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傻丫變形記 > 正文卷 第32章:師父消失了?
    不一會兒功夫,腳步聲由遠及近而來,我說呢,師父忽然沒動靜了,原來那個方允華返回來了,我這是什么生活呀,真是為自己嘆氣!

    “我們走吧!馬車已經備好了!穿上這個!”方允華上前將一套衣服放在我面前。

    我拿起衣服抖了半天,這些層層疊疊的衣服,看著就眼暈。以前農家的粗布衣服,還鼓搗了半天,更何況這些繁復的衣服,我直接拿它們沒轍。

    我抬頭看了方允華一眼,眼神里有一點點的小期待,可沒想到這家伙君子得很,竟然背對著身子站在門外,我一陣無語。總不能穿著那一身紅布條上路!

    “喂,你這里有婢女沒有?這些衣服太復雜了,我不太會穿!”我說的那個理直氣壯,臉不紅氣不喘。

    “所有的婢女仆婦,昨天就走了,因為你逃跑,我才留下來的,還是你自己想辦法吧!”方允華酷酷的棺材臉上,連一點幫忙的意思都沒有。

    鼓搗了半天,依舊不清楚哪件先穿,哪件后穿!

    我又抬起頭來看了看方允華,這家伙依舊不為所動,好吧,你不急我更不急。于是我刺溜一下躺回了床上,將被子往身上一蓋,準備和周公匯合。

    “好了沒有?”等了許久仍不見回應,這才轉過身來,才發現我又要準備夢周公。

    “先穿這一件,然后是這一件,再然后是這一件,最后把這個外套穿上就行了。”方允華氣得無話可說,只有一一指給我穿衣的先后順序,但語氣里有一種咬牙切齒的味道。

    我不由一陣得意,你不是能耐嗎?還不依舊得幫忙,你急又不是我急,姑娘我本來就不愿意跟你走!

    按照他的指示,我慢騰騰將衣服一件件的穿在身上,又將茶盞別在腰側,這才跳下床來,穿上鞋子,一步一屈的跟在他的身后。

    不成想這衣服實在太繁瑣,一腳踩在上面兒,直接往前撲去,為了穩住身形,一下子抱住了他的雙腿,只聽撲通一聲雙雙倒地。

    忽然就勢向身后一扯,然后一個鯉魚打挺,幾個起落,就消失在方允華的視線里,再一轉身,喊了一聲收。就完全消失在空氣中。

    我那個美呀,你不是能耐嗎?你不是能抓我嗎?還不是照樣讓姑奶奶逃脫,我就不跟你走,你能把我怎么樣?

    “哈哈哈...終于解放了,到底是你厲害還是我厲害?哈哈哈...。”我坐在空間里,雙手錘著地,興奮地手舞足蹈。

    “笑夠了沒有?要是笑夠了,我們收拾收拾接著上路!”身后一個陰測測的聲音響起,我驚得一蹦三尺高。

    “你是怎么進來的?我不是甩開你了嗎?”天吶,這回是玩大發了,連八卦空間都暴露了,這是要作死的節奏呀,我懊惱得直砸頭。

    “在你將我拋在身后之時,我念了個法決,就這樣跟在你身后,在你一喊收字時我抓住了你的衣角,然后我就到這里來了。”方允華雙眸里充滿了笑意,英挺的臉上一下子變得柔和起來。

    “還跑嗎?你已經沒有退路了,不如就跟我回去!我決不傷害你,你看怎樣!”方允華好整以暇地看著我,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

    我站起身來看著四周,尋找對付他的機會,我這才發現不對勁來,師父呢,怎么師父不在空間里?我一下子愣在當場。

    兩條大蟒,一只巨龜都不見了,連師父的床,桌椅都消失不見了,而且房間也和以前沒擴大時一樣,也就五十來平米。這里就是一個空當當的房間,什么也沒有。一種詭異之感從心底里冒出來,是我走錯了空間,還是師父消失了,都是讓人肝疼的事。

    “怎么了,你在找什么,這里不就是一個房間嗎,你是怎么進來的?”方允華一副好奇寶寶的模樣,我也不理會他,就在這個空間里轉圈圈,尤如困獸。

    這倒底是什么情況,為什么師父跑了連房間里的東西也能消失不見,這實在讓人無法理解。

    我來來回回在房間里轉了許多圈,才發現這房間竟然也沒有門,確切地說這是一個四方的密閉空間,而且四面墻都锃明瓦亮。

    我無力地蹲在墻角,一屁股坐在地下,卻不小心讓什么東西硌了一下。我趁方允華不注意,悄悄塞到腰間,下次一定做一個香囊或是一個錢袋,否則連東西都沒地裝!

    “你還要坐到何時,我們出去吧!”方允華雖然也滿眼驚奇,但是這么點大的地方,什么也沒有,就失去了耐性。

    “急什么,有本事你自己出去,本姑娘還不伺候了呢!”是啊,這既是我的空間,我想怎樣就怎樣,若把他關在這里,他不就不找自己的麻煩了嘛!

    于是我不動聲色地站起來,慢慢遠離他,一個出字剛出口,那家伙卻已經飛至我的跟前,一下子扣住了我的手腕,又將他帶了出來。

    我只有無聲地哀嘆,就差一點點,好吧,總有一回,我非將你困在那個空間不可,我發誓!

    這一回,依舊站在門口,還是準備出去坐馬車的架勢。這回我什么花招也不想了,只一聲不吭地被他拉上馬車,一路往京城趕去。

    看著漸漸遠去的村落,心里不由一陣失落,那家人雖不親,好歹是自己第一個寄居之地。對于特別懷舊的自己來話,還真有點不舍。

    當夕陽的余輝隱沒在裊裊炊煙之中時,我就有些坐不住了。但是一路上,兩人誰也不說話,看誰更耗得起。很顯然是我,看了一路山清水秀,本來還興致勃勃,可架不住肚子餓,自從穿越以前,我感覺解決溫飽是我的頭等大事。

    “哎,我餓了,有沒有吃的!”我看著那坨冰塊,一陣無語,你玩深沉也不能忘了吃飯吧!

    “沒來得及準備!等到穿過這片林子,前面就有一家客棧,我們就在那里打尖。”我嘆了一口氣不再言語,那就等著吧。

    當天已經完全黑下來的時候,我已經餓的前胸貼后背,只能趴在馬車的座位上裝尸體,身上一點力氣也沒有了,直至最后沉沉睡去。

    但我感覺馬車不動時,才終于松了口氣,迷迷糊糊中,感覺自己被人抱了起來,那人身上還有一種青草的味道,特別讓人心安,又將頭深深埋在其懷中,睡得更香甜了。

    “師父,你身上好好聞啊!還是你最好了!”忽然感覺身上一緊,緊接著就又松開了。

    我抬起睡眼惺忪的臉,四處張望。就見方允華一臉冷漠地看著我,而我卻在他的臂腕里。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三分彩开奖从哪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