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正文卷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滅血河!
    血河教是血河老祖一生的基業。

    其實血河老祖還是有很大的野心的。

    以血河老祖的實力,只要他準備投靠某個頂尖大宗門,絕對能夠換得一個客卿之首的位置。

    但血河老祖卻是不甘心屈居于人下,寧肯獨自守著自己血河教這攤基業,緩慢的發展,也不愿意委身于人。

    結果現在,他花費了幾百年時間所建立的血河教,竟然在楚休的手中毀于一旦,這讓血河老祖暴怒到了極致,已經顧不得跟楚休耗下去了。

    領域轟然張開,強大的力量爆發而出,血色光芒直沖天際。

    無邊的血芒將楚休給籠罩在其中,不斷壓縮著他的領域,甚至那血芒當中還涌現出了一抹力量,在侵蝕著楚休的元神之力與血氣。

    血河老祖咬著牙,將那血芒的力量給催發到了極致,他的周身甚至都已經涌現出了點點的血霧,融入那血芒當中。

    修煉氣血一道功法的武者其實最重視的便是自身的氣血,氣血便等同于是他們的力量。

    而現在血河老祖將自身的力量都融入了其中,很顯然對于現在的血河老祖來說,他已經拼上全力,準備要快速擊潰楚休,去救援其他血河教的武者了。

    楚休瞇著眼睛,他的眼中閃過了一絲詭秘之色,血河老祖的心,已經亂了!

    等到那血芒把楚休的領域給壓縮到了不足周身三丈之地,血河老祖猛然間一口鮮血噴出,血芒更是大盛,瞬間便將領域壓縮到不足楚休三尺的地方!

    下一刻,楚休卻是忽然放棄了領域,周身狂暴的魔氣席卷著,瘋狂的吞噬著周圍的力量,甚至包括血河老祖所營造出的那強大的血芒。

    楚休的身形開始瘋狂的暴漲著,最后一直暴漲到了一個千百丈的高度,將血河老祖那血芒徹地撐碎,一拳轟出,直接將血河老祖給轟進山崖當中!

    法天象地的力量迅速的消散著,楚休這次只用了一拳的力量,所以這一次他倒是沒有力竭,還能夠撐得住。

    只不過法天象地這一拳卻也并沒有轟殺血河老祖,血河老祖一邊吐著血,一邊掙扎著從山崖中爬出來,渾身鮮血,凄慘無比。

    “神通!怎么可能是神通!”血河老祖一臉的不敢置信。

    到了血河老祖這種境界,他自然也是知道神通存在的,而且他本身也十分渴望著得到一部神通,當然這種幾率很小。

    血河老祖是草莽出身,沒有拜入那些頂尖大宗門當中,也并沒有太強的奇遇,所以神通這種東西對于血河老祖來說,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而今,他卻是在楚休一個境界遠不如他的小輩武者身上見到了神通,這讓他感覺不甘又不公。

    眼看著血河教那邊的武者已經被屠戮了一大批,血河老祖咬著牙厲喝道:“楚休!你到底為什么要對我血河教出手?難不成是皇天閣跟寒江城要徹底翻臉了?

    你現在停手,我答應你,我血河教會保持中立,絕對不會站在寒江城那邊!”

    一開始血河老祖隱含暴怒出手,根本就沒有去問楚休這個問題。

    應該說從一開始,他就不相信楚休會因為自己追殺他一個手下,他便帶著自身的全部力量千里奔襲來殺他。

    聯想到整個東域的大勢,聯想到楚休跟皇天閣之間的關系,皇天閣跟寒江城之間的關系,今日楚休前來,最大的可能便是幫皇天閣提前除掉他!

    楚休淡漠的搖了搖頭道:“血河老祖,人活到你這種份上,其實有些可悲的,你就算是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從上山開始我便說了,我楚休的人,不是那么好動的!”

    血河老祖瞪大了眼睛,似乎有些不敢相信,楚休竟然真的是因為這么一個略顯滑稽的理由,便要對他出手。

    眼看著血河教那邊的人都快被楚休給斬殺一空了,血河老祖怒吼一聲,周身的氣血在一瞬間散盡,他整個人都融入了虛空當中,化作一個極其可怖的存在。

    沒有實體,整個人都仿佛是融化了的鮮血一般,泛著一股污濁的顏色。

    “小輩!老祖我今日與你不死不休!”

    楚休詫異看了一眼血河老祖,果然,到了這個境界的存在,就沒有一個是易與之輩,這血河老祖,他竟然把自己全身的氣血都祭煉了一遍,然后再融入自己的體內,

    這樣的存在甚至都不能算是人了,血魔?

