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正文卷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搶人頭
    祁無恨最近一次看到楚休出手還是在凌霄城的武道賭斗當中,那時候楚休還沒有真正的踏入天地通玄境界。

    所以祁無恨對于楚休實力的印象,也是停留在那個時候。

    對于其他人來說,不到一年的時間,實力應該是不會發生什么變化的。

    但對于楚休來說,現在的他跟武道賭斗時候的出他,實力卻已經是天壤之別了。

    這個天壤之別并不是因為楚休正式踏入了天地通玄境界當中,而是因為他見到了天魂,將自身的武道徹地的梳理了一遍,對于力量的一個掌控力,已經達到了巔峰。

    祁無恨用驚駭的目光看著楚休,但還沒等他驚駭完,楚休便已經再次出手了。

    破陣子上的兇厲刀芒仿若凝聚成了實質一般,向著地上斬去。

    七大限中的滅地施展而出,強大的力量的貫穿到地底,下一刻,祁無恨腳下的大地開始寸寸碎裂,無數刀光從他腳下升騰而起,將他包裹在其中。

    那刀芒當中,更是有著一股奇異的力量,好似讓祁無恨腳下的大地都產生了絕強的吸力,讓他無法掙脫。

    下一刻,祁無恨周身開始出現一層層的冰凌盾甲,抵擋著那刀芒。

    冰凌雖然頃刻間就會被刀芒撕裂,不過卻又轉瞬之間凝聚,消耗著刀芒的力量。

    到了最后,祁無恨周身更是有著一條冰龍綻放而出,環繞著他掙脫那股吸力,一步踏空。

    不過就在這時,一抹刀光卻是帶著斬碎一切的極致鋒銳落下,撕裂了祁無恨周身的冰凌,更是直接撕裂了他身上的戰甲。

    祁無恨怒吼一聲,左手抓在了楚休的破陣子之上,被破陣子的極致鋒銳所撕裂了虎口。

    殷紅的鮮血在流淌出后竟然變為了冰藍之色,沿著刀神向上蔓延著,這讓楚休頓時一皺眉。

    他能夠感覺得到,那冰寒的鮮血竟然直接凍結了破陣子的器靈,甚至還在冰封他的肉身罡氣。

    做為寒江城的繼承人,祁無恨當然也是有底牌在身的。

    不是每個人都是楚休,能夠在真火煉神境便成功的掌握神通。

    但像是祁無恨這樣的,他們雖然無法掌握神通,但卻通過了種種方式,達到了掌控一部分神通威能的方法。

    比如陸三金那些有著神通之力的小劍,還有現在的祁無恨,他更是將規則之力融入了自己的血肉當中,以血肉之力,驅動天地規則。

    在那冰寒的鮮血壓制之下,縱然楚休將內力真火爆發到了極致,也是無法將其快速融化。

    這時候祁無恨右拳帶著強大的力量狠狠砸落,寒意凝聚,冰晶爆碎!

    楚休冷笑了一聲,同樣也是運起了左拳,單純的以力量跟其對轟著,絲毫都沒有落入下風,甚至還在隱隱壓制著祁無恨。

    祁無恨打著打著便已經感覺到有些不對了。

    楚休的肉身力量強悍的驚人,縱然他是天地通玄境界巔峰的存在,在這種對轟當中也是不占據優勢的。

    特別是他雖然把規則力量都已經煉化到了血肉當中,眼下他更是憑借這種力量,壓制楚休的神兵器靈和他一部分的力量,但他所損失的,可是氣血之力!

    感覺到有些不對,下一刻,祁無恨的眼中綻放出了一抹幽藍色的光芒,寒意直透心神,要凍結楚休的元神。

    寒江城并不擅長元神秘法,這種凍結元神的力量,只是規則之力的一種展現。

    但下一刻,祁無恨的面色就是一變。

    因為他那能夠凍結元神的神光,竟然直接穿透了楚休的身軀,完全落空了。

    “又是幻術!”

    祁無恨暗道一聲不妙,他早就知道楚休有一種十分奇異的幻術在身,甚至就連他都看不出破綻弱點來。

    他剛剛把精神力全部分散到周圍,查探著周圍的動靜,但轉瞬間他的面色便猛的一沉,暗道一聲糟糕。

    方才那是幻術,但卻又不是他想象中的幻術!

    他自己的手還握在刀身之上,融入了規則之力的氣血還在壓制著楚休的力量,對方怎么可能用幻術逃離?

    所以方才那冰魄神光并沒有被楚休給躲開,而是被他硬生生的抗住,反而用幻術來迷惑他!

