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正文卷 第三百四十七章 仇人遍天下
    楚休跟尹羅華交手一招便讓在場的眾人眼睛一跳,這兩位的實力可當真是夠驚人的,一招下去便是兩敗俱傷的局面。

    楚休一記佛門印法直接轟碎了尹羅華的一根手指,看樣子怕是恢復不過來了,他今后的綽號可就要變成‘二毒魔指’了。

    而楚休這邊也是吃虧不小,他的雙臂都沾染了尹羅華的劇毒,接下來參與通天塔爭奪怕是不可能了。

    而尹羅華這邊雖然廢掉了一根手指,但他可還有兩根手指呢。

    這樣算下來,還是楚休吃虧比較大。

    不過從這一點上看來,楚休還當真是有著力敵天人合一境武者的實力,但他這次卻是遇到了就算是讓同階武者都棘手不已的尹羅華,這就只能說楚休倒霉了。

    不過就在此時,楚休卻是手捏內獅子印,鎮壓自身的同時,體內琉璃金絲蠱上猛然間爆發出了一股奇異的金芒來,直接將他體內的那些毒素給排斥一空。

    楚休甩了甩手,兩股漆黑色的鮮血揮灑而出,落在地上,頓時冒出了一股白煙來。

    琉璃金絲蠱乃是苗疆拜月教的至尊蠱蟲,其原型當中便數種強大的毒蟲在,可以說能夠壓制大部分的毒素,更別說楚休還有內獅子這么一個可以鎮壓自身的療傷印法在。

    看到楚休竟然如此輕易的便將尹羅華的毒素給排除體外,只是損失了一丁點的氣血而已,在場的眾人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楚休是百毒不侵不成?

    看著目瞪口呆的尹羅華,楚休淡淡道:“我說過,你不配與我結交,現在結果你也看到了,你還認為你自己配嗎?”

    尹羅華面色已經黑的跟他的毒魔指一樣了,不過此時他還真不敢去跟楚休繼續叫板。

    他賴以成名的三根毒魔指今天竟然在楚休這里被轟碎了一根,這已經讓他心痛的滴血了,再次出手的話,另外兩根能否保得住可還是一個未知數呢。

    以往都是他用自己毒魔指的威能來恐嚇別人,沒想到今日他卻是徹底栽在了楚休的手中。

    想到這里,尹羅華只得不甘的后退,甚至他好像還聽到了背后有人在譏諷著他。

    就在這時,一個的聲音卻是冷冷傳來:“他不配與你為敵,那老夫配不配?”

    隨著那個聲音傳來,一名身穿湖藍色長袍,六十多歲的持劍武者分開人群走過來,他身后還跟著十多名先天、內罡和外罡境的弟子。

    這人一身的氣息十分強大,周身罡氣好似閃爍著鋒銳的劍氣,他的面相十分的儒雅平和,好像是一個私塾中的教書先生一般,但他的雙目卻是帶著一絲冷冽的電芒,看的人不由得心生寒意。

    單憑氣勢來說,這個人便已經要比那尹羅華強上數倍了。

    感覺到這人身上的敵意,楚休不由得皺眉道:“你是何人?”

    楚休敢保證,他絕對沒見過前這名天人合一境的武者,甚至就連對方身上的氣息都是陌生的很。

    但楚休卻是能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他對自己濃重的恨意跟殺機,這人絕對是跟自己有過因果過節的家伙。

    但才楚休殺的人有些太多了,這也導致了就連楚休自己都搞不清楚,他到底得罪了多少人。

    那持劍的武者冷聲道:“老夫巴山劍派,岑夫子!楚休,你殺了我的弟子,現在卻連我的身份都認不得了?”

    一聽這話,在場的眾人頓時嘩然,這人竟然是巴山劍派的長老,‘悲秋賦’岑夫子!

    因為帝陽山靠近西楚的西南方和東齊的東南方兩個方位,所以在場這兩地的武者最多,但帝陽山還是位于西楚邊緣,所以還是西楚的武者人數多,他們自然也是聽說過巴山劍派這位赫赫有名的長老的。

    岑夫子的來歷頗為傳奇,他是三十多歲才正式開始修煉的武道,在沒修煉武道之前,他還真是私塾的一個教書先生,因為他姓岑,所以學生們便尊稱他為岑夫子,實際上他的真正名字當然不會叫夫子。

    后來因為家中巨變,岑夫子意外被巴山劍派的人所救,也同樣意外加入了巴山劍派當中。

    誰都知道,武道一途在小時候打牢根基可是很重要的,結果岑夫子半路才開始修煉,能夠入門就已經算是不錯了。

    結果誰承想岑夫子的天賦竟然還很強,哪怕他錯過了習武的最佳階段,他的修為境界也是突飛猛進,甚至要比一些年輕弟子還要快。

    如此一來,岑夫子很快便踏入了天人合一境,成為了巴山劍派的長老。

    只可惜武道宗師這一步不是靠天賦就行的,還要靠頓悟和積累,而且岑夫子少的便是幼年時和年輕時的積累,這也導致了他這輩子幾乎都無緣武道宗師境界了。

    不過所幸的是岑夫子對于那個境界并沒有太多的看重,這些年來岑夫子擔任巴山劍派長老,可是教導了不少的弟子,其中被楚休所殺的張百濤便是他印象最為深刻的一個。

    張百濤在他的弟子當中天賦算不得是最好的,但卻是最為努力的一個,這也讓岑夫子頗為欣賞。

    上次張百濤回家探親時,岑夫子還在暗中給了張白濤一些好東西,讓他拿給自己的父親。

    不過岑夫子怎么都沒想到,自己這個最疼愛的小徒弟竟然一去無影蹤,等到岑夫子找風滿樓的人調查之后才知道,張百濤竟然死在了楚休的手中!

