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正文卷 第二百二十九章 智拳印
    在祝武和看來,楚休就是瘋子。

    楚休方才那一掌已經將其重創,正常來說楚休是應該先殺他,再殺彭罪的,結果楚休卻是舍近求遠,非要先去殺彭罪,現在又指著他說第二個,那楚休到底是什么意思就很明顯了。

    不管這里有多少人,只要是被他盯上的人,沒人可以活著離開!

    這是一種堪稱瘋狂的態度,不計較得失,只是單純的想要殺人。

    此時被楚休列為第二個目標的祝武和看著楚休那邊被魔氣所遮掩的眼睛,頓時便感覺渾身發冷。

    后方沒有參與這件事情和觀戰的武者都是露出了一抹驚容來,不論是楚休這種瘋狂的態度還是對方那能在百人當中肆意沖殺,斬殺對手的強大威能都給他們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

    莫天臨面色凝重的對謝小樓道:“把你換成楚休,你能否做到現在這種程度?”

    沉默了半晌,謝小樓的眼中才露出了一抹復雜的目光,道:“能做到個屁!這種時候正常人不是應該選擇殺出重圍才對嗎?這家伙卻是主動去找那些人拼命,簡直就是瘋子!”

    莫天臨的眼中露出了一抹異色道:“瘋子有什么不好嗎?我莫家的一位前輩曾經說過,這世間沒有瘋子,只有強者和弱者,不瘋魔,不成活。一個瘋子站在了巔峰他便不是瘋子,而是人人膜拜的強者。

    現在我倒是對這楚休越來越有有興趣了,以一敵百,他若是不死,這次神兵大會便是他揚名地方!”

    身為世家子弟,哪怕是交朋友未免也會帶著些許的功利性,這點莫天臨自己知道,但他卻并不排斥這一點,就憑眼下楚休所展現出來的實力,他便準備等下援手了。

    而后方的玄誠道人看到楚休這幅模樣,他的眉頭卻是忽然皺起,喃喃道:“主動引心魔入體?他是瘋了不成?不對,這心魔本來就存在他的體內,此時只不過是順其自然的釋放而已,這人,天生體內便有著魔性在身!”

    穿越留下的后遺癥造成了楚休的體內隱藏著兩種性格,簡單來說,他這種情況就是傳說中的精神分裂,而在玄誠道人看來,楚休此人卻是魔性深藏,他若是拜入魔道當中,此時恐怕就不是龍虎榜上的俊杰了,而是手段兇殘的魔道新秀。

    魔道不可怕,可怕的是有些魔道中人根本就不認為自己是魔道,在玄誠道人看來,楚休便是這樣的人,他體內深藏的魔性跟此時的他根本就沒有半分的排斥,所以他才能夠接連兩度動用秘法入魔,還能夠控制住自己體內里的力量,不被反噬。

    玄誠道人搖了搖頭,此人若是不死,將來說不定便是一尊禍亂天下的大魔頭,但他卻不能去阻止。

    自己已經發下道誓,此生不再出手,那這件事情便不是他能管的了。

    嘆息了一聲,玄誠道人直接一轉身,對身邊的幾個小道童道:“走吧,我們也該搬家了。”

    說著,他直接一揮手,帶著那幾個小道童走入道觀當中,但詭異的是距離玄誠道人很近的一些武者卻是根本就沒發現玄誠道人的動作,甚至他們都沒發現玄誠道人已經消失不見了。

    而此時場中,楚休沖著祝武和森然一笑之后便徑直向著他殺來。

    祝武和見狀頓時面色一變,身形連忙向后退去,并且大喊道:“來人!大家一起上!別讓這楚休逐個擊破!”

    周圍的武者聽到祝武和的叫喊聲,他們不僅沒有出手,反而是避開了楚休,沒有一個人敢去阻攔的。

    不是他們白癡,不知道逐個擊破的道理,而是他們不想去送死而已。

    誰都看出來了這楚休現在的精神明顯不對,盯上一個便一定要將對方斬殺,誰攔殺誰,就好似方才他殺彭罪時一般。

    而現在他既然盯上了祝武和,那就證明他們暫時都是安全的,至于祝武和能撐多長時間,關他們何事?

    人都是有僥幸心理的,現在楚休風頭正盛,誰都不想先沖上去送死,反正只要楚休沒盯上自己,他們是不會先出手的。

    在楚休那狂暴無比的刀勢之下,祝武和根本抵擋了幾招便被刀罡重創,一口鮮血猛然噴出。

    這種實力上的差距已經不是任何武技能夠彌補的了。

    這時在一旁觀戰的公孫流卻是緊皺著眉頭。

    他為人陰險狡詐,最擅鉆營,要不然現在龍虎榜上也輪不到他的位置。

    原本以公孫流的性格是準備最后再出手撿便宜的,只不過顯然像他這般想的人卻不止他一個。

    以一敵百,這根本就是天方夜譚一般的事情,對手幾乎是必死無疑的,但眼下楚休雖然是以一敵百,但他所敵的這一百人卻是各懷心思,一百人有著一百條心,再這么打下去,誰都別想殺了楚休。

    所以公孫流此時也無法淡定了,他直接站出來大聲到:“諸位,你們再這么留手,怕是要被楚休逐個擊破,到時候誰都別想殺了楚休!

