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正文卷 第二百二十三章 五氣朝元
    小舟向著鏡湖對岸的水云觀劃去,楚休第三人坐在船頭喝酒聊天,李不三則是在船尾劃船,不過此時他卻是沒有絲毫的怨言,甚至還在心中狂喜著。

    他只不過是濟州府一個最底層的武者,結果現在卻是能為三名位列龍虎榜的俊杰劃船,這說出去可都是資歷,等到神兵大會之后,這件事夠他吹三年的。

    到了對岸之后,楚休發現這水云觀還當真是一座小寺廟,只有一間道觀和幾間客房而已。

    水云觀外倒是有一排涼亭,是專門給一些來鏡湖游玩踏青的人準備休息的地方。

    此時涼亭周圍倒是云集著數百名武者,有散修也有各大世家出身的武者,此時看到三人前來,一眾人頓時議論紛紛,但卻不由自主的讓開位置,把中央最好的位置讓給了這三人。

    莫天臨乃是東齊的地頭蛇,這里近半都是東齊的武者,看到莫天臨來了,自然是要給他一個面子的。

    而西楚那邊有些武者也在跟謝小樓打著招呼,顯然也是認識這位在西楚之地鼎鼎大名龍虎榜俊杰。

    楚休倒是這里面名氣最小的一個,認識他的人不多,只有一些北燕來的人認識楚休,而且其中也一樣有著楚休的熟人白無忌。

    看到楚休來此,白無忌冷哼了一聲,這楚休什么時候跟莫天臨還有謝小樓混在一起了?

    雖然他有些看楚休不爽,但眼下神兵大會即將開啟,他也不想閑著無聊在這里浪費力氣,所以只是對楚休冷哼了一聲便不再說話。

    那邊謝小樓看到白無忌的表情,對楚休低聲道:“有仇?”

    楚休淡淡道:“是他跟我有仇,而不是我跟他有仇,之前我便跟他極北飄雪城有過幾次沖突,后來因為風滿樓把我的龍虎榜排名排在白無忌之上,他心中便有些不平衡了,前幾日還在聚龍閣上找過我的麻煩,莫兄看到了。”

    莫天臨聽到后,在旁邊搖搖頭道:“白無忌有些太看重名利得失了,需知道實力這種東西不是他風滿樓說的算的,而是我等打出來的。

    張承禎霸占龍虎榜第一位十多年,現在哪怕風滿樓說他不是第一,誰會相信?

    你白無忌若是有實力,哪怕風滿樓把你排在最后一位,江湖人也是不會同意的。”

    楚休搖搖頭道:“可惜人在江湖當中走一遭,名利二字是最難放下的。不過白無忌能否放下我管不著,前提是他別來惹我。”

    眾人坐在涼亭當中呆了一會,水云觀當中走出來一名大約六十多歲的老道士,一身灰色的道袍漿洗的十分干凈,頭發也是不見絲毫的灰白,自身的精氣神都很不錯。

    楚休輕咦了一聲,他從這老道士的身上感覺到一絲很奇怪的感覺,說不清道不明,如果強行來形容的話,那用‘自然’兩個字來形容應該比較合適。

    沒錯,不是武者身上的氣勢,只是一種自然的感覺。

    看到玄誠道長出來,在場有一些散修武者都是對著玄誠道長行了一個禮,打了一聲招呼,態度十分的客氣。

    這些散修武者一身的修為沒有師父教導,往日里都是靠著自己領悟出來的,常常卡在一個瓶頸上就要許久。

    也不知道是誰偶然間在路過水云觀時聽玄誠道長給那些小道童講道,明明是很粗淺的一些道理,甚至粗淺到了直白的程度,但卻是讓那名武者茅塞頓開,竟然有所頓悟,得以突破。

    這個消息傳開之后便引來了不少散修武者每日里聽玄誠道長講道,當然也不是每個人都有所得,不過所有人都認為玄誠道長講的很好,一些晦澀難懂的道家經典在玄誠道長講來卻是粗淺易懂,還真讓一些修煉過一些道家功法的散修武者有所收獲。

    這些人在不懂時也曾經向玄誠道長討教過,只不過玄誠道長卻是說自己不會武功,只會念念道家經文,所以有人來請教他都會和善的回答,當然必須是跟武功無關的問題。

    看了一眼周圍的人,玄誠道長的眼中露出了一抹詫異的神色,顯然他也沒想到今天會來這么多人,而且這些人里面修為高深的年輕俊杰可也不少。

    不過玄誠道長也沒有多說什么,他身后六個十來歲的小道童拿著蒲團乖巧的坐在了玄誠道長的下方,擺出了一副聆聽的姿態來。

    玄誠道長也沒有拿出什么書籍,他只是隨手把玩著一柄拂塵,看著那六個小道童道:“今天咱們講的是五氣朝元。”

    此言一出,除了以前聽過玄誠道長講道的武者,其他的人都是一愣。

    一個普通道士,給一群連武功都沒學過的小屁孩講五氣朝元的境界?瘋了了嗎?

