚訝。

    他們都算是比較了解楚休的人,自然知道現在楚休的狀態有些不對,殺氣太盛了。

    雖然這其中有著陸江河被重傷的原因,但不是他們看不起陸江河,陸江河在楚休心目中的位置還沒那么重,起碼沒有重到會影響到楚休情緒的地步。

    看來這段時間,楚休身上的壓力的確是太大了,大到他需要一個地方,發泄一下。

    抬頭看向山巔,楚休淡淡道:“上山,滅門!”

    一瞬間,強大的殺機便沖霄而起,整個血河教,頓時陰云密布,被強大的煞氣所籠罩。

    楚休鬧出這么的的動靜來,血河教的武者又不是瞎子聾子,他們當然感覺得到。

    等到楚休等人還沒有走到半山腰時,整個血河教內的陣法便已經引動。

    “商城主,看你的了。”

    商天良點了點頭,周身枯榮領域綻放,當他走入到那陣法面前時,血河教的護山大陣開始超負荷的瘋狂的運轉著,紅的發亮,威勢簡直超長發揮到了極致。

    枯榮之力,這種奇妙的力量乃是商天良所獨有的,關乎到時間,也關乎到陰陽變換。

    四季枯榮,任何東西都是在一個規律內才能夠正常的運轉,而現在商天良雖然讓血河教的護山大陣爆發出了最大的威能來,但不到十息的時間,整個大陣便已經傳來了一陣爆裂聲,顯然是已經承受不住這股強大的負荷而直接碎裂!

    “大膽!”

    山頂一隊隊武者奔襲而下,領頭乃是一名有著天地通玄境界的中年人。

    此人名叫段凌空,乃是血河教的副教主。

    他其實并非是血河老祖的弟子,而是半路加入血河教的,但卻學了血河老祖的功法。

    只不過因為他之前在江湖上便已經是成名的人物,天地通玄巔峰的強者,也是有身份的,所以并沒有拜師,再加上有副教主這個位置引誘,他便帶著自己的一部分弟子,投靠了血河老祖,換得了一個副教主的位置。

    “你們究竟是何人,竟然敢闖我血河教,殺我血河教之人,找死不成?”

    楚休在東域揚名之時,段凌空大部分的時間都在閉關,所以他雖然聽說過楚休的名字,但卻并不認識楚休。

    然而楚休回答他的,卻是一抹鋒銳到了極致,好似要將整個大山都給撕裂的強大刀光!

    刀意強大到宛若撕天裂地一般,鋒銳到可以斬斷任何力量的地步。

    段臨空周身血芒暴漲,百丈血河演化而出,攔在楚休的身前。

    血河教的功法變化雖然不如血魔神功,但像是段凌空這種修煉到了天地通玄境界的強者,自身早就已經不知道吸納了多少氣血入體了,此時這血河施展開來,倒也是威能不凡。

    但下一刻,楚休那將破字決刀意跟飄渺斬結合在一起的鋒銳一刀便將段凌空的血河給徹底撕裂!

    仿佛根本就沒有遇到任何阻礙一般,刀勢徑直向著他斬來!

    駭然之下,段凌空手中無邊的血氣凝練成一柄血煉長刀,那上面的氣血濃郁的簡直發黑,甚至還隱隱透露出一絲強大的魔氣。

    這血煉長刀迎著楚休那一刀而來,轟然一聲爆響,鮮血飛灑四濺,段凌空直接承受不住那股強大的力量被轟飛,忍不住一口鮮血噴出。

    他眼中露出了一抹駭然之色,這是什么怪物?力量底蘊簡直強悍的嚇人!

    不過下一刻,他卻是拼著傷勢手捏印決,之前在楚休那一刀之下,碎裂成了一堆血霧的鮮血卻是突兀的凝聚成了絲線,在楚休的腳下凝聚著,將他整個人給包裹在其中,猶如一個巨大的血繭一般。

    同時段凌空更是冷笑著開始發力,想要吸干楚休全身的鮮血。

    但隨后他的笑容便凝固在了臉上,因為他感覺到那種血繭中沒有一絲一毫的氣血脈動!

    血繭散去,那其中卻是空無一人。

    幻術!

    段凌空悚然一驚。

    下一刻,他周圍竟然出現了八個楚休的身影,同時手持魔氣長弓,八支滅三連城箭燃燒著漆黑色的滅世之火已經爆射而出!

    段凌空眼中血芒暴漲,元神之力提升到了極致,但卻看不透究竟哪個是真,哪個是假,他這輩子都沒見過如此邪異恐怖的幻術。

    猛然間一咬牙,段凌空張開一個血色的領域,想要以領域硬撼那滅三連城箭,試探其真假。

    但等到八支箭全部進入他領域當中之后,段凌空的面色卻是驟然一變。

    真的,八支箭,全部都是真的!

    八支力量強大無比,燃燒著滅世之火的長箭全部都是真的,段凌空簡直不敢置信,對方的力量底蘊怎么可能如此強大?

