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特戰之王 > 第一百二十一章:總有些規則,不能被踐踏
    持續了很久的慘叫與哀嚎聲徹底消失了。

    一片寂靜紫檀大街愈發清冷。

    那片浩浩蕩蕩幾乎照亮了幽州夜空的金色長河消失無蹤,街道上所有小心翼翼觀察情況的人在看到街道上的景象后都第一時間躲回了家中。

    寂靜,清冷,彌漫著濃重血腥氣的街道在深夜中看上去無比森然,如同一片鬼域。

    街道兩側的路燈已經被劍光完全攪碎,深沉夜幕里,天邊的星空與明月變得無比清晰,寂寥的星光下,幾道身影從紫檀大街三號的豪宅里走出來,來到死去的齊木林的尸體前,沉默了很長時間。

    已經沒有死不瞑目這種說法了。

    齊木林的雙眼被劍氣刺瞎,眼球早已不知道去了哪里,只剩下兩個恐怖的血洞,這位參加了議會會議就在不久前還幻想著帶領家族走向巔峰的軒轅城市長渾身上下已經找不到絲毫完整的血肉,漫長的掙扎中,不知道有多少道劍氣在他身上肆虐過去,密密麻麻的傷口從頭頂一直遍布腳心,他渾身上下每一塊骨頭都已經成了碎末,每一條血管都被徹底割裂,因此出血極為均勻,死去的他躺在地上,就像是一塊被鮮血覆蓋的爛肉,沒有任何支撐點,看上去扭曲而又絕望。

    葉東升靜靜的看著這一幕,這位中洲軍神的臉色看上去有些蒼白。

    葉東升的家族也在紫檀大街上。

    他是中洲議員,平日里住在龍湖公園,但來客人的時候,一般都會回到紫檀大街,在自己的家族中待客。

    會議結束之后,王靜心并沒有回到臨安,而是跟著葉東升來到了葉家,除了王靜心之外,參加完李鴻河葬禮的王圣宵也因為某種原因留在了葉家,隨著王靜心跟葉東升回來,一樣在等待著會議結果的中洲安全部長樊天印也出現在了葉家的豪宅里,討論著這場會議可能引起的一系列后果。

    天南對中洲而言極為重要。

    對于李天瀾而言,更是重中之重,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日后東皇宮崛起,是要以天南為最根本的根基的,李天瀾必然不會放手掌控天南的權力,東南集團也正是因為看中了這一點,才不同意王靜心去天南,因為那意味著要跟李天瀾產生全面的沖突,吃力不討好。

    如今是齊木林過去,東南集團的幾人在松了口氣的同時,對于今后可能產生的局面,也大致的討論了下,幾人一致認為,李天瀾即便可以在天南壓制住齊木林,也要花費很大的力氣,繼而拖慢東皇宮發展的腳步,對于北海王氏而言,這無疑是好事,他們只需要看熱鬧就好。

    但誰都沒想到這個熱鬧來的這么快,而且這么干脆,這么殘暴。

    王圣宵第一時間發現了窗外的變化。

    漫漫金光毫無征兆的覆蓋了夜空,磅礴,厚重,穩定而真實。

    幾乎剎那之間,整個紫檀大街都在那道劍光的籠罩之下。

    今夜大出風頭的齊家在劍光之中顫抖,在劍光之中顫栗,絕望,然后是死亡。

    如今劍光已經消失。

    而齊家上上下下十多口人,已經徹底消失了。

    最徹底的消失。

    整個齊家,就像是根本沒有存在過一般。

    一個不剩,所有齊家人都死在了那道劍光之下。

    葉東升靜靜的看看著面前的尸體,又看了看深厚到處都是鮮血和碎肉的長街,一股濃烈的寒意從他內心升騰起來,幾乎要凍僵他的意志。

    無數的鮮血和碎肉中,他感受到的只有瘋狂。

    那種瘋狂夾雜著殘暴與霸道,肆無忌憚,帶著足以讓所有人都顫抖的殺機與力量。

    殘暴,果決,干脆,冷血。

    李天瀾的形象在一夜之間就隨著這場滅門慘案被樹立起來。

    葉東升的嘴角抽搐了下,喃喃自語道:“真狠。”

    “聽說李天瀾在會議上主動辭去了中洲元帥和雪舞軍團軍團長的職務?”

