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正文卷 第二百八十四章 大局已定
    面對同樣的問題,每個人的選擇都不一樣。

    楚休堅信利益才是維系一切的根本,互相手握把柄,遠比所謂的一些義氣和承諾等東西靠譜的多。

    就比如楚休暗中所建立的九分堂就是如此,維系一切的只是共同的利益,而九分堂的性質本來就相當于是互相手握著對方的把柄。

    上次楚休在對付楊陵時用的其實是跟現在差不多的套路,那時候的楊陵果斷選擇了妥協,留下了把柄,選擇效忠楚休。

    而現在的楚孝德則是不然,他是寧肯被殺也不想下輩子都要去當楚休的走狗,被楚休拿捏,其性格可是要比楊陵剛烈的多。

    看著楚孝德,楚休微微皺了皺眉頭,就連他都沒想到楚孝德竟然會選擇拒絕,不過隨后楚休便有些釋然了,楚孝德的反應如此激烈,多半還是因為他的身份,西域異族人出身,自卑敏感到了極致。

    他義父楚思摩便是西域奴隸出身,所以就算是成為掌刑官,在關中刑堂內也是被人所詬病和暗中譏諷的,楚孝德也是因為這點沒少被人所侮辱歧視。

    在他想來,如果楚休當真想要拿他當奴仆對待拿捏,那他還不如跟楚休拼死一搏。

    楚休淡淡道:“誰告訴你拿到你的把柄之后我便要拿捏你了?我也沒有拿你當奴仆的打算。

    我的心比你想象的大得多,一個巡察使的位置我不滿足,甚至一個掌刑官的位置我也不滿足!

    在關中刑堂內,你和你義父都是異類,被人所歧視,你便甘心一輩子都是如此?

    這個江湖從來都不是用血脈用出身來衡量的,而是用自己手中的拳頭和刀劍。

    我拿到你的把柄是想要我自己安心,也是想要你安心,但我能給你的,絕對比你想象的要更多。”

    楚孝德有些發愣,他似乎沒想到楚休竟然會跟他說出這么一番話來。

    就在這時,楚休卻是忽然扔給了他一枚九龍幣,不過上面卻是缺了一角,還有著一刀帶著魔氣的血色刀痕。

    “昔日在神兵大會時,我聯合商陽莫家莫天臨、吳郡洛家洛飛鴻、天下盟謝小樓,我們四人聯手組建九分堂,不以義氣結拜,而是以利益結盟,互相發展人脈資源。

    拿著這枚代表我的九龍幣,你便也是九分堂的一員,只要你將來能夠付出足夠的代價,莫天臨等人都會在關鍵的時候幫你一把,這份禮物,夠不夠大?”

    楚孝德拿著那枚九龍幣,眼中露出了一抹震驚之色。

    無論是莫天臨還是謝小樓,都是龍虎榜前二十的角色,每一個都是各大世家出身的精英弟子,甚至是各自勢力中年輕一代的第一人,包括楚休也是在關中刑堂內獨領風騷。

    這些人聯手所組建的勢力有多恐怖這便不用多說了,隨便拿出來一個影響都是十分驚人的。

    結果現在自己竟然能夠用一定的利益換得對方出手相幫,這簡直就是楚孝德以前連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畢竟他的實力擺在這里,若是正常情況,他甚至連莫天臨等人的邊都摸不到。

    拿著九龍幣,楚孝德遲疑道:“你說的這些,都是真的?”

    楚休淡淡道:“我有騙你的必要嗎?正好你這次可以拿著這九龍幣,去商陽郡找商陽莫家的莫天臨,讓他幫我調查一下那秋冬茂。”

    楚孝德疑惑道:“調查秋冬茂做什么?”

    “那小子有些不老實,秋家之人體內中的毒,我懷疑跟他有關。”楚休沉聲道。

    之前陸先生都已經說了,他是為了殺人而來的,秋振聲的死也跟他所得到的那部功法無關,完全就是他過早站隊以及楚休帶來的蝴蝶效應的后果。

    既然如此的話,那功法定然還在秋家內,但眼下秋家的人都已經死了,只有秋冬茂一個活口,楚休不查他查誰?