    諸位若是信得過我,那便聽我指揮,十名以上修煉過橫聯功夫的武者站出來攔住楚休,擅長暗器長箭等兵器的武者在遠處出手,其余武者居中策應,如此方能夠才將這楚休斬殺!”

    說著,公孫流便拔出他背后一紅一黑兩柄寶兵長劍,向著楚休沖去。

    人都是有盲從心理的,沒有第一個上的,那其他人便都不會上。

    公孫流的為人雖然并不怎么樣,但他的名氣還是有的,實力也是有的,所以他這邊一開口,倒還真有不少的武者愿意聽從他的指揮,組成陣勢一起殺向楚休。

    十多名修煉了煉體功法的武者在公孫流的帶領下最先沖了一上去,爆發出自己全身的罡氣擋在楚休的身前,只聽一聲聲罡氣爆響傳來,十多人一起出手,這才勉強攔下楚休的強大的刀勢。

    與此同時一聲聲破空之聲傳來,遠處一些暗器向著楚休襲來,其中還夾著著數根帶著鋒銳罡氣的箭矢。

    江湖上用暗器的武者不少,但用弓箭最為兵刃的卻是沒幾個,大部分都是朝廷軍方出身的武者才習慣用弓箭作為兵刃。

    勢大力沉的弓箭和陰險無比的暗器一起襲來,楚休頓時一皺眉,血煉神罡爆發,將那些弓箭一一斬落,剩下的暗器他也是爆發出護體罡氣來抵擋,反正有著天移地轉大移穴法在,楚休哪怕是被暗器擊中,只要上面沒有那種見血封喉的劇毒,楚休根本不懼。

    而趁此時機,公孫流卻也是帶著人殺了過來。

    公孫流手中的兩柄劍都是寶兵,一柄帶著炙熱的罡氣,一柄則是帶著一股陰邪之氣。

    兩種孑然不同的罡氣和兩種孑然不同的劍法在公孫流的手中運用的卻是自然無比,一陰一陽,帶著兩股氣息向著楚休轟然斬來。

    其他武者也是手中罡氣暴漲,向著楚休襲來。

    十幾人一起出手的圍攻威勢驚人,換成其他人恐怕早就被這股強大的罡氣給轟的四分五裂了。

    但就在這時,楚休卻是雙手結印,周身所有的罡氣都被他調動了起來,周身的氣勢頓時沉穩無比,不動如山!

    臨字訣·獨孤印!

    只聽一聲轟然巨響,無盡的罡氣爆裂當中,楚休的身形向后快速的退去,嘴角一絲鮮血流淌而出。

    雖然楚休曾經以獨孤印硬扛過天罪舵主的一記涅空神爪,但眼下十多個人一起出手,獨孤印只是在防御罡氣的攻擊上面比較顯著,自身力量的反震之力仍舊是由楚休來承擔的。

    所以在以獨孤印擋住這一擊之后,楚休的內腑便已經被震動,受了輕傷。

    內獅子印結出,在鎮壓體內傷勢的同時,楚休也是把阿鼻道三刀引來的魔氣給鎮壓了下去,連續兩次引魔氣入體,沒有直接鎮壓反噬,他的肉身已經有些開始吃不消了。

    而這時公孫流等人看到楚休被讓他們給擊退,眾人的眼中也不禁是露出了興奮之色來。

    之前的楚休強悍的嚇人,簡直就是人擋殺人,佛擋殺佛,讓眾人驚恐不已。

    而現在楚休卻是在他們的圍攻之下已經重傷,這就證明了楚休也并非是不能被擊敗的,他們也還是有機會的!

    所以這次他們沒用公孫流指揮,便直接一擁而上,緊接著向著楚休殺來。

    公孫流看到這一幕冷笑了一聲,他不著急,等到這些人把楚休的力氣都消耗的差不多時,那時才是他動手的好時機!

    擦去嘴角的鮮血,楚休看著沖上來的這些人,森然一笑:“就這么迫不及待的想死嗎?好啊,我成全你們!”

    話音未落,楚休手中便已經手捏拳印,這一印落下,周圍的眾人竟然感覺自己的身形都被封禁在周圍的空間當中,罡氣禁錮著他們的身形,好似一張大網一般,讓他們無法掙脫!

    列字訣·智拳印!

    主空間,封禁閉。網羅十方,天地無用!

    楚休的身形一動,已經出現在了一名武者的身前,在其被罡氣禁錮的一瞬間,單手輕輕一扭,對方的腦袋便硬生生的被摘掉,鮮血猶如泉涌。

    轉身紅袖刀出鞘,血煉神罡爆發,楚休前方的兩名武者直接便被腰斬,發出了凄厲的慘嚎。

    在智拳印的范圍之內,楚休便好似一只布下了天羅地網的毒蜘蛛一般,冷血的收割著所有人的性命!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三分彩开奖从哪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