    一直沉默著的王圣宵突然問道。

    樊天印愣了愣,沒有說話。

    葉東升深呼吸一口,點點頭,沉聲道:“是啊,而且態度很堅決。”

    “那這就是打臉了。”

    王圣宵點點頭:“而且還是故意打臉。”

    葉東升苦笑一聲,沒有說話,內心卻極為認同王圣宵的說法。

    這一次李天瀾直接出手,滅掉的不止是齊家,同時還是在打臉。

    打的是整個中洲的臉。

    這種狀態下的李天瀾就像是一個真正的瘋子,敢冒天下之大不韙,行事全無顧忌,公然踐踏規則,在齊木林的任命通過的當夜,軒轅城的新市長以最為凄慘絕望的狀態死在了紫檀大街上,隊中洲而言,這相當于是一巴掌直接甩在了中洲的臉上,這一耳光可著實不輕,甚至可以說是鮮血淋漓。

    在這件事情上,李天瀾根本就沒打算給任何人留面子。

    包括總統李華成,包括首相陳方青。

    你們可以派人去軒轅城。

    你們派誰去,我就殺誰。

    這是李天瀾表達出來的意思,無比明確。

    針鋒相對。

    李天瀾本就是中洲的元帥,如果這次會議中他沒有辭職的話,這次滅了齊家,他的軍銜和身份無疑會成為妥協的籌碼之一,古行云已經被證明了不堪大用,起碼在黑暗世界如今已經出現了天驕和半步天驕的情況下,一個還不是巔峰無敵境的古行云,實在很難讓人對他有信心。

    李天瀾的未來才是最值得讓人期待的,如果李天瀾還是元帥,他滅了齊家之后,中洲高層憤怒之下,必然要讓李天瀾付出代價,而最大的可能,也許就是撤掉他元帥的軍銜和雪舞軍團軍團長的職務。

    這也是雙方可以接受的一個退路。

    但李天瀾早就有了滅掉齊家的打算,卻在會議中主動辭掉了元帥的職務。

    這說明什么?

    他不想有什么妥協,或者說,這件事情不能妥協。

    我就是要殺你們派的人,而且不打算付出任何代價。

    這是真正的強勢,半步都不退。

    “他這是在挑戰整個中洲的尊嚴。”

    樊天印突然冷冰冰的開口道:“這種羞辱,中洲必然要給予回報。”

    “怎么回報?”

    王圣宵低聲笑了起來,他的聲音無比復雜。

    “李天瀾的未來確實值得期待,未來的天驕,也很重要。但是這并不是李天瀾可以肆無忌憚的理由,中洲是世界第一強國,有足夠的底氣,哪怕沒有天驕,中洲也不會懼怕誰,相比之下,為了培養一個天驕,卻讓他肆無忌憚的踐踏中洲的規則,沒人能承受得起這樣的后果。中洲原意容忍李天瀾,但不代表他是不可或缺的,先是唐家,然后是齊家,他就是中洲的大局?或許是,但那是在他成為天驕之后。現在的李天瀾,還不配。”

    樊天印淡淡道:“這次他踐踏的是整個中洲的底線,底線之所以是底線,那就是不容觸碰的禁區。”

    他深呼吸一口,平靜道:“安全部會發文,直接給李天瀾定罪。”

    夜色將他的身影完全籠罩在內,他的聲音無比沉重:“叛國罪!”

    “中洲即日起就會對東皇宮宣戰,李天瀾活不了,東皇宮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中洲沒有了李天瀾,一樣能拿下天南。”

    說這話的時候,樊天印的目光靜靜的看著葉東升。

    葉東升是中洲議員,而且是軍部的副部長,總參謀部部長,如果兩人聯手,那就代表著安全部和總參的態度,兩個部門聯合發文,必然是要上議會會議上討論的,而李天瀾今晚的行事已經超出了底線太多,李天瀾已經表現出了殘忍嗜血的殘暴特性,李華成必然會放棄李天瀾,就算東城無敵依舊力挺,但豪門集團卻沒幾個敢繼續跟他玩下去的,這件事情做的太過,就算有人替他說話,都找不到合適的理由,而且一個敢對中洲高官隨意殺戮,動輒就要滅門的危險分子,誰不希望他趕緊去死?

