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正文卷 第三百零六章 天子望氣術(第二更)
    PS:這章是為了盟主景風的打賞補更的。

    隨著吳天冬和柳卿卿的身死,江東五俠已經徹底成了一個傳說。

    而造成這江東五俠團滅的除了楚休,便只有一個秋冬茂了。

    如果讓楚休來評價這的秋冬茂,那就只有廢物這兩個字,頂天算是一個有著小聰明的廢物。

    平心而論,秋振聲的確是對他有些不不公平,就是因為當初一個誓言,便將他這個兒子定義為私生子,給扔到商陽去不管不問。

    但秋冬茂自己也是不爭氣,秋振聲給不了你這些,你就不想的自己去爭,自己去奪?

    若是把楚休放在秋冬茂位置上,他百分百先把自己的身份暴露出來,然后借用秋振聲的名聲來發展自己的力量,至于會不會跟秋振聲翻臉,此時此刻哪還管得了這么多?

    結果這秋冬茂卻是忍了二十多年都沒有動作,直到太子派人來找他了,他才意識到自己的機會來了。

    實話實說這秋冬茂的確是夠隱忍,哪怕是秋振聲都從來沒懷疑過自己這個聽話的私生子竟然想要害自己,竟然有著這么陰沉的心思。

    只可惜秋冬茂算錯了一點,他自以為這是一個機會,只不過他卻是沒看清,他秋冬茂其實只是這一盤棋局當中一枚小小的棋子而已。

    在這盤棋局當中,太子和二皇子才是下棋的人,秋冬茂、江東五俠等人都是棋子,姜文元也是棋子,不過他卻以為自己也是下棋的人,結果卻是失敗了,被扔出了棋盤。

    至于楚休嘛,他既不是棋子也是下棋的人,他只是一個局外人,但卻憑借自身硬生生的殺入棋盤當中,搶來一些棋子和好處。

    看著楚休,秋冬茂的臉上露出了極致的驚恐之色,他低聲道:“楚大人,您想問什么,我定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只求你千萬別將我交給二皇子,千萬不要殺我!”

    楚休拍了拍秋冬茂的肩膀,淡淡道:“我說了,其實我跟二皇子不是很熟,我也沒打算將你交給他。

    只不過你這個人小聰明太多了,我就算是問你,你告訴我的也不是實話,說以我更希望自己來拿。”

    話音落下,還沒等秋冬茂反應過來,楚休的雙目當中便已經化為了一個不見底的深淵,將秋冬茂拉扯進入其中。

    楚休天絕地滅移魂大法已經修煉到了算是精深的程度了,在面對同階武者時,或許沒有夏侯氏的御神術那般霸道,但在面對秋冬茂這種級別的武者時,天絕地滅移魂大法可是真的有著移魂之威的。

    此時秋冬茂的身軀不斷的顫抖著,他的精神力已經徹底被楚休的精神力所占據,粗暴的搜查著他記憶當中的一切。

    道佛兩家的精神秘法當中有許多關于記憶類的法門,不過這些法門在楚休看來都有些類似于催眠那種,讓武者不由自主的陷入其中,主動把一切都給說出來。

    而現在楚休所做的則是粗暴的將秋冬茂的精神力徹底摧毀,然后如同抄家一般,在其精神當中找到自己想要的一切,后果,那就是秋冬茂會徹底成為白癡,好處就是這種做法絕對不會出錯。

    一刻鐘之后,楚休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而秋冬茂此時卻是一臉的呆滯,目光無神的直視著楚休。

    他的精神力已經徹底被楚休給摧毀,現在這幅模樣,俗稱白癡。

    不過楚休倒也沒選擇去殺秋冬茂。

    扯虎皮,做大旗。楚休現在可是關中刑堂的人,他要殺人,怎么也要有個理由才行,哪怕這個理由非常扯淡,但也一定要有。

    楚休的理由從一開始說的便已經很明白了,秋冬茂乃是秋振聲案子的余孽,雖然東齊朝廷那邊已經說秋振聲的案子完結了,但他身為關中刑堂之人,卻是一定要將真相查清,將犯人徹底緝拿。

    至于江東五俠嘛,他們包庇秋冬茂這個罪犯,無論是有心還是無意的,反正都是死有余辜。

    楚休帶著已經成了白癡的秋冬茂一路回到了濟州府飛馬牧場,秋振聲的莊子上。

    此時秋振聲的莊子外,守門的就只有幾名龍騎禁軍,就連方鎮旗都已經離去了,畢竟在他們看來,這次的事情都已經了結了,繼續守在這里又有什么意思?

    看到楚休去而復返,還帶著秋冬茂回來,其他那幾名龍騎禁軍都是一臉疑惑,這又是什么情況?

    楚休將秋冬茂送到了那名龍騎禁軍的手上,道:“將這小子送到方大人那里,就說他是秋振聲案子的余孽,秋振聲身上七月海棠的毒便是他嚇的,為的乃是害死他大哥,他好繼承飛馬牧場。”

    那名龍騎禁軍愣了愣道:“可是案子不是已經完結了?”