    其中一些大勢力出身的武者更是在心中冷笑著,之前聽人說這道士好似有幾把刷子,現在一看根本就是瘋子而已。

    一個尋常道士也敢去講五氣朝元,他怕是連五氣朝元境的高手都沒見過吧!

    外界的反應并沒有影響玄誠道長的講道,他只是緩緩道:“五氣朝元乃是我道家一脈的修行技法,不過我今天我談的并不是修武,而是修意,五氣朝元的真諦。

    五氣朝元當中,心藏神、肝藏魂、脾藏意、肺藏魄、腎藏精。

    同時人體五臟也對應天地五行,我道家一脈修身,但同樣修的也是天地。

    就比如這心藏神,對應的乃是南方赤帝之火,狂猛熱烈,躁動不安,如此應該如何修行?

    很簡單,心藏神,你便要凝心定神,自身的心性便好似一只跳脫的猴子,這便是心猿,你所要做的便是將其降服,正所謂斬盡心猿成悟空,便是這么個道理。

    降服住你們自己心中的那只躁動不安的心猿,你的神便有了根,翱翔宇內,皆可歸位。

    大道至簡,無論放在何地其實都是一個道理,就比如佛門一脈講究四大皆空便是如此。

    世俗凡人看世界,往往以人心為主,導致心猿意馬,思緒翩翩。而佛心看世界,則是一片澄凈。如此才能悟透空虛,領悟禪機。

    跟我道家一脈相比,佛門那幫和尚顯然更喜歡打機鋒,你們可不要跟他們學。”

    一席話緩緩講出來,最后還調侃了一下道門的老對頭佛門,頓時讓那幾個小道童露出了笑容。

    而在場其他的那些武者則是神色各異,有些聽懂了,有些覺得講的不錯,但大部分的武者卻都是一臉的嫌棄,這說的都是些什么玩意?

    還降服心猿,四大皆空什么的,真降服住了自己便能突破五氣朝元境了?開什么玩笑?

    楚休三人倒是露出了一抹沉思之色,特別是楚休,他即將突破到三花聚頂境,對于心境上的修為領悟十分的看重。

    那些本來在心境上沒什么修為的人自然是感覺這玄誠道士說的都是廢話,沒什么卵用,但對于楚休來說,這玄誠道人說的這些東西卻是讓他有一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這些話對于修煉本身來說是沒什么用處的,也增加不了修為,更不是武道的修煉方式,但玄誠道人的一番話卻更像是給楚休指了一條明路,只要順著這個方向走過去,三花可見,五氣可期!

    謝小樓在一旁喃喃道:“這老道士倒是有些道行啊,你們說他真的不會武功嗎?”

    楚休搖搖頭道:“摸不準,他說的這一套跟武功沒有關系,只是純正道家一脈修心的理論,浸淫道家一脈多年的悟道之人能夠參悟出這些來倒也很正常,但如果這老道士若是真會武功的話,那他的實力絕對會超乎我們想象的。”

    謝小樓點了點頭,這老道士對于五氣朝元境的理解可是要比已經踏入這個境界的武者還要透徹幾十倍,他若真是武者,那恐怕也是能開宗立派的宗師級人物。

    玄誠道人伸了一個懶腰,五氣朝元,他這邊剛剛講了一個心藏火,還有四個他準備講呢。

    不過就在這時,人群外忽然傳來了一聲帶著恨意的尖利的女聲。

    “楚休!竟然是你!”

    人群向后望去,一名穿著白色武士服,身形瘦弱的女子此時正赤紅著眼眶,指著楚休,一副恨不得生吞了他的表情。

    這女子不是別人,正是神武門的燕婷婷。

    其實原本這次神兵大會燕婷婷是沒打算來的,甚至整個神兵大會神武門都沒打算參加。

    畢竟他們神武門年輕一代里面實在是沒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人物,來了也只是丟人現眼而已,所以還不如不來。

    但燕婷婷之前在神武門呆的悶悶不樂,燕淮南心疼自己的女兒,不想看她就這么一直悶悶不樂下去,所以便打發她來參加神兵大會,但實際上就是來東齊之地散心的。

    最重要的是燕婷婷為何如此悶悶不樂燕淮南心中清楚,這一次東齊的神兵大會來的可都是江湖上年輕一代的俊杰,燕淮南也不管對方是大門派出身還是江湖草莽出身了,只要燕婷婷能看上一個,燕淮南便直接同意,反正只要能把岳盧川那個廢物給忘掉便好了。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三分彩开奖从哪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