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正文卷 第二百二十五章 心魔入體,百戰無敵
    此時場中,楚休持刀而立,緋紅色的刀鋒被黑霧所裹挾,甚至就連他的眼中都沒有絲毫的感情,看著神武門的那幫人就跟在看著一群死人一般。

    以往楚休在用出阿鼻道三刀之后都會強行壓制著自己身上的魔氣侵蝕,不過這一次楚休卻是沒有繼續壓制這股魔氣,反而讓其在自己身上洶涌著。

    看著神武門的那些人,楚休的聲音冰冷無比,不包含絲毫的感情,生硬的簡直猶如機括傀儡一般。

    “救人我不在行,殺人我很擅長。你們既然都活膩了,那我便成全你們,讓你們去當對宗門忠心赴死的榜樣好了。”

    另外一名神武門的老者目瞪口呆的看著楚休還有地上的尸體,他現在簡直懷疑自己看到的是幻覺!

    楚休一個外罡,結果卻是一刀斬了一名三花聚頂境界的武者,這種事情從別人口中說出來其他人定然以為是胡說八道,但結果現在卻是出現在了他們的眼前!

    別說神武門的人接受不了,就連在場其他的那些武者也是一臉驚駭之色。

    楚休沒動時他們都是抱著看熱鬧的心情來看的,但結果楚休這么一動,卻是讓人人為之變色,這種實力別說是龍虎榜前二十,恐怕都能比肩前十甚至是前五了吧?

    看到這一幕,眾人下意識都向后退去,讓開了距離。

    莫天臨喃喃道:“怪不得安樂王的那個供奉祁伯都敗在了他的手中,果不其然,這楚休,怕是真有力敵三花聚頂境的實力,不!應該說是能秒殺大部分三花聚頂境的武者!”

    謝小樓看著場中的楚休,挑了挑眉毛道:“在聚龍閣第七層守門的祁伯也敗給他了?不過你先別驚訝楚休的實力,有時候交手是靠腦子的,這楚休的腦子不遜于他的武功。

    你還真以為他殺三花聚頂就如同殺雞一般嗎?先聲奪人而已,在氣勢上,神武門那邊就已經被他壓過一籌了,他雖然是一個人,但氣勢卻是要比神武門十幾個人都強盛。

    神武門的那幫人,他們心中的氣勢已經泄了,面對楚休,他們也都怕了,心生怯懦者,不管他的實力如何,未戰便已經先敗了!”

    謝小樓本身便是用刀的高手,跟劍不同,刀行霸道,首重氣勢。楚休這一刀不僅讓自己的氣勢站在了巔峰,更是斬盡了對方所有的氣勢!

    而此時場中,神武門的那幫人也的確是如同謝小樓猜測的那般,在楚休那堪稱驚艷甚至是驚嚇的一刀下,他們的膽氣都被斬沒了,畏懼了,這跟他們想象的劇本完全不一樣好不好?

    楚休周身魔氣未散,渾身上下帶著駭人的魔氣死意向著神武門的那幫人走來。

    “在這世上,你無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也無法去阻止一個找死的人。本來在神兵大會開始之前我沒想開殺戒的,既然你們找死,那我便成全你們,正好也算幫我的刀開鋒了。”

    楚休的聲音陰沉冷漠,不帶絲毫的感情,此時他整個都被阿鼻道三刀的魔氣反噬侵蝕著,但楚休卻是沒有絲毫去鎮壓的意思。

    動用阿鼻道三刀這么長時間,不斷熟悉著這一刀的力量,楚休也是在不斷熟悉著那股反噬之力,現在他已經有把握壓制住第二刀的反噬了。

    最重要的是方才他聽玄誠道人的講道卻是有了一些感悟。

    斬盡心猿成悟空。眼下魔氣反噬,影響的是楚休的心神,讓他的心中被恨意魔氣所填滿,變成一尊魔猿。

    以前楚休的做法都是利用自身的精神力和內獅子印硬生生將反噬之力擊潰,這才保證不被阿鼻道三刀的力量所影響。

    而現在楚休卻是多了一個想法,心魔也罷,心猿也好,反正都是自己身上的東西,為何非要將其擊潰,而不是將其降服,為我所用?

    玄誠道人講的是五氣朝元之道,而不是武功,所以可以套用在任何地方,哪怕楚休現在還沒到三花聚頂之境,但也不妨礙楚休將其領悟和運用。

    眼下楚休便是如此做的,將那魔氣的反噬當作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不管那魔氣如何影響到自己的心神,他都盡量將其放空到極致。

    心藏神屬火,此時楚休的心中就好似一個八卦爐一般,在祭煉著他那顆心猿,不管魔氣多么旺盛,都只能作為這八卦爐的燃料,讓楚休徹底將心猿所降服!