    剎那之間,無邊的污濁血河向著楚休籠罩而來,那股力量腐蝕污染一切,所過之處,就連天地元氣都開始瘋狂的被侵蝕著,散發著一股焦臭味。

    血河老祖的眼中帶著快意之色,楚休毀了他一生的心血基業血河教,他也要讓楚休留在這里,給他血河教陪葬!

    只不過這時血河老祖卻是奇怪的發現,楚休的眼中竟然沒有絲毫的懼色,反而是露出了一抹玩味的表情來。

    還沒等血河老祖反應過來,楚休便已經雙手結印,印法當中,綻放著一抹璀璨的佛光,恢宏耀目圣潔無比。

    一朵十字蓮花在楚休的手印當中盛開著。

    蓮花大潔凈,出淤泥而不染。

    十字大救贖,凈化四方世界。

    璀璨的十字蓮花盛開著,所過之處,佛光照耀千古,凈化著一切邪異污穢。

    血河老祖那被他所煉化的污濁鮮血在那佛光照耀下,冒出一陣陣的白煙來,被瘋狂的蒸發著。

    “不!”

    血河老祖怒吼一聲,眼神中卻是透露著無盡的驚恐。

    那股力量他無法抵擋,因為他是神通,又一式神通!

    血河老祖拼盡了力氣想要掙脫這股力量的束縛,但下一刻,十字蓮花徹地綻放盛開,無盡的光輝將整個血河教都給籠罩。

    血河老祖凄厲的叫聲在無盡的光芒當中逐漸變小,最后徹地消散。

    楚休在半空當中一抓,一股鮮血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那鮮血純凈至極,宛若水晶一般,而且猶如活物,在楚休的手中不斷的翻騰著。

    楚休看了一眼,便將其扔進自己的空間秘匣當中。

    這東西是血河老祖的魂血,儲存他真靈的地方。

    血河老祖可以將他全身的鮮血都煉化成了那種污濁的模樣,但唯獨自身儲存真靈的魂血,卻是要保存極致的純凈才行。

    這東西煉化了之后有一定的好處,楚休沒打算自己用,他既然答應把血河老祖的鮮血帶回去給陸江河,那就一定會做到。

    雖然現在血河老祖全身的鮮血都被他給凈化了,不過就這一小團精純至極的魂血,便要比他一身那污濁鮮血作用都大。

    梅輕憐走過去,詫異的看著楚休道:“你沒事吧?”

    楚休奇怪道:“我有什么事情?”

    “你每次施展完神通之后,都好像是被榨干了的模樣,這次怎么一點事情都沒有?”

    梅輕憐一臉奇怪的打量著楚休,看得楚休都是一臉的不自在。

    “誰被榨干了?我那只是消耗過度。”

    楚休想了想道:“十字蓮花印這式神通跟我其他的神通不同,不能說它弱,但也不能說它強。

    這門神通乃是佛門的固有神通,在面對各種陰邪詭異的力量時,十字蓮花印的威能可以發揮到最強。

    但是在面對其他偏向于陽屬性的力量時,十字蓮花印的威能就顯得很平常了。”

    對于這領悟自須菩提寶樹之下的十字蓮花印,楚休還是很滿意的。

    雖然作用效果有限制,不過其消耗,可是要比法天象地都小多了,完全在楚休的承受范圍之內。

    覆滅血河教之后,楚休清點了一下損傷,實際上他也并沒有損失太多的人。

    不得不說,血河教的武者實力還是偏弱的。

    血河老祖在傳授這些弟子武功的時候,貌似留了一手,大部分血河教的武者只會吸納鮮血修煉的邪功,但卻并沒有傳承到血河老祖那種種詭異的武技。

    而此時整個血河教都血流成河,成了名副其實的血河教。

    楚休一揮手道:“走吧,去皇天閣。”

    梅輕憐詫道:“去皇天閣做什么?”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你該不會真以為滅了血河教之后我們可以高枕無憂吧?寒江城那邊不會善罷甘休的,我們怎么也要拉上皇天閣幫忙分擔風險才行。”

    楚休這么一說梅輕憐就懂了。

    什么分擔風險,明顯就是找一個背鍋的嘛。

    聽到這里梅輕憐都不禁為皇天閣默哀了,當楚休的上司,是一個高危職業。

    李無相都已經被楚休克死了,種秋水還不知道能夠堅持多長時間呢。

    雖然說李無相的死其實跟楚休沒啥太大的關系,但楚休身上這層專克上司的光環還是很強大的。

    而在楚休還沒有回到皇天閣之時,血河教被滅的消息便已經傳遍整個東域了,這也是瞬間便引起了軒然大波。

    血河教在東域的實力并不算差,甚至血河老祖都被認為是散修出身的武者當中,最有希望踏入武仙境界的存在。

    結果現在,這個希望被人扼殺了,這個人,名叫楚休。

    而血河教也在他的手中,真正的血流成河,成了名副其實的‘血河’教。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三分彩开奖从哪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