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正文卷 第四十章 失算
    楚宗光的怒氣并沒有因為楚休拿出的東西就熄滅。

    他盯著楚休怒喝道:“你氣不過便把人給殺了,你可知道沈容在沈家是什么地位?他死了,沈家又會如何對付我楚家?

    逆子!你這么做,簡直就是在置我楚家于不義!”

    楚休暗地里皺了皺眉頭,他這位便宜老爹也未免太聳了一些,沈家就算是強,他也不至于怕成這樣吧?

    不過幸好對于這件事情,楚休早就想好了說詞和解決的辦法。

    楚休一拱手道:“父親大人不要驚慌,人雖然死了,但我楚家也不是沒有別的計策了。

    沈家論及根基是要比我楚家強一些,但也還沒強到碾壓的程度。

    真正讓沈家稱霸通州府的原因其實還是沈家那位已經拜入了滄瀾劍宗的沈白。

    滄瀾劍宗的名頭是大,但我楚家也未必就找不到靠山。”

    楚宗光瞪了楚休一眼道:“滄瀾劍宗乃是魏郡第一大派,位列七宗八派之一,我楚家上哪找靠山去?”

    楚休的眼睛一瞇道:“七宗八派又怎樣?又不是南北佛宗,況且就算是南北佛宗也沒強到可以雄霸整個江湖的程度。

    我們楚家找不到江湖門派做靠山,但卻可以找朝廷做靠山!

    魏郡雖然名為北燕之地,但其實卻是聽調不聽宣,北燕朝廷也是無可奈何。

    這個時候我楚家若是倒向北燕朝廷,雖然我楚家這點力量北燕朝廷看不上,但起碼也算是主動臣服北燕的武林勢力,能起到表率作用,相信北燕朝廷是不會虧待我們的。

    若是有著北燕朝廷做靠山,滄瀾劍宗也不敢動我們。”

    楚家那幾位長老對視一眼,楚休說的計劃雖然聽上去有些夸張,但仔細一琢磨,還當真是有些道理的。

    北燕朝廷想要魏郡這塊地方很久了,只不過魏郡武林一項強硬,北燕朝廷也不想跟魏郡武林翻臉,所以這才沒有動用強硬的手段。

    但楚家之前可是東齊來的,對于魏郡嘛,本身也沒有什么歸屬感,如果真的能夠通過這件事情傍上北燕朝廷,這對于楚家來說絕對算是一件好事。

    楚休在一旁沉默不語,他給楚家出的這個主意倒也不能說是餿主意,但只能說是好壞對半。

    投靠北燕朝廷,的確是有很大的可能像他之前說的那般,作為第一個投靠燕國的魏郡勢力,楚家會得到優待。

    但也有可能楚家會惹怒整個魏郡武林,從而被針對,甚至被憤怒的魏郡武林撕碎都有可能。

    當然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到了那個時候楚休在不在楚家都不一定,楚家會不會被魏郡武林報復,關他何事?

    楚宗光的臉上露出了一抹陰沉之色,他倒是沒看出楚休計劃當中的破綻,他只是純粹不想去惹麻煩而已。

    半晌之后,楚宗光冷哼了一聲道:“楚休,上次我就說過了,你若是再惹事情,我就拿走你身上所有的生意,讓你去祠堂內反省,結果你卻是把我的話當成是耳旁風!

    這次你惹了這么大的事情,怎么處置你還要看沈家那邊的意見,現在你給我到祠堂內反省去!若是因為你導致我楚家被沈家針對,我饒不了你!”

    一聽這話,楚休的眼中頓時便露出了一絲冷芒來,楚宗光的表現有些出乎他的預料,他根本就沒想到楚宗光竟然會慫到這種地步。

    按照楚休拿出來的借口,是沈家先勒索的楚家,自己這才怒而殺人的,頂天就是沖動了一些,而且對策自己都當眾說出來了,但楚宗光卻仍舊害怕跟沈家起沖突,要懲罰他。

    “來人,帶楚休去祠堂,派人看守,給我好好反省!”