    安全部和總參一旦聯合發文,李天瀾必然會被中洲放棄。

    樊天印信心滿滿。

    只不過他在葉東升臉上看到的卻只有苦笑。

    因為他一直在注意著王圣宵的表情,也看到了王圣宵臉上那一抹復雜的無奈。

    “這件事情不太好辦。”

    葉東升緩緩開口道。

    “沒什么不好辦的。”

    樊天印斷然道:“這里是中洲,總有些規則,不能被破壞,不然就是對整個體系的動搖,這是很危險的。”

    “是啊,樊叔叔說的很正確。”

    王圣宵輕聲道:“總有些規則,是不能被踐踏的。”

    葉東升臉上的苦笑愈發明顯。

    他深呼吸一口,緩緩轉身,沉聲道:“先回去。”

    ......

    憤怒,羞恥,怨毒,殺意,不甘。

    所有的情緒都在內心不斷的凝聚著。

    他的臉龐一片扭曲,眼前金星亂冒,鮮血從他身上不斷冒出來,漆黑的夜色中,他搖搖晃晃的來到一處老式的四合院前,伸手用力拍了拍門板。

    夜深人靜。

    四合院中幾乎是第一時間就有了回應,警惕而凜冽:“誰?!”

    “是我!”

    憤怒的近乎變形的聲音仿佛從牙縫里擠出來一樣。

    但這聲音對熟悉他的人而言卻同樣極為熟悉。

    急促的腳步聲中,四合院的大門被拉開。

    他的身影晃動了一下,差點摔倒。

    “殿下?!”

    開門的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他完全沒預料到眼前的場面,大驚之下下意識的將這具滿是鮮血的身體扶住。

    “這是怎么回事?!誰敢在幽州對殿下動手?”

    男人的雙眉陡然揚了起來,憤怒而凌厲。

    “進去再說。”

    古行云深呼吸一口,勉強穩定了身體,走進了四合院。

    開門的男人將古行云安排到了自己的臥室,手忙腳亂的去找藥箱,憤怒和擔憂的表情夾雜在一起,極為真實。

    古行云有些感動。

    這是跟隨了他很多年的心腹,幽州特別行動局的常務副局長楊少杰少將,古行云這些年一直待在幽州,培養的力量非同小可,楊少杰的職務或許不是最高的,但最關鍵的時刻,古行云第一個想到的,卻是他。

    “少杰,別忙了。沒你想的那么嚴重。”

    古行云深呼吸一口,聲音低沉道:“你給我準備一架專機,我要連夜回昆侖城,馬上就辦。”

    楊少杰動作頓了頓,將找出來的藥物一股腦放在古行云面前,隨后毫不猶豫的拿出手機開始安排專機,甚至都沒問古行云為什么要這么急。

    不到三分鐘,楊少杰的命令已經回饋過來,他看了看手機,輕聲道:“殿下,直升機半個小時后就到。”

    古行云點了點頭,沉默了半晌,才輕聲道:“是李天瀾。”

    楊少杰猛然睜大了眼睛,怒道:“他敢在幽州對您動手?!不想活了嗎?”

    古行云現在重傷,李天瀾一系列的戰績都說明他現在的強大,現在的古行云不是李天瀾的對手,這并不意外,他意外的是李天瀾竟然敢在幽州對古行云出手,誰給他的膽子?

    “不止是對我。”

    古行云表情有些猙獰:“齊家完了,那個小雜碎直接殺上了齊家,把我逼退,現在的齊家,應該已經被滅門了。這個混賬,他該死!”

    楊少杰臉色巨變,雙眼之中殺機閃爍:“當初李老頭在營地的時候,就不應該讓他們活著,現在,后患無窮啊。”

    “是啊。”

    古行云深呼吸一口,點燃一支香煙,臉色有些陰晴不定:“何止是當初,這幾年...嘿...少杰,這幾年,我錯過了太多機會啊。”

    這一刻的古行云是真的后悔了。

    李氏在邊境營地中呆了二十多年的時間,古行云想方設法的削弱李氏的力量,讓營地里的人越來越少,但卻從來沒有打過一次性滅掉李氏的主意。

    不止是那過去的二十多年,就是最近這三年,他也有太多的機會。

    如果當初在得知李天瀾入世的第一時間,不顧影響的直接出手殺了李天瀾,他或許也會遇到很大的麻煩,但相比于現在,那些麻煩根本就不算事。

    中洲也不會因為一個有潛力的年輕人跟他徹底翻臉。

    可是現在...

