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正文卷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戰半步武仙
    PS:感謝書友舊日沉淪十萬起點幣的打賞,恭喜成為本書第二十九位盟主^_^

    恨恨的盯著眼前的楚休,其實血河老祖這次也是失算了,他是真的沒想到,楚休竟然會出手,應該說從一開始,他都沒有把楚休當做是對手,而是顧忌著皇天閣。

    之前在血河老祖想來,他動了楚休手下的人,楚休雖然會憤怒,但肯定會上告皇天閣,對他血河教施壓,實際上他們血河教根本就不懼。

    在之前的凌霄宗武道賭斗當中,血河教其實已經公開站在了寒江城這邊,自然是不在乎皇天閣的,反正他們有著的寒江城做靠山。

    所以血河老祖才在追殺完陸江河之后,才有恃無恐的在那里閉關。

    但他怎么都沒有想到,楚休竟然就這么奔襲千里,明晃晃的打上了門來,這廝是瘋了不成?

    血河老祖怒視著楚休,仿佛要將他整個人都生吞活剝了一般:“找死的我見過,但像你這般送上門來找死的,我還是第一次見!

    這一次別說你師傅是古尊傳人,就算你師傅是道尊佛祖,老祖我也一樣要吸干你的鮮血!”

    除他之外,他們血河教一共就只有三名天地通玄,一個陰血厲被陸江河給廢掉了,還有一個段凌空被楚休所殺,便只剩下一個副教主了。

    像是血河教這種宗門本身就是底蘊不深,如今還損失了兩名天地通玄境界的強者,這已經可以說是傷筋動骨了。

    楚休淡淡道:“找死?這句話很多人都跟我說過,但可惜到了最后,死的人卻是他!

    我楚休的人不是那么好動的,在我蒼梧郡的范圍內襲殺我的人,血河老祖,你也一樣是在找死。

    聽說你這座山是被你所染紅的?有些名不副實啊,不知道用你血河教所有人的鮮血,能否將其染紅?”

    隨著楚休話音落下,還沒等血河老祖反應過來,楚休便已經厲喝道:“殺!整個血河教,滿門誅絕,雞犬不留!”

    他身后所屬的圣教武者立刻渾身殺氣的沖了出去,那股殺機之盛,甚至要遠超覆滅須菩提禪院的時候。

    楚休既然說了要雞犬不留,那整個血河教,就不會有一個能喘氣的東西存活!

    血河老祖怒吼一聲,周身血河鼓蕩而出,數百丈的血河在他身后涌動著,比之段凌空所凝聚出來的血河更加強大,更加的恢宏耀目。

    楚休雖然身上殺機無限,但眼中卻是無比的冷靜,冷靜的觀察著血河老祖的真正實力。

    他是半步武仙沒錯,但這個所謂的半步指的只是境界,雖然能夠影響戰斗力,但卻也不是絕對的。

    血河老祖無論是所展現出來的氣勢還是所能夠引動周圍天地的力量,其實都是不如辛伽羅的。

    畢竟這兩個人,一個只是野路子出身的武者,而另一個卻是東域頂尖大派梵教的一宮之主,而且還是未來梵教三大殿之一的殿主。

    無盡的血河直接當頭向著楚休籠罩而下,在那血河當中,竟然還有著無數的冤魂惡鬼在哀嚎著,削弱著楚休的元神之力,其威勢遠比段凌空更強。

    楚休身后元神金芒綻放著,這種級別的元神攻勢現在已經無法傷到他了,特別是在修練了摩利訶的幻術之后,也同樣讓楚休的精神力更勝一籌。

    不躲不閃,楚休直接一刀斬下,鋒銳的刀芒猶如要撕天裂地一般,徑直把那血河直接撕裂。

    但下一刻,那被撕裂的血河卻是又變換形狀,向后延伸,又攔在楚休那一刀前,被輕易撕裂之后,卻依舊能夠再次變換,最終直到楚休的刀芒離血河老祖數丈之地,最終力量被徹地耗盡。

    血河老祖冷笑道:“你還以為老祖我是這么好對付的嗎?你可知道這血河當中凝練了多少東域強者的鮮血?放心,不要著急,等下你便會成為他們中的一個!”

    楚休微微挑了挑眉毛,他還真有些小看這血河老祖了。

    雖然這血河老祖根據血河派殘篇自己所研究出來的功法肯定是不如經過了獨孤唯我潤色跟改良的血魔神功完美。

    但像他這般,將對手的鮮血祭煉,將力量融入血河當中,使其變成不是功法,也不是兵器的存在,但卻能夠融合這兩種屬性的特點,這可當真是稀奇的很。

    眼看著那血河再次向著自己砸落,楚休手捏印決,他身后雙面佛陀法相浮現,大日如來燃燒著極致的佛光烈炎,大黑天魔神第三目當中,也有著無盡的滅世之火的噴薄而出。

    這時候血河老祖那弟子陰血厲在混戰中看到這一幕,他連忙大喊道:“師父小心!這楚休還擅長佛門的功法!”