    危急時刻,他只能在周身布下血河,然后將領域收索強行防御,那八只箭已經將他周身所有可以閃避的方位全都鎖定了,根本就讓他逃無可逃,避無可避!

    轟然一聲爆響傳來,段凌空又是一口鮮血噴出,周身漆黑色的滅世之火纏繞著他,蒸發著他那百丈血河。

    但還沒等他想辦法把那難纏的滅世之火給消除,楚休便一刀直接斬在地下,瞬間地動山搖,大股的刀芒從地下升騰起,將段凌空直接包裹在其中!

    七大限·滅地!

    血河寂滅,鮮血灑落。

    此時段凌空渾身上下已經全部都是鮮血,他的眼中更滿是驚恐之色。

    吊打,全方位的吊打。

    在這人面前,他甚至連絲毫還手的余地都沒有,直接就被吊打成了現在這般模樣。

    這一刻的段凌空已經沒有了絲毫的戰意,他周身血氣爆發,直接便想要逃到山上。

    但這時,他耳邊卻是傳來了一陣宛若鬼神呢喃般的細語之聲,天哭血雨灑落,但他卻無法從這血雨當中汲取到一丁點的力量,他只能感覺到無盡的冰寒在籠罩著他。

    虛空被撕裂,巨大的魔神巨手直接向著他落下,將其一把給捏在手中!

    “滾開!”

    段凌空怒吼一聲,周身血氣劇烈的燃燒著,這才終于將大悲咒所幻化出的巨手給掙脫。

    但下一刻,一個身影卻是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身前,一刀斬落,刀意鋒銳,撕裂一切,他周身的血氣徹地被斬開,危急時刻,他雙手直接握住刀身,氣血瘋狂的燃燒著,但卻仍舊被撕裂了雙臂,身形被斬落到地下,砸出了一個巨大的坑洞來。

    段凌空掙扎著從那坑洞中爬起來,但下一刻,楚休的手卻已經掐在了他的脖子上,把他整個拎起來。

    段凌空駭然的發現,以往自己能夠操控自如的氣血如今竟然完全不聽自己的命令,反而在楚休的操控當中,不斷的沸騰著,集中在了他的頭部。

    段凌空的面色漲的通紅,他驚恐的大吼道:“饒我……”

    話還未說完,他的腦袋便已經被膨脹的氣血所擠爆,宛若爆裂的西瓜一樣,場面十分的血腥,讓那些血河教的武者徹地崩潰了。

    實際上他們在之前就已經崩潰了。

    楚休麾下的人在楚休跟段凌空交手的時候便已經沖殺了過去。

    他們都是跟著楚休南征北戰的老人了,自然是用不著指揮什么的。

    商天良領域張開,基本上就是屠殺,所有人的力量都不受自己的控制,開始瘋狂的燃燒到爆裂。

    梅輕憐的紅蓮業火施展而出,大部分的武者甚至連她的身都近不了,便直接被心魔業火所焚盡。

    至于呂鳳仙,一桿方天畫戟砸落,幾乎沒有一合之敵。

    等到楚休把段凌空給斬殺了之后,他們也差不多把人都給清理干凈了。

    商天良若有所思的看著楚休,他能夠感覺出來,楚休的實力,又變強了。

    這才閉關了幾個月,對于動輒以年為閉關單位的天地通玄境強者來說,這算不了什么。

    所以楚休變強的不是力量底蘊,而是對于力量的掌控力。

    天魂對楚休說的那些關于武仙境界的描述很有用,起碼讓楚休知道,自己的前路在哪里,他又應該在哪里下功夫。

    之前的滅三連城箭,楚休可無法做到八支箭同時用出,而現在,這可還不是他的極限。

    踏著滿山的鮮血,楚休繼續向著山頂行去,期間沒有一名血河教的弟子敢下來的。

    等到楚休已經來到山頂,看到血河教的大殿時,一聲巨響才傳來。

    血河教的大殿直接崩裂,血河老祖一身血袍迎風鼓動,渾身的兇厲之氣散發,越到眾人面前,厲喝道:“楚休!你這是在找死!”

    其實從楚休踏入山門,斬殺那兩名守山弟子的時候,血河老祖便已經感應到楚休前來了,但他卻沒辦法出手。

    因為他正在閉關。

    之前在追殺陸江河時,血河老祖雖然沒有得到血魔神功,但他卻是也感應到了血魔神功的神奇之處。

    像是血河老祖這種級別的人,沒有大派傳承,白手起家修煉到這種境界,天賦絕對不弱。

    所以僅僅只是交手過程中感悟到的那些東西,他便已經有了一些收獲,所以在回來之后,他便立刻開始閉關,將其融入到自己的武道當中。

    之前楚休上山時,他正在關鍵時刻,縱然他想要出手,但卻也脫不開身,只得眼睜睜的感知著楚休斬殺了段凌空,此時他卻恨不得要生吞了楚休。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三分彩开奖从哪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