    古行云嘴角扯動了一下。

    “殿下現在有什么計劃?”

    楊少杰沒有安慰古行云,他很了解他,古行云不需要什么安慰。

    “沒有計劃。”

    古行云搖了搖頭:“現在什么都不用管了。少杰,幽州特別行動局,今后你自己要好好把握,我要第一時間回昆侖城,在傷勢恢復之前,哪怕昆侖城被滅掉,我也不會在出面,等我傷勢痊愈...”

    他眼神中殺機一閃。

    他如今已經看到了通往巔峰無敵境的道路,只要他的傷勢痊愈,他百分百會再次突破,直入巔峰無敵境,他已經決定,到時他會不計一切代價的出手,拋棄所有的顧慮,拋棄所有的規則,直接擊殺李天瀾。

    只要殺死李天瀾,他抗住所有的影響,昆侖城的今后才能徹底安心。

    古行云咬斷了煙蒂,沉默了很長時間,才突然道:“在催一催,我要盡快回去,越快越好。”

    相比于每天都在進步都在變強的李天瀾,他的傷勢當真不能在繼續拖延。

    爭分奪秒。

    ......

    隱龍海即將迎來晨曦。

    夜色將盡的時候,李華成吃過了早餐,已經超過一天一夜沒有休息的他卻沒有絲毫的睡意。

    不知道為什么,李華成總是有些心神不寧,他思考了很久,才確定問題是出在李天瀾身上。

    李天瀾說是要去齊家轉轉。

    李華成不知道他要去干什么,但自從他離開隱龍海后,李華成的內心就總有些不安。

    食不知味的吃過了早餐,李華成坐在書房里處理了幾份文件,剛準備給自己泡杯茶,電話鈴聲猛然響了起來。

    李華成的眉頭跳動了一下,抓起了電話,聲音平穩的喂了一聲。

    “總統,我是陳方青,你有沒有時間,有些緊急狀況,需要跟你溝通一下。”

    李華成沒有遲疑,微笑道:“那請首相過來吧。”

    陳方青匆匆應了一聲,直接掛斷了電話。

    電話掛斷的瞬間,書房的大門被人猛然推開,已經跟了李華成很多年的秘書幾乎是手忙腳亂的沖了進來,聲音都變得有些尖銳:“總統!”

    李華成愕然抬頭,內心卻微微一沉,他很了解自己的秘書,以對方的心性能急成這個樣子,那肯定是發生了大事。

    “怎么回事?”

    李華成深呼吸一口,沉聲問道。

    “齊家,齊家完了。”

    秘書的聲音帶著無數的情緒。

    “齊木林死了?!”

    李華成猛地一驚。

    “不止是齊木林,齊家所有人都死了,就在剛剛,齊家一家將近二十口,老人,孩子,女人,包括齊木林,全部都死了,死無全尸!”

    秘書的聲音里帶著極為明顯的驚恐。

    作為李華成的秘書,他的級別和齊木林是一樣的,可謂真正的高官,他見過了太多所謂的大事件,但沒有一件像現在這般這么驚世駭俗的。

    李華成的身體猛然晃動了一下,扶住了桌子,他努力消化著這個欣喜,半晌,才低沉道:“是誰?”

    “還能是誰,是李天瀾!”

    秘書還沒有說話,陳方青的聲音已經響了起來,他大步走進了書房,聲音中如同蘊含著無盡的雷霆,帶著掩飾不住的怒意:“中洲剛剛通過了齊木林的任命,結果他齊家直接被滅族,李天瀾他想干什么?!他想干什么?!他眼里還有沒有中洲,有沒有中洲議會了?就算齊木林不是軒轅城市長,他還是安全部副部長,無法無天,簡直就是無法無天了!”

