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我有一座趕海屋 > 正文卷 第二百四十章:東部海灣
    海盜的生活,其實并沒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刺激。

    絕大多數的時候,大家更樂于躺在甲板上享受著溫暖的陽光。

    這是在冬季里,為數不多的取暖方式。

    鮑姆則架起了烤架,開始為大家指揮著兩個手下為大家準備烤肉午餐。

    不時能夠聽到,這家伙憤怒的咆哮聲。

    什么五花肉一定要在半熟的時候撒上砂糖。

    雞腿的耗油一定要用啤酒來調制。

    還有撒鹽的時候,一定要豎起胳膊,這樣才能注入靈魂……

    似乎在這個時候,我們膽小的鮑姆才終于找到了作為一個海盜的勇氣。

    對此希斯和阿詩曼兩人選擇了無視。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已經無法改變鮑姆成為牛奶和鈴鐺號三副的事實了。

    哪怕是那些比鮑姆更強壯的海盜,也很欣然接受了他。

    因為經過幽靈船這件事后,大家都驚訝的發現鮑姆居然沒有受到一點傷,還給大家帶來了許多好消息。

    例如在躲開幽靈船轟擊時,他是第一個清醒過來,還有推進器被修好的事情。

    事情微不足道,可已經在一眾海盜心中,種下了一個幸運的種子。

    似乎鮑姆就是海神眷顧的人,總是能給大家帶來幸運。

    千萬不要小看這種封建迷信一般的想法,在海盜的眼中,這些想法早已經深入骨髓。

    就如領航員自身就有著與冥冥中所聯系的神秘感。

    鑒于大家的認可,希斯和阿詩曼也就捏著鼻子認了。

    心想:“就當是一個吉祥物吧。”

    甲板上,丁小乙舒舒服服的躺在纜繩編出的椅子上。

    心里則是回想著幽靈船的事情。

    想必那個叫做薩達爾的家伙已經在到處尋找自己的下落了。

    被一個災靈級的強者給念計上,換作任何人都足以讓他茶飯不思,寢食難安。

    可自己卻一點都不在乎。

    這次炸毀了他的化靈爐,卻也讓自己得到了不少收獲。

    第一次這么近距離的接觸到了災靈級的強者,果然,強大的令人感到窒息。

    平心而論,單打獨斗,自己就算是喚出肉球和大頭,也未必是這薩達爾的對手。

    達到災靈級的薩達爾,在幽靈船上簡直就是神靈一樣的存在,隨意的扭曲虛空,近乎海量的靈能。

    還有手下,實力在惡靈級別大副們。

    確實強大的讓人心驚,即便如此,想要在大海上,找到自己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況自己如果想跑,薩達爾怎么樣都沒辦法抓到自己。

    “我也要加快速度才行!”

    不怕歸不怕,可一直躲著也不是事,薩達爾讓自己見識到了災靈級的強大,心里自然不免思索自來,該怎樣盡快的提升實力。

    這時,希斯走到甲板上,猶豫了一下,還是來到丁小乙身旁。

    “看到海面線后面那片礁石了么?過去那片礁石,我們就算是正式進入東部海灣。

    那里是異族人的地盤。

    而且聯盟正在和異族人交戰,很危險,你真的要去那里冒險么??”

    希斯指著前方,在白色的海岸線,一顆大概芝麻大小的黑點。

    “當然,不然我為什么要借你們的船!”

    丁小乙品嘗了下一旁鮑姆遞給自己的朗姆酒。

    這個胖子還很貼心的在上面插上兩片檸檬和兩片薄荷。

    好讓朗姆酒呈現出不同的口感。

    口感還不錯。

    比自己預想的要溫和的多。

    當然和自己從糟老頭手上順來的那兩葫蘆酒相比,味道淡的就像是飲料。

    這種酒,怕是自己喝上兩桶都未必會感覺到醉意。

    不過對于鮑姆貼心的舉動,丁小乙還是報以微笑。

    當然,這個微笑在克魯屠的臉上,卻顯得有幾分猙獰冷僻。

    聽到‘借’這個字,希斯的嘴角不經意抽搐了兩下。

    他發誓,如果不是自己打不過克魯屠這個神秘的家伙,自己現在真的很想朝著這家伙臉上來兩拳。

    只是余光看到那張冷酷的臉上,懸起的獰笑,就瞬間熄滅了腦海中這個不切實際的念頭。

    “我最多等你三天,船上的補給不允許我們再多等你一頓午飯的時間!”