    楚宗光一揮手,兩名下人為難的走過來,看著楚休,希望楚休能配合一些,畢竟他們只是下人,可不敢對楚休動粗。

    楚休倒也并沒有當場發作,而是乖乖的跟著那兩名下人離去。

    說實話,這一次他是有些失算了。

    一直以來楚休表現的都很冷靜,哪怕就算是臨時起意殺沈容時都是如此,借口和破局的方法他都想的妥妥當當的。

    只不過他唯一失算的就是楚宗光,他實在是想不到自己這便宜老爹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作為一家之主,竟然如此的膽小怕事,天知道當初楚家究竟是怎么在通州府立足的。

    等到楚休被壓下去之后,大廳內之前一直都沒有說話的老大楚開眼中則是露出了狂喜之色,還有些許的不敢置信。

    一直以來他這三個弟弟就沒一個老實的,特別是最近,哪怕楚開是再自大他也能感覺出來,自己這楚家繼承人的位置已經不穩了。

    結果這才沒幾個月,先是老四楚傷廢了,接著楚生又犯下大錯被關了禁閉。

    而對于他威脅最大的楚休現在則是自尋死路,竟然殺了沈家的大管家沈容,被剝奪了所有的權力,關進祠堂反省,這豈不是說這繼承人的位置沒跟人他搶了嗎?

    一想到這里楚開便有些自得,他那三個白癡弟弟機關算盡,算計來算計去,結果都把自己給算計進去了,最后這家主繼承人的位置還是他的!

    楚宗光神色陰郁的擺了擺手,讓眾人散去,對陳管家道:“你去沈家走一趟,姿態放低一些,問他們究竟如何才能把這件事情揭過去,我楚家絕對沒有跟沈家起沖突的意思。”

    陳管家想說什么,但最終也沒說出口,只能嘆息著離去。

    沈家內,因為沈容前來見楚休只帶了他的心腹王二,所以并沒有其他人知道沈容已經死了,直到陳管家來沈家,沈家的眾人才知道沈容已經死了,這頓時在沈家引起了軒然大波,立刻便有人通知了正在閉關的沈墨。

    沈墨的年齡不大,只有三十出頭,容貌英俊,不像是一家之主,反而像是風流倜儻的世家公子一般。

    跟李家很像,沈家也是因為老家主意外身亡,沈墨這才匆忙的接任家主之位。

    只不過那時候的沈墨因為沒有威望,差點被沈家那些長老架空,結果沈墨一怒之下連斬數位沈家長老,并且當場揚言,沈家只要有他那位在滄瀾劍宗的兄長在,那就不會垮,其他的,缺了誰都一樣。

    一場風波過后,沈墨用數位長老的人頭奠定了他家主的地位,也讓通州府的人都知道,這位沈家的新任家主雖然年輕,但其狠辣果決卻是要遠超其父親。

    此時的沈墨正在閉關當中,自從掌控了沈家之后,其實沈墨并不怎么在意沈家。

    數年前他曾經跟著他的兄長沈白去過一次滄瀾劍宗,那一次的經歷刷新了沈墨的三觀,讓他知道了什么才算是真正的武林大派,就沈家這點家業在滄瀾劍宗看來,根本就不值一提。

    從那之后沈墨便開始瘋狂的閉關苦修,想要加入滄瀾劍宗,可惜他和沈白雖然是同胞兄弟,但自身的天賦卻是差太多了。

    沈白在天賦和悟性上都屬于頂尖,而他沈墨只能說是中等偏上。

    這種天資加入滄瀾劍宗倒也算是足夠了,特別沈白還是滄瀾劍宗掌門的關門弟子,把他收入滄瀾劍宗倒也沒問題。

    但問題是以他這種實力天賦,加入滄瀾劍宗后也只能是一個外門弟子。

    哥哥是掌門的嫡傳弟子,而他這個弟弟卻只是一個尋常的外門弟子,這個臉面沈墨可丟不起。

    所以他現在也是用盡所有時間來苦修,為的就是將來加入滄瀾劍宗后,成為內門弟子。

    從閉關當中被叫醒,沈墨的神色有些不善,但等到下人將沈容死了的消息告訴沈墨之后,他的面色卻頓時陰沉了下來。

    說實話,沈容在沈墨的心中并沒有那么重要,他小時候雖然叫過沈容為容叔,但他就連自己的親叔叔,那些沈家的長老等叔伯都敢殺,一個下人又算得了什么?

    他給沈容這么高的地位,只不過是因為他信不過沈家那些嫡系和旁系的族人。

    沈容雖然能力實力都很一般,甚至還貪婪的很,但起碼他足夠忠心,知道自己這一身的權力都是誰給他的,換而言之,他沈容只不過是沈墨的一條狗而已,不是沈家的狗,只是屬于他沈墨的一條狗。

    不過打狗也要看主人,更別說現在有人竟然還敢殺了他的狗!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三分彩开奖从哪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