    李華成的內心已經沉入了谷底。

    他的眼神一瞬間也變得無比冷漠,無比堅決。

    “現場有資料嗎?”

    他直接問道。

    “沒什么有用的資料。”

    陳方青拿出一個優盤遞給了李華成。

    里面是事發當時監控拍下的視頻。

    視頻呈現在了書房的大屏幕上。

    寂靜的紫檀大街上首先出現了一點金光。

    無比寂靜而又極為真實的金光在街道一頭不斷膨脹,如同一輪升騰的烈日,看起來很溫暖的光線不斷延伸,幾乎是眨眼之間覆蓋了長達三公里的街道,古行云震怒的聲音響了起來,但視頻里卻沒有回應,緊接著,就是齊家的尖叫與怒吼,令人頭皮發麻的哀嚎聲從別墅里直接蔓延到了大街上,畫面上只有金光,只有哀嚎,其他的什么都沒有。

    李華成沉默了很長時間,才緩緩道:“沒有李天瀾?”

    “哼,畫面上沒有他,不代表就不是他做的,這些金光全部都是劍氣,實力到達這種程度的劍道高手,不要說中洲,就是如今的黑暗世界,又能有幾個?除了李天瀾,還能是誰?”

    陳方青強行壓抑著內心的怒意,聲音極為冰冷。

    李華成也認同這個觀點。

    他默默遞給陳方青一支煙,平靜道:“你想怎么做?”

    “李天瀾是個人才,甚至可以說是天才。”

    陳方青深深吸了口煙,淡淡道:“但天資絕艷的人有好處,也有壞處,那要看他的為人處世如何,但李天瀾的一系列表現,我沒有看出他的天資會對中洲有什么好處,相反,這種肆意踐踏規則的人是最危險的,中洲可以不要天驕,也不能有一個目無法紀的天驕出現。”

    陳方青明顯已經考慮的很清楚,所以回答的毫不猶豫。

    李華成微微挑了挑眉:“所以?”

    “放棄李天瀾,毀掉東皇宮,李天瀾,以叛國罪論處,直接擊斃。”

    陳方青的語氣極為堅決。

    李華成的眉頭愈發緊皺,一時間不太好下決定。

    他不是糾結什么仁義之類的東西,李天瀾滅了齊家,這樣的動作實在太快,也是在太過干脆,即便是李華成,此時也感覺到了那種讓他不安的危險,這樣的危險來自于李天瀾,聽到這個消息的第一時間,他已經在考慮跟李天瀾合作到底是不是正確的決定,陳方青說的沒錯,中洲可以不要天驕,但真的不能有一個目無法紀的瘋子,這樣的瘋子,中洲也要不起。

    放棄李天瀾。

    李華成猶豫了一瞬,隨即下定了決心。

    他和陳方青是何等人物?一個總統,一個首相,中洲最有力量的兩個人,關鍵時刻,根本就不會有任何遲疑,今日李天瀾敢殺在職的副總督級別高官,明天說不定就

    敢殺議員,李華成再怎么欣賞李天瀾,都不可能放任他繼續下去。

    放棄李天瀾,毀掉東皇宮。

    他瞇著眼睛,突然道:“豪門集團呢?”

    “豪門集團不需要估計,李天瀾就是個瘋子,他對中洲確實有功勞,但我看到的,只是更大的危害,今天死的是齊木林,明天死的甚至有可能就是你我,任何有可能傷害到他利益的人,都要心驚膽戰,如果他進入了無敵境,甚至成為天驕,整個中洲,豈不是都要看他的臉色行事?這樣的事情,豪門集團也是不希望看到的,他們絕大多數的力量都會支持我們。我們唯一需要擔心的,就是東城部長。”

    陳方青平靜道。

    李華成認真的思索著,淡淡道:“你繼續說。”

    “簡單,宣布以議會和內閣的名義,宣布李天瀾叛國,九大理事都要簽字,東城部長可以拒絕簽字,但必須要讓他來親手對付李天瀾,不然同樣以叛國罪論處。”

    陳方青毫不猶豫的開口道。

    李華成的內心猛然震動了下,沉聲道:“東城無敵可是中洲理事!”