    “混蛋!你怎么不早說?”

    血河老祖的面色一變,想要收起自己那一片血河,但卻已經來不及了。

    炙熱的太陽真火還有邪異的滅世之火輪番炙烤著那血河,瞬間便讓其蒸發了十分之一。

    楚休現在最強的其實不是他的力量底蘊,也不是他的境界,而是他對于武道的理解,是從生死搏殺中積累的斗戰之道。

    他一身的實力都是在生死搏殺當中培養出來的,對于各種武道在斗戰之上的生克都可以說是十分的敏銳,所以他才剛剛交手幾招便已經看出來了,血河老祖的功法看似唬人,不過卻弊端太多,屬于那種標準的,陰邪詭異,少了幾分大氣的魔道功法,非常容易被佛門功法所克制。

    剩余的血河融入了血河老祖的體內,下一刻,他周身血煞之氣沖霄而起,雙手當中,每一根手指上都浮現了一根鋒刃,他身后血氣更是凝練出了一根根的觸手,向著楚休纏繞而去。

    破陣子接連斬出,將那些血氣所凝練出的觸手紛紛撕裂。

    但血河老祖此時卻是已經近身向前,單純氣血之力所凝聚而成的強大鋒銳向著楚休瘋狂斬來,使得半空中已經滿是血色的抓痕。

    但在楚休的破陣子面前,哪怕是極品神兵都沒有破陣子這種天地生成的神兵來得鋒銳強大,所以血河老祖依舊還是沒能傷到楚休。

    但就在這時,血河老祖的領域張開,無邊的血色領域直接將楚休整個人都給包裹在其中,瘋狂的拉扯著他體內的氣血,好像要硬生生將其拉出體外一般。

    楚休身形一動,自身領域也是張開,霧蒙蒙的領域跟血紅色的領域對撞,瞬間爆發出了足以影響到天地規則的力量波動來,使得整個血河教的上控都是陰云密布,狂風怒嘯。

    領域對拼其實一件很不理智的事情,但此時血河老祖卻是冷笑道:“小子,你就等著被晾成人干吧!”

    領域對拼雖然對于雙方的消耗都是極大的,不過血河老祖畢竟是半步武仙境界的存在,領域對拼,他并不吃虧。

    但下一刻,楚休那正在絞殺著血氣的神域卻是忽然出現了變化。

    被顛倒的五行陰陽之力開始重組變化,領域當中,楚休周身瞬間佛光綻放,他微閉著眼睛,手捏佛印,猶如慈悲的佛陀降臨一般。

    與此同時,整個領域之內瞬間便燃起了無盡的炙熱佛焰,蒸發著對方領域中的血氣。

    “雙重領域!”

    血河老祖的面色驟然一變。

    大部分的武者,應該說九成九的武者,領域只有一個。

    也有少部分的武者能夠凝練兩個或者是三個領域的。

    雖然領域多不代表就一定很強,但領域多卻代表著,對方的武道,有著更多的變化。

    楚休淡淡道:“雙重領域?只要我想要,一萬種領域我也一樣有!”

    楚休不是雙重領域,他只有一個領域,在領域當中,他便是神一樣的存在!

    五行陰陽,天地規則在楚休的領域當中會逆轉顛倒,能夠絞殺一切異種的力量。

    但是同樣,只要楚休想要的話,也可以將陰陽五行之力隨意排列組合,變換自己想要任何力量,當然這種力量是他已經掌握的,就想此時領域中那炙熱的佛焰一般。

    萬變不離其宗,無論什么樣的力量變化,最終都凝聚成了獨屬于楚休自己的神域!

    那炙熱的佛焰對于血河老祖的領域是克制的,不過血河老祖畢竟是半步武仙,境界和力量底蘊還是強過楚休的。

    所以他并沒有后撤,而是催動更大的力量,以領域之力來壓制楚休。

    雖然說領域對拼這種情況大部分天地通玄境界的強者都不會動用,但他明明是半步武仙,在境界之上要遠超楚休,憑什么不能動用這種力量來壓制?

    但這時楚休的眼中卻是露出了一抹詭異之色道:“血河老祖,你看看下方,再這么拖下去,你血河教可就要讓我給殺光了!”

    血河老祖忍不住向著周圍看了一眼,結果卻讓他一陣心神不穩,差點吐血。

    他在這里跟楚休打的勢均力敵,雖然艱難,但卻沒敗,但此時血河教卻是已經一敗涂地了。

    商天良已經將另外一名血河教的副教主給轟的吐血,至于其他人,簡直就是在屠殺。

    梅輕憐、呂鳳仙、褚無忌等人可以說都是全力出手,哪怕是性格最好的呂鳳仙,都沒有絲毫的留手。

    陸江河這個人雖然嘴臭不著調,但一起經歷過這么多的劫難重擔,他們早就把陸江河當成是自己人了。

    現在看到陸江河被血河老祖重創成那般模樣,楚休憤怒,他們也是一樣憤怒。

    含恨出手的威力,可以說是想當強悍了。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三分彩开奖从哪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