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正文卷 第十三章 一路走好
    入夜之后,張全帶領著商隊直接便進入了殤邙山的密林當中。

    楚家的商隊人數只有百人左右,抵抗盜匪的實力并不算強,但張全他們也都是這商隊的老人了,經驗豐富,抵抗不了那就躲,殤邙山這么大,以他們的經驗完全可以繞過那些盜匪,并且把身后的痕跡完全掃除,安然無恙的離開這殤邙山。

    就算有時候運氣不好被盜匪發現,那張全他們也果斷無比的扔下貨物就跑。

    那些盜匪雖然劫財殺人,狠辣無比,但跟殺人比,劫財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一旦遇到這種情況,那些盜匪肯定會先去奪他們留下的貨物,而張全他們也可以從容逃離。

    商隊遇到這種事情是難免的,只要不是經常出事,楚家那里也不會怪罪,多走幾趟這損失也就回來了。

    抬頭看了一眼天色,張全對商隊的人低聲道:“再走一段路,前方有個不小的山洞,我們去那里休息。”

    不過就在此時,一個聲音卻是大笑著傳來:“不用走了,今天你們想休息,就在這里休息個夠吧!”

    隨著這個聲音傳來,一個個火把升起,兵刃出鞘的鏗鏘聲傳來,周圍密密麻麻的盜匪出現在他們的眼前。

    張全的神色頓時一變,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這條路是他最近才準備走的,附近也沒有盜匪的山寨。

    最重要的是就算他真是倒霉意外碰見了盜匪,那也能察覺到一絲動靜才對,而且這些人盜匪卻分明就好像是知道了他們的商隊路線,特意在這里等著他們!

    “跑!”

    張全直接大喝了一聲,直接催馬轉身便跑,其余的管事和商隊的人也是如此,他們根本就來不及想那么多了。

    不過跟他們預想之中的有些不一樣,這些盜匪的素質簡直都能跟官兵相比了,面對他們留下的貨物,這些盜匪連看都不看,直接向著他們殺來。

    而且這些盜匪當中武功較強的幾個都盯著他們這些商隊的管事殺,尋常那些商隊的武者他們反倒是視而不見。

    眼看著他們商隊內的管事都被那些盜匪追上,挨個斬殺,張全的心中不由得焦急了起來。

    他一咬牙,拔出一柄匕首,扎在馬臀上,馬匹痛的嘶吟一聲,加快了速度。

    但就在此時,一柄重劍卻是從遠處飛來,直接砸向張全。

    張全雖然是商隊管事,但他只是練過一些粗淺拳腳功夫,這些年來他能掌管商隊,靠的也是自己的手段,而不是武功。

    那重劍砸來他下意識的回頭抬起胳膊要擋,但卻直接被砸的雙臂碎裂,吐出一口鮮血,直接落馬。

    在他的身后,馬闊慢悠悠的走了過來,拎起地上一臉驚恐之色的張全,在他的耳邊低聲道:“張全對吧?楚休公子讓我給你帶句話,張管事,一路走好!”

    聽到這句話的瞬間,張全的眼中便都已經被驚駭所填滿。

    明白了,他全都明白了,他們楚家那位二公子竟然勾結盜匪來劫殺自家的商隊!

    不過此時張全已經沒有時間去憤恨或者是后悔了,因為馬闊已經掏出一把匕首來,捅進了張全的胸口,使盡擰了擰,這才把已經掙扎著氣絕的張全給扔在了地上。

    馬闊甩了甩匕首上的鮮血,對著其余的盜匪一揮手道:“去,把貨物打開,看看楚公子給我們的見面禮如何。”

    第二天一早,楚家大宅內部便傳來了一個消息,楚家的商隊被劫殺了!

    整個商隊一百多號人,不僅貨物全部丟失,而且還損失了二十多人,最重要的是這二十多人里面包括三名商隊的管事,竟然一個都沒逃出來。

    楚家行商這么多年,只有開始那段時間因為不熟悉殤邙山的小路,所以才造成了極大的損失,而最近幾年可從來都沒有出過這樣的事情。

    二夫人的院落內,楚生的臉上帶著一絲陰郁之色:“娘,你說這件事情會不會跟楚休有關系?張管事他們剛剛得罪了楚休,結果這邊就出了事情。”

    二夫人也是神色陰沉道:“不知道,按理來說楚休應該沒那么大的膽子才對,這件事情如果讓老爺知道,他就算老爺的親兒子,老爺也會廢掉他的。

    況且他就算是有這個膽子,也沒整個能量,北殤邙山上的盜匪桀驁不馴,怎么會聽他的話?上次我請出一個不入流的小山寨都花了一萬兩銀子,楚休哪來那么多的錢?