    楚休淡淡道:“誰說案子完結就不能有兇手了?你把這個交給方大人,他會知道怎么做的。”

    說著,楚休將一張紙交給了那名龍騎禁軍,那上面寫著的是太子派人前往東齊見秋冬茂的經過,雖然沒有直接的證據,不過這種事情也不需要證據。

    二皇子只需要知道太子在背后搞了什么小動作這便足夠了,雖然這件事情無法對太子造成什么太大的傷害,不過卻也能讓太子的名聲更差一些。

    秋冬茂投靠了他,結果計劃失敗,他卻是沒保住秋冬茂,這件事情主要打擊的便是太子在自己人這里的名聲,楚休相信二皇子知道怎么做的。

    至于他楚休嘛,這件事情就跟他沒什么關系了,反正在外人看來,楚休廢這么大的力氣去抓秋冬茂,只是為了二皇子辦事,或者說是他跟二皇子有了什么合作,這個鍋,二皇子自然會幫他背的。

    那名龍騎禁軍接過紙張,他也知道楚休跟他們的參將方鎮旗有過合作的關系,現在一些知情人也是在傳揚楚休其實是二皇子的人,所以他也不敢怠慢楚休,立刻去找人把秋冬茂和消息送到方鎮旗那里。

    “對了,秋振聲的尸體處理了嗎?”楚休問道。

    那名龍騎禁軍道:“還沒有處理呢,這段時間朝廷發生了這么多的事情,秋振聲的死反倒是被人給遺忘了,所以還留在房間內保存著。

    不過朝廷那邊正在選擇下一任飛馬牧場的執掌者,估計等選出來了之后,秋振聲的尸體才會徹底的處理下葬。”

    楚休點了點頭道:“那行,秋振聲的尸體上還有一些未察覺的線索,我要仔細的再看一遍,回到關中刑堂后好跟上司匯報這次案件的詳細經過。”

    那名龍騎禁軍也沒有懷疑,尸體關中刑堂的人都見過無數次了,現在楚休要再看一遍有什么大不了的?

    所以那名龍騎禁軍直接將楚休給放進來,甚至都沒有跟進去查看。

    楚休走進放置尸體的屋內,拿起秋振聲的右手,五指合攏,用一種鍛造兵器模型用的特殊泥土將秋振聲整個右手都給拓印了過去。

    在秋冬茂的記憶當中,楚休順利的找到了關于秋振聲藏寶之地的消息。

    說實話,秋振聲藏東西的地方也是夠刁鉆的了。

    尋常人珍藏一些自己的隨身寶物等東西,也都是放在自家內部,這樣方便拿取,而自家也是力量最強的地方,足夠安全。

    但這秋振聲卻是另辟蹊徑,他壓根就沒把東西藏在自己家中,而是選擇藏在飛馬牧場附近的一個地方。

    飛馬牧場乃是東齊最大的一座牧場,幾乎東齊九成的戰馬都是產自飛馬牧場的,所以飛馬牧場的防守力量可是要比秋振聲的家里嚴格安全多了。

    而且秋振聲身為飛馬牧場場主,整個飛馬牧場只有他能隨意進出,藏在飛馬牧場周邊,可是要比藏在家里安全多了。

    而開啟秋振聲藏寶之地的鑰匙,便是他的右手,乃是秋振聲請精通機關術的大師打造的,必須要跟他右手絲毫不差才能夠打開。

    他死了之后尸體若是毀壞,那這處藏寶之地估計誰都沒辦法打開了。

    離開秋振聲的莊子,楚休一路來到飛馬牧場周圍的一座小山谷當中,按照從秋冬茂記憶中得來的信息,廢了些力氣這才找到入口,拿著拓印下來的假手打開了機關的大門。

    這地方秋冬茂也沒有來過,只是秋振聲為了以防萬一,這才把藏有自己身家的地方告訴了自己的私生子而已。

    寶庫不大,只有方圓兩丈大小,畢竟秋振聲的實力擺在那里,他就算是飛馬牧場場主也不可能有太多的積累。

    這里面最多的東西便是各種丹藥靈藥等修煉資源,還有一些煉器用的奇異金鐵,其中竟然連金銀珠寶都不少,很難想象生性簡樸的秋振聲竟然會收藏這些東西。

    不過這些東西楚休連看都沒看,而是徑直在一堆功法和秘匣中翻找著,終于被他找到了那樣他一直都想要的東西。

    那是一部看上去十分的尋常的功法,甚至連封面名字都沒有,用一種極其柔韌的紙張所書寫,文字古樸玄奇,還有著關于天地人三才、五行八卦之類的圖譜描述,猛的看上去竟然讓人有種眩暈的感覺。

    這部看似尋常的功法卻是在后世有著極其響亮的名字,它叫《天子望氣術》!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三分彩开奖从哪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