    此時祁無恨想要把精神力收起來,但卻已經來不及了。

    強大的元神沖擊宛若一支箭矢般,貫穿進了他的腦海中。

    那是由純粹的元神之力所凝聚成的箭矢,單純至極,不包含任何的附屬力量。

    但正因為如此,才讓剛剛把精神力散出去的祁無恨無法防御。

    元神之力炸裂,祁無恨當即便一口鮮血噴涌而出,面色一陣蒼白,左手也是終于脫離了破陣子。

    下一刻,楚休周身炙熱的太陽真火、邪異的滅世之火同時燃起,他的身形更是開始直接暴漲,一瞬間周圍所有的力量都被他給吞食一空。

    法天象地施展而出,這一瞬間楚休猶如太古傳說中,那追云逐日,掌控著火焰之力的強大魔神一般,一拳砸落,轟然一聲爆響傳來,祁無恨周身所有的力量都被徹地碎裂,罡氣破裂,戰甲粉碎,他整個人都被楚休轟飛了幾十丈,大股的鮮血噴涌而出。

    法天象地的力量只持續了一拳的時間就被楚休給終止了。

    這式神通楚休已經用過許多次了,現在差不多已經可以完美的掌控其中的力量,還不至于被其中的力量所徹底吸干。

    祁無恨此時已經凄慘無比。

    法天象地那已經達到了極致力量的一拳差不多粉碎了他們全身一半的骨骼經脈,直接被重創。

    他是未來寒江城的繼承人,身上承載著將來覆滅皇天閣,壯大寒江城的雄心壯志。

    結果這些東西,卻是在楚休這一拳面前,被轟的一丁點不剩。

    當然這些無用的悲傷感慨之類的東西,只是在祁無恨的腦海中存在了一丁點的時間便被他給掐滅。

    因為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在他身后,楚休已經提著刀向著他斬來!

    祁無恨猛的一咬牙,周身的殘余力量被他推向了極致,他全身的氣血都泛著極致的冰寒之色,身形猶如一支寒冰利箭般,猛然間爆射而出。

    而且在他身后卻還殘留著一股極深的寒氣在影響著楚休,延緩著他的力量動作。

    楚休微微皺了皺眉頭。

    其實這一次,若是有機會的話,他是想將寒江城所有的武者,全都留在這里的。

    他已經跟寒江城徹地翻臉了,殺了血河老祖之后,寒江城更是對他除之而后快。

    若是趁著這個機會將寒江城徹地覆滅,以后他這南蠻之地會能夠安穩許多了。

    不過寒江城卻也不是什么易與之輩,葉唯空就不說了,這祁無恨的底牌都多的很,他不顧一切的只想要逃離,楚休還真拿對方沒什么辦法。

    楚休此時也在糾結著,自己要不要動用青天照影這式神通來把祁無恨給留在這里。

    青天照影一出,只要祁無恨還在他的視線范圍內,他幾乎就是必死無疑的。

    不過上次在對付羅摩的時候,楚休已經感受到這一招的威能和強大的反噬了,用來對付祁無恨,怎么都有一種用屠龍刀殺雞的感覺,有些不值得。

    就在楚休糾結的時候,一個狂笑聲忽然傳來。

    “血變藍了也一樣是血!有我‘血海魔尊’陸江河在此,誰也逃不掉!”

    無盡的氣血匯聚成了威勢磅礴的滔天血海,一縷縷的血絲從那血海當中凝聚而出,隨著陸江河的手一揮,那些血絲直接纏繞在了祁無恨的身上,牽動著他體內的氣血之力,頓時讓祁無恨僵在了那里,看向陸江河的目光充滿了怨毒跟恨意。

    此時的陸江河已經踏入了天地通玄境界,以他的力量底蘊,甚至突破之后,直接就掠過了需要適應力量的天地通玄初期。

    陸江河能夠踏入這個境界,其實還多虧了楚休帶回來的那血河老祖的魂血。

    那魂血只有一小團,不過卻是血河老祖用來儲存真靈所用的,沒有受到一丁點的污染,而且還精純至極。

    雖然陸江河在拿到了那一小團氣血之后,還在報怨著楚休小氣,就給他帶回來這點東西,不過等他開始煉化之后,感受到那魂血當中所傳來的力量,他立刻就不逼逼了,馬上就開始閉關。

    之前陸江河便已經是真火煉神境巔峰了,甚至如果不是因為他太懶,懶得去閉關苦修,現在他說不定都已經成就了天地通玄境界。

    所以此時陸江河一突破,力量強大的驚人,根本就不像是天地通玄初期。

    有著陸江河拖住祁無恨,楚休手中的破陣子之上綻放著極致的鋒芒,一刀斬落,祁無恨手捏印決抵擋,但卻頃刻間就被撕裂了一只手臂。

    下一刻,祁無恨怒吼一聲,周身冰藍色的氣血凝聚在他的另外一只手上,閃動著極強的力量。

    但這時陸江河卻是冷笑道:“記吃不記打!在我血海魔尊面前,你還敢玩弄氣血?”

    話音落下,陸江河一揮手,祁無恨體內那些冰藍色的氣血竟然開始瘋狂的亂竄和倒流,瞬間的反噬頓時就讓祁無恨大口的吐血,氣息低迷到了極致。

    就在陸江河得意的剛想要說些什么的時候,下一刻,破陣子那極致的鋒芒就已經落下,直接將祁無恨的人頭一刀斬下!

    陸江河扭過頭,不滿的看著楚休:“你搶我人頭!”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三分彩开奖从哪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