    在沒有證據之前,這件事情不要出去亂說,否則會惹老爺不快的。”

    楚生點了點頭,不過這時候他忽然道:“要不然我們把楚休的那幾個下人都給挖過來,問問他們知不知道什么線索?”

    二夫人冷哼了一聲道:“那楚休從南山礦區回來之后倒是變得謹慎了許多,他之前的那些下人在回楚家后,又被他給打發到南山礦區去了,現在根本找不到人,唯一跟在他身邊的就只有一個高備。

    不過那人是他的心腹,楚休既然把他留在身邊,就不會怕我們來挖。”

    楚生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甘之色,他一直以來的對手都是楚家的老大楚開,但沒想到這楚休卻是忽然冒頭,給他造成了不小的損失。

    二夫人擺擺手道:“行了,別發牢騷了,老爺一會讓你去議事,該說的說,不該說的別說。”

    楚生點了點頭,轉身走了出去。

    商隊這件事情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但因為好些年都沒發生這樣的事情了,所以也是驚動了楚宗光,把一些管事和楚休他們這幾個兒子都找來旁聽一下。

    議事廳內,楚休端坐在那里,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而楚生卻是偶爾瞄楚休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下方幾名死里逃生的商隊成員臉上依舊帶著驚恐的表情敘說著那晚發生的事情,可惜卻沒什么有價值的東西。

    他們連對方的匪號都不知道,相貌也沒看到,那幫盜匪見人就殺,他們只顧著逃命,哪里還管得了這些?

    楚宗光略微煩躁的擺了擺手道:“行了行了,這次的教訓都給我記住了,下次小心一些,散了吧,我回去閉關了。”

    這時楚休卻是忽然站出來道:“父親大人,眼下商隊群龍無首,我愿意帶領商隊再走一次殤邙山。”

    此言一出,在場的眾人都愣住了,包括楚休那三兄弟都是如此。

    楚家從在通州府建立家族至今,除了跟其他家族勢力明里暗里的一些搏殺斗爭外,死在商隊里的人是第二多的。

    就像這次,運氣不好預見到了盜匪,那你能否活命也只能看運氣了。

    所以以楚生他們就算管理商隊,也從來不會跟著商隊一起走的,他們頂多是負責調配一下商隊的貨物等等。

    楚宗光皺眉道:“你跟著添什么亂?一點經驗都沒有,你怎么帶領商隊?”

    楚休沉聲道:“眼下商隊人心惶惶,如果沒有一個足夠分量的人帶領,他們什么時候才能重新起程?

    其他的事情可以耽擱,但我楚家的藥房可耽擱不得,藥房中有一些藥再不采購回來可就要斷貨了。

    孩兒身為楚家嫡系,自當身先士卒,振奮人心,所以還請父親大人允許。”

    楚宗光皺了皺眉,他似乎沒想到楚休的覺悟這么高。

    不過想一想他還是道:“那你就去吧,小心一些。”

    楚休拱了拱手,在其他人不解的目光當中走了出去。

    其他那三個楚休的兄弟也沒有管他,這種吃力不討好,甚至還有危險的事情,白給他們,他們都不會去干的。

    之前商隊的人都集中在一個小院落當中,幾十號人垂頭喪氣的,被來往的楚家眾人指指點點。

    說出來這一次他們的確是窩囊,剛進山就被人給劫了,東西沒保住,人也死了不少,甚至有些人都產生了畏懼的心理,不敢再去走商隊了。

    楚休分開人群走進來,那幫人也是無精打采的,只有幾個人站起來,對著楚休拱拱手道:“見過二公子。”

    撇了眾人一眼,楚休道:“都收拾收拾,商隊重新起程,前往燕國。”

    一聽這話,那些人頓時便著急了起來,立刻便有人道:“二公子,我們這才剛出了事情,怎么也要修養一段時間,想個對策再走吧?萬一進山又被盜匪給劫了呢?”

    其他商隊的人也是紛紛附和,他們是真的被嚇破了膽子。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三分彩开奖从哪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