    楚休現在的狀態其他人看不出來什么,站在最后方的玄誠道人卻是皺了皺眉頭,嘴里面喃喃道:“只聽了一次便悟出來了降服心猿的道理了嗎?這種悟性在年輕一輩當中可是很少見啊,可惜啊,他走的卻是一條邪路,不,應該說他知道自己走的是邪路,但卻也依然要去走!”

    玄誠道人有些糾結的搖了搖頭,聽他講道,結果悟出了道理來卻是立刻轉眼便開殺戒,這算不算他間接造成的殺孽?看來以后他要低調一些了,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說這些了。

    而此時的楚休向著神武門的人一步步走來,沒等神武門的人說話,他便直接又是一刀斬下,阿鼻道三刀的魔氣帶著獨屬于血煉神罡的血煞之力,二者合一,那股力量簡直邪異到了極致,讓那名神武門的老者驚駭至極。

    他轉身對著幾名先天境界的武者厲喝道:“你們保護小姐,其他的人跟我一起上!”

    方才楚休的那一刀先聲奪人,已經將他們的膽氣跟斬沒了,此時他們可不是在想著要怎么殺楚休,而是想著怎么在楚休的刀下活命!

    神武門的那名老者手中拿著一柄長槍,狂暴的罡氣爆發,向著楚休轟然砸落,氣勢雖然高漲,但卻被楚休壓下去一分。

    方才楚休那一刀是速度和力量包括他自身的精氣神都發揮到極致的一刀,先聲奪人,所以這才秒殺了一名毫無防備的三花聚頂境武者。

    現在真正戰起來,楚休自然是斬不出同樣的一刀了,不過以他如今的力量和底蘊,也足以跟那些尋常的三花聚頂境武者相抗衡,特別是這神武門的老者年齡已經不小了,巔峰不在,這一刀之下,對方直接悶哼了一聲,后退了數步。

    這時其他數名內罡和外罡境的神武門武者也是一擁而上,強大的罡氣轟然爆發,圍攻之下,四面八方皆有殺機襲來!

    楚休周身魔氣大盛,阿鼻道三刀的力量他還能繼續降服壓制,在那一瞬間,他周身都被魔氣所浸染,好似魔王降臨一般,那股精純邪異,帶著滔天恨意的魔氣恐怕就算是真正的魔道強者來了也要自愧不如。

    長刀斬落,瞬間以楚休為中心,瑰麗的刀光揮灑而出。

    黑色的魔氣當中帶著鮮艷的緋紅,那些神武門的武者驚駭的發現,自己的罡氣在那邪異璀璨的刀光當中就好似豆腐一般,輕易的便被撕裂。

    如果說之前楚休的黃昏細雨紅袖刀只是那連綿的細雨,而現在便是傾盆的暴雨!

    圍攻之下,那些內罡境的武者抵擋不住,直接便被一刀剁掉了腦袋,而其他那些外罡境的武者也好不了多少,直接被轟飛出去,手中的兵刃轟然吐血,口吐鮮血。

    一招之下,直接以力破敵,將數人的圍攻直接暴力破解!

    在場的圍觀的那些武者,特別是跟楚休同等境界的武者都是面色凝重,這種級別的罡氣力量已經超乎他們的想象了,不是你想不想擋的問題,而是你擋不擋得住!

    一刀過后,楚休微微皺了皺眉頭,阿鼻道三刀所引來的魔氣果然真不是那么好降服的,每動用一次,那魔氣便洶涌一分,用到最后,那魔氣都能強烈到楚休將第三刀給施展出來了。

    “帶著小姐逃走!”

    那持槍的神武門老者再次沖殺上來,不過迎接他的卻是鋪天蓋地一般的強大刀罡!

    那幾名先天武者要帶著燕婷婷離去,但燕婷婷此時卻是赤紅著雙目盯著楚休,眼中泛著濃郁的不甘之色。

    之前她想要殺楚休,結果她父親卻是不允許,還關了她的禁閉。

    現在好不容易有了報仇的機會,但楚休所展現出的卻是讓她都為之絕望的實力!

    “小姐,走吧!這楚休的實力簡直變/態,邱師叔就算是三花聚頂境也擋不了多長時間的!”其他那些神武門的弟子還在苦苦相勸著。

    只不過任憑他們如何說,燕婷婷卻依舊沒有動地方,眼中的恨意也是越來越濃。

    楚休和聶東流都不明白燕婷婷為何會喜歡上岳盧川那種廢物,畢竟在這兩個人看來,那岳盧川除了一副好皮囊之外,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可取之處,就算聶東流對外稱自己跟岳盧川乃是好友,但也是看在對方的身份上,要不然一個廢物哪里配跟他稱兄道弟?

    這天下間美女很多,俊男也是不少,以神武門的威勢,燕婷婷以后的夫婿肯定是品相俱佳的那種,但可惜燕婷婷卻是只愛岳盧川一人。

    只能說愛情這東西是沒有任何道理可言的,就如同燕婷婷現在一般,殺楚休不僅僅是為了岳盧川報仇,更是成為了她的一種執念!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三分彩开奖从哪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