    有一句話他沒有明說,在如今敏感的局勢下,東城無敵是軍方的實際掌舵人,地位未必就比陳方青這個首相差了。

    “誰都有叛國的可能,誰也不能違背中洲的法律。”

    陳方青絲毫不為所動的開口道:“東城無敵保不住李天瀾,誰也保不住李天瀾。”

    李華成深深呼吸,這一次他最終還是沒有明確表態,放棄李天瀾他可以接受,因為李天瀾觸及到了整個中洲的底線,齊家的滅族,等于是李天瀾摔在中洲議會臉上的一巴掌,鮮血淋漓,勢大力沉,中洲議會暈頭轉向之后自然會暴怒,放棄李天瀾,絕大多數人都可以接受。

    但放棄豪門集團,影響力就太大了。

    李華成揉了揉額頭緩解著身體上的疲勞,他沉默了足足五分鐘,才沉聲開口道:“昨晚的議員們走了沒有?”

    “應該沒有。他們現在應該都已經休息。”

    陳方青搖了搖頭。

    “既然這樣...”

    李華成深呼吸一口,斷然道:“再次召開議會全體會議,這件事情上,大家都需要表明態度了。”

    “李天瀾呢?”

    陳方青緊跟著問了一句。

    “抓起來。”

    沒有任何猶豫,李華成直接開口,語氣冷漠,面無表情。

    陳方青點了點頭,他不意外李華成的態度,李天瀾的瘋狂出乎所有人預料,李華成放棄李天瀾是必然的,不止是李華成,學院派,豪門集團,太子集團,特戰集團,東南集團,北方集團,所有人都不可能支持李天瀾。

    這么一個敢肆意屠殺高官,甚至是滅族的瘋子,在全世界任何國家都不可能得到原諒,這是最基本的底線與規則。

    如果這次讓他活下去,等到他今后徹底成長起來,這所謂的天驕也許還沒有威震黑暗世界,就已經變成了懸在所有人頭上的一把刀,他到時候想殺誰就殺誰,整個中洲都將在他的陰影下被統治幾十年的時間。

    殺齊木林是小事,但李天瀾的做法,等于是在挑戰整個中洲的體系。

    這樣的事情,沒有任何人能允許。

    所以李天瀾必死無疑。

    ......

    青山腳下,白家莊園。

    李天瀾沒有回雍親王府,從紫檀大街上離開之后,他直接來到了白家莊園,如果預料沒錯的話,當消息傳出去后,東城無敵和白占方一定會見他。

    只不過就連李天瀾都沒有想到,東城無敵的反應會如此激烈。

    他剛剛走到白家莊園附近,東城無敵的電話已經直接打了過來。

    李天瀾默默的掏出手機,按下了接聽鍵,喂了一聲。

    “你在哪?”

    東城無敵沒有絲毫的客氣,洪亮的聲音帶著難以掩飾的暴怒。

    “馬上到莊園門口。”

    李天瀾笑了笑:“部長,我...”

    “笑?!你還有心情笑?混賬東西,部長什么部長?老子的女兒都給你了,還他媽部長?部長?混蛋,看看你做了什么事?你馬上給我滾進來,我他媽...”

    “無敵!”

    電話中,白占方的聲音響了起來。

    東城無敵呼呼的喘著粗氣,看到李天瀾沒有聲音,頓時再次暴怒,軍部常務部長的咆哮幾乎要通過電話響徹山野:“人呢?!混賬小子,馬上給我滾過來,你要是敢跑,我今天抽死你,別磨蹭,快點!!!!”

    李天瀾的耳邊一片嗡嗡作響,下意識的把手機拿遠。

    似乎自從第一次接觸以來,東城無敵就一直很和氣,李天瀾對他同樣也很客氣,而如今這一頓突如其來的怒罵卻沒有讓李天瀾有任何的不適應,相反,他甚至覺得有些親近,有些感動。

    東城無敵的憤怒貨真價實,或許他自己都不知道,他這樣的心情正好反映了他的態度。

    李天瀾知道自己今晚做了什么。

    他等于是公然踐踏中洲的底線和臉面,可即便是這樣的時候,東城無敵和白占方,依舊沒有放棄他的打算。

    李天瀾站在莊園門口,深深呼吸,平復了一下心緒,直接走進了莊園。

    站在莊園的別墅門前,他敲了敲門。

    軍部副秘書長白清朝親自開門,他狠狠瞪了李天瀾一眼,似乎想說什么,最終壓低了聲音:“進去吧,別跟你爸硬頂,老實點。”

    “我爸?”