    希斯猶豫了一下,還是把這件事說出來。

    話音落下,他和阿詩曼兩人已經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目光凝視在克魯屠的臉頰上,關注著這個男人的一舉一動。

    直到看見丁小乙點頭記下了時間的,兩人心里懸著的那根弦才一下放松了下來。

    其實自己能否在三天內,趕回船上,自己心里也沒有底。

    但自己從白胖胖那里得到了不少冥鈔。

    即便沒有趕上奶牛和鈴鐺號,也完全可以乘坐BB冥車到達自己任何想要到的地方。

    這也是他敢和薩達爾結仇的底氣。

    奶牛和鈴鐺號,行駛的很快。

    遠處的暗礁島,逐漸從一個芝麻大小,變成拳頭一般大小,再到讓眾人仰視的高度后。

    希斯小心翼翼的駕駛著奶牛和鈴鐺號穿過礁石區域。

    遠處一片海上綠茵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那里就是東部海灣群島,距離聯盟的第二十五區,僅僅相隔不過200公里。

    此時戰爭還未爆發,但這里基本上已經成為了聯盟和異族人作戰的區域里。

    在小心靠近了島嶼大概還有十多公里的地方。

    希斯就讓船停了下來。

    再往前走,他就不敢保證奶牛和鈴鐺號的安全了。

    他曾經親眼見過,一個異族人,將五噸重的大石頭,單手舉起,砸在五公里之外的海盜船上。

    巨大的力量至今他印象深刻。

    希斯本意是放下一條小船,讓克魯屠劃船進入前方的島嶼。

    但被丁小乙給拒絕了。

    拿出之前的玻璃瓶,里面的魚人耳鰓還算是新鮮,畢竟是拿到手的贈品,再不用就浪費了。

    將魚人耳鰓貼在耳朵后面,頓時就有了一種與之相連在一起的感覺。

    “但愿三天后我還能見到你們!”

    丁小乙揮揮手,算是向希斯等人告別了,旋即簡單的助跑后,一頭跳進海水中。

    “噗通~”

    水面上濺起點點浪花,當希斯等人追上前看的時候,卻海面上卻是再沒有冒出丁小乙的身影。

    “咕嚕嚕……”

    海水的冰冷,超出常人的想象。

    水下昏暗空曠的空間,遠比在海面上讓人感到壓抑。

    一般人在這樣的冰冷的海水中,很容易出現冰冷性休克或者恐懼癥。

    不過自己反而更像是如魚得水一般的自在。

    海水的冰冷,他倒是一點都不覺得,不過很快,他就把耳朵后面的人魚耳鰓給扔了。

    果然,送的東西,就沒什么好貨。

    沒用幾下,自己就感覺耳朵后面一陣發疼。

    取下來后反而感覺整個人都輕松起來。

    隨手把人魚耳鰓給扔掉后,他繼續下潛,漸漸的周圍開始安靜下來。

    安靜到只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看著下面深不見底的海底,他沒多想就繼續往下淺,去試探自己能夠下潛的底線。

    沒多久,頭頂的光也消失了。

    眼前完全是一片漆黑的世界。

    不過即便如此,自己還是沒有感受到身上有什么不適感。

    丁小乙明白,這并不代表自己體魄能抗住水壓,而是玄同龜甲的原因,讓自己和海水有著天然的親近力量,免疫掉了水壓的力量。

    繼續下沉,黑暗中,隱隱約約的能看到一些稀奇古怪的海底生物。

    雙眼在黑暗的環境中,隱隱還是能夠看到一些遠處的情景。

    這時候,丁小乙突然發現,在海底深處的地方,居然還有一些廢墟。

    像是樓房,早已經破碎,且被珊瑚礁覆蓋著。

    “這里……曾經有人類居住??”

    帶著好奇,繼續下潛,漸漸的一些樓房逐漸清晰起來,丁小乙留意到一些房屋上依稀可見的文字招牌。

    只是經過仔細辨認后,他一個也不認識。

    但自己好歹也是經過大和民族優秀的課外知識普及。

    心里大概能猜測出,這里是什么地方。

    “可惜了!”

    丁小乙心中默默惋惜,聽自己學長說。

    這個地方曾經每年為全世界宅男,貢獻出4500部以上的武打動作片。

    就在他漫步在海水廢墟中,欣賞著這片曾經宅男們的樂土時。

    前方突然的建筑就一下突然消失了。

    一片漆黑中,一片模糊的深淵出現在自己面前,深淵完全看不到底部。

    自己甚至無法看清下面十米內的東西。

    至深至暗,恍若通往死亡的深坑,讓人看得心里直覺一陣頭皮發麻。

    至此,丁小乙就沒有繼續再往下潛入,迅速沿著深坑往上游動。

    隨著光線逐漸透亮起來后。

    海面上噗通的一聲濺射起一片水花。

    身影輕盈的踩著腳下的沙子,一步步走上海島。

    回頭一瞧,后面已經看不到奶牛和鈴鐺號的蹤跡了。

    應該是自己搞錯了方向,從島嶼的另一側上岸了。

    正當丁小乙審視著這片島嶼時,遠處“砰!”的一聲傳來巨大的槍鳴聲。

    那槍聲很是詭異,由遠到近,聲音洪亮如雷,居然給人以很是久遠而悠揚的感覺。

    “1點鐘方向,聽聲音大概是在3公里內,大口徑的反裝甲狙擊步,是聯盟!”

    丁小乙耳朵一動,腦海迅速做出了分析,一個健步身影就跳進草叢,循著槍聲的方向追過去。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三分彩开奖从哪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