    以前岑夫子沒有機會特意從西楚到北燕找楚休報仇,而現在眼前這個殺了自己弟子的仇人就在眼前,這次岑夫子可是忍不住了。

    楚休在腦海當中轉了一圈,這才想起來眼前這人究竟是誰。

    “你是那什么張百濤的師父?抱歉,我還真不知道。

    死在我手里面的人多了去了,我要是都挨個把對方的七大姑八大姨,什么阿貓阿狗的都要記下來,我豈不是要忙死了?”

    岑夫子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殺機,手中罡氣紫芒閃爍,已經握在了劍柄之上。

    不過這時他身后一名弟子卻是拉了拉岑夫子的衣袖,低聲道:“師父,別沖動,等下進入那通天塔之后,咱們再出手為師弟報仇,眼下動手,只能平白讓其他人看笑話!”

    這一次岑夫子是帶著自己的弟子游歷江湖的,正好意外聽到帝陽山有寶物出世的消息,這才匆忙趕來,沒想到卻是遇到了楚休。

    岑夫子平常還是很冷靜的,只不過今天卻是讓他看到了殺害自己徒弟的仇人,他這才有些沖動。

    環視了周圍一眼,其他人都是一副看熱鬧的姿態,對于他們來說,楚休跟岑夫子都是大勢力出身,并且實力強大的存在,最好現在就在這里分出一個生死來,打死一個少一個,他們也多一分機會。

    岑夫子握劍的手松開,但這時一個聲音卻是冷笑道:“你們巴山劍派還當真是沒種的很,人家可是殺了你徒弟,結果你卻還在這里猶猶豫豫的。”

    人群中走出來兩個人,都是錦衣高冠,年輕一些的乃是夏侯無江,而年齡大一些則是一名天人合一境的中年人。

    此時的夏侯無江竟然也踏入了五氣朝元境,這倒是讓楚休詫異的很。

    楚休倒不是看不起夏侯無江,而是因為他走的路跟夏侯無江并不一樣。

    楚休走的乃是斗戰殺伐一路,在生死激戰當中更容易突破。

    而夏侯氏主修御神術,精神力的增長可是要比修煉內力和肉身緩慢的多,結果現在夏侯無江竟然也踏入了五氣朝元境,這速度可是很恐怖的。

    看著楚休,夏侯無江的眼神中綻放著殺機和冷意。

    上一次他在楚休的手中吃了大虧,自己的侍女蟬兒被殺,這件事情還被整個江湖都知道了,這也導致他夏侯無江名聲大跌,惹出了無數的麻煩,最后被自己父親禁足。

    不過他父親夏侯鎮怎么說也是夏侯氏的家主,還是很心疼他的,雖然勒令夏侯無江去閉關反思,但他卻也是特意找來了可以提升精神力的異寶,每百年才在正午時分盛開的大日曇花給夏侯無江煉化,最終讓其踏入五氣朝元境,這才讓夏侯無江出來。

    不過夏侯無江的禁足雖然解除了,不過夏侯鎮卻是仍舊不放心這個兒子,擔心他又惹出什么亂子來,這才派了一名心腹武者跟隨,名為保護,實則也是監視。

    這名天人合一境的武者可不會什么事情都聽夏侯無江的,一旦他做出了什么危險的事情,這名武者可是會出手阻攔的。

    楚休瞇著眼睛看著夏侯無江,淡淡道:“原來是你,這次不躲在暗中算計,改成正面出手了?

    上次我便說過,你想玩,我便陪你玩到底。

    夏侯無江,你現在還好意思說別人沒種,其實你也是沒種的很,自己躲在暗中不出面,讓一個女人打頭陣,被我殺了之后你更是連個屁都不敢放,你說,你是不是沒種的很?”

    “楚休!你找死!”

    夏侯無江一步踏出,周身玄奧的氣息飄散,看向楚休的目光帶著猙獰的殺意。

    不過還沒等他出手,一聲震耳欲聾的怒喝卻是從山下傳來。

    “楚休!今日我必殺你,祭奠恒善師兄在天之靈!”

    聽到這個聲音,在場的眾人都是一陣愕然,這楚休到底是得罪了多少人?怎么人人都跟他有仇?

    楚休也是皺了皺眉頭,他此時感覺到自己貌似有些倒霉。

    原版劇情中這次通天塔出世來的人都有誰他并不知道,但怎么也不會這么巧,都是他的仇人吧?這次來的人又是誰?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三分彩开奖从哪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