    李天瀾一臉愕然。

    “如是的爸爸,不是你爸是什么?”

    白清朝有些惱火:“趕緊進去,廢什么話?我是如是的舅舅,你小子也得喊我舅舅。”

    白清朝把他拉進了客廳。

    東城無敵坐在客廳里,臉色黑如鍋底,看到李天瀾的瞬間,他整個人直接站起來,似乎想要撲過來,但隨即覺得有些不對,隨手抄起一個茶杯想摔,但茶杯感受著溫熱的茶水,他又將杯子放回去,抄起一個抱枕直接朝著李天瀾砸了過來。

    李天瀾沒躲,任由抱枕落在身上,不痛不癢的。

    “部長。”

    李天瀾干咳一聲:“白書記。”

    白占方微笑著點點頭,東城無敵的脾氣仿佛已經被完全點燃:“你他媽還有臉說話,滾過來站好了!混賬東西,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部長,別生氣,消消火,抽根煙。”

    李天瀾撓了撓頭,似乎想要拍馬屁,但他真玩不來嬉皮笑臉這一套,因此掏煙的動作給人的感覺就像是掏槍一樣,硬邦邦的,十分嚴肅。

    白家父子二人嘴角不斷抽搐著,一陣無語。

    東城無敵呆滯的接過煙,狠狠瞪著李天瀾,似乎想把煙摔在他臉上,但最終還是默默點燃。

    他壓抑著內心的怒氣,握了握拳頭,沉悶道:“你白阿姨馬上就過來,大家一起商量下,這件事情怎么善后吧。”

    “沒什么好擔心的。”

    李天瀾輕聲道:“部長放心,沒事。”

    “你知不知道你今晚做了什么?!”

    東城無敵冷冷的看著李天瀾,沉聲道:“你還有臉說沒事?!”

    眼看著東城無敵又要再次發火,白占方皺了皺眉:“無敵,先聽聽天瀾怎么說,你急什么?!”

    東城無敵狠狠咬了咬腮幫子,黑著臉,冷冷道:“說!”

    白占方笑著點燃一支煙,看著李天瀾。

    身為幽州的議長,他自然知道這件事情有多么的嚴重,最起碼他看不到任何轉機,可他同樣也相信李天瀾。

    因為李天瀾曾經對東城家族和豪門集團的態度。

    豪門集團對李天瀾一直都是無可挑剔,甚至是不計代價的支持。

    可面對這些支持,好幾次,李天瀾表現的都極為猶豫,這種猶豫不是故作扭捏,而是一種遲疑,這樣的遲疑,具體點來說,就是李天瀾害怕自己擔不起豪門集團的未來。

    這無疑是李天瀾的責任心。

    白占方相信有這種責任心的李天瀾或許會瘋狂,但在他已經承擔了豪門集團的未來后,他再怎么瘋狂,也不會帶著豪門集團走入絕境。

    “我知道。”

    李天瀾點點頭:“就是滅了個齊家而已。”

    “而已?!”

    東城無敵頓時火了:“齊木林什么級別?這樣的級別,整個中洲你以為有多少?不要說他,比他級別低的,你殺一個也是天大的麻煩,你小子有沒有搞清楚狀況?這是中洲體系最基本的底線,我這次就算拼命都很難保得住你,尤其是你還是用那種手段,殺人一家,你...”

    東城無敵用力咬著牙,胸膛不停的起伏著。

    在會議休會的時候,東城無敵就知道李天瀾想要立威,但卻怎么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一個方式。

    這種方式,確實是立威了。

    但關鍵是李天瀾今后又如何立足?

    “小子,在任何國家,構成一個體系的最基本的規則和底線,都是不容踐踏的,無論他是誰,你明不明白?”

    “我明白。”

    李天瀾笑著點點頭:“所以這次的事情,不會有問題。”

    “為什么?”

    東城無敵挑了挑眉。

    “因為總有些規則,是不能被踐踏的。”

    李天瀾靜靜道。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三分彩开奖从哪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