    楚孝德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掙扎之色,但他還是將楚休手中的那枚九龍幣默默的收入懷中。

    不答應是死,答應了能活,最重要的是能活的比現在更好,楚孝德應該怎么選擇,那便不用多說了。

    在關中刑堂內,同輩武者之間楚孝德當真是連一個關系好一些的朋友都沒有。

    之前像是厲天豪那樣的,對楚孝德都是一副冷嘲熱諷看不起的模樣。

    而像是程周海和鐘平等人,他們雖然不至于看不起楚孝德,但卻依舊不想跟其打什么交道。

    眼下他若是加入了楚休這所謂的九分堂,在關中刑堂內他能得到楚休的支持,在關中刑堂外,他也能得到更多人的支持,利益交換總是要比其他東西靠譜許多。

    看到楚孝德的動作,楚休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正如同他之前跟楚休說的那般,他的心,大的很。

    拉攏來一個楚孝德不算什么,在關中刑堂年輕一代當中,楚孝德的實力也算不上是出彩。

    但楚休真正看中的可是楚孝德背后的楚思摩。

    楚思摩跟楚孝德的關系可是密切的很,幾乎跟親兒子沒什么兩樣,遠非其他人那種弟子和屬下的關系可比的。

    只要楚休拉攏到了楚孝德,那楚思摩也幾乎是百分百會站在他這邊的。

    做好了決定之后,楚孝德也是讓楚休在他的手臂上印上了圣火印。

    昆侖魔教的圣火印是什么模樣的,在看過了前世的劇情之后,楚休自然是知道的。

    眼下真正的昆侖魔教還沒有復蘇,楚休也不介意先扯著昆侖魔教做大旗。

    為楚孝德印上了這圣火印之后,楚孝德也知道,他自己這輩子都估計都要被綁在楚休的戰車上了。

    所以他這邊也是立刻轉換身份,對楚休問道:“姜文元的事情你準備如何處理?畢竟動手殺人的可是無相魔宗的自己人,你總不能出賣自己人換來證據。”

    楚休淡淡道:“姜文元此時已經瘋魔了,對付他不需要證據。

    以前姜文元鬧的再過分,東齊皇族也只是將他的行為當作是小打小鬧而已,沒放在心上。

    別說姜文元招攬來的這些門客實力只能算是不錯,哪怕是他招攬來了一名武道宗師東齊朝廷也是不怕,因為武道宗師,東齊朝廷也是一樣不缺。

    但他現在卻是自己作死,竟然還敢插手東齊皇族之間的斗爭,這已經是犯了大忌了,東齊皇室若是不殺他,那才叫奇怪。

    我關中刑堂這次只是完成任務來了,只要東齊滿意這個結果,我們的任務便算是完成了,我不需要他殺秋振聲的證據,我只需要他勾結太子,意圖挑撥東齊皇室內斗這個證據便足夠了!”

    在楚休看來,這次任務他已經算是完成了,至于這完成任務的人嘛,便落在了那破鋒營的參將方鎮旗的身上。

    陸先生在回到了聚龍閣之后,姜文元問道:“那楚休都已經解決了?”

    陸先生搖搖頭道:“解決楚休很簡單,但那王瑾卻是一直跟在楚休的身邊,王爺你也知道,那王瑾畢竟是皇宮大內出身的高手,雖然是閹人,但卻是皇帝的心腹,不是那么好對付的。

    萬一我若是失手了,暴露了自己,那恐怕接下來我便不能再出手了。”

    姜文元低聲喝罵了一聲:“這死太監當真是礙事!”

    姜文元對于太監從來都沒有什么好感,因為昔日呂姓皇族把他們姜姓皇族給趕下臺之后,皇宮大內的那些太監可是第一個臨陣倒戈的,直接投降了對方。

    從那時候起姜文元便知道,這些沒了根的死太監根本就靠不住。

    姜文元擺了擺手道:“行了,既然是這樣那就找機會再動手吧。”

    陸先生點了點頭,從容的走下去,不過這時他腰間傳訊玉簡卻是亮了起來,看到那上面的內容,陸先生的眼中不由得露出了一抹詭秘之色。

    姜文元下意識的問道:“是誰?”

    陸先生若無其事道:“是我無相魔宗的同門。”

    姜文元隨意的擺了擺手,并沒有在意。

    他跟無相魔宗只是聯手,并不是主從關系,無相魔宗的一些內幕他不想知道,估計無相魔宗也不會告訴他的。

    走下聚龍閣,陸先生的眉頭挑了挑,直接便開始吩咐他們無相魔宗的弟子開始悄無聲息的暫時離開聚龍閣和安樂王府。

    方才那消息是楚休發來的,管無相魔宗要姜文元聯合太子的證據,并且說他已經準備對姜文元動手了,如果事成的話,他們無相魔宗也能夠趁機撈一筆。

    陸先生很是滿意楚休的態度,雖然在陸先生看來大家都是‘自己人’,但無償的幫忙和利益共享乃是兩個概念。

    現在陸先生幫楚休拿到姜文元的證據,而楚休也能夠給陸先生一定的利益,這樣才算是公平,也讓陸先生感覺這位‘昆侖魔教’的嫡系傳人還當真是很會做人。

    眼下陸先生在安樂王府的身份乃是客卿,而且還是極其重要的那種,他想要拿到一些帶有蛛絲馬跡的做證據很簡單。

    在拿到了東西之后,陸先生暗中把東西送給了楚休,而楚休則是撇下程周海等人,直接單獨一人前往秋振聲的莊子,去見方鎮旗。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三分彩开奖从哪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