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傻丫變形記 > 正文卷 第92章:幫你師娘煉出一個分身來!
    “你這傻丫頭,如果是我做的屏障,我為什么兩次還要救你?真是令我傷心。你竟然懷疑起師父來了,這么長時間白相處了。”

    師父在八卦里深深的嘆息,仿佛有無盡的無奈。

    “那你說說看,為什么兩次?我被封在一個密閉的空間里,而且那個空間就是我們家的那個村莊。周圍的人全部消失不見。你能給個解釋嗎?”

    我依舊沒有完全放下警惕,總覺得處處透著古怪,而這種古怪只有師父知道原委。

    “也怨不得你疑心,你可知道?我就是被你師娘封在你家鄉的那片山頭,一旦你師娘靈體強大起來。我就失去了對你的感知,也失去了對空間的控制。”

    “你是說這一切都是師娘所為,可是師娘以前怎么從來不見蹤影?怎么忽然之間就跑出來搗亂了?”

    師父的解釋依據不足,幾次遇險?難道都是師娘所為?

    “這還不都是怨你?那套衣服以及你父親給你的小珠子。這一兩樣東西里面。都有你師娘的一絲魂魄,借著這兩樣東西她便進入了八卦空間。這兩絲魂魄,合二為一她一下子就變得強大了不少,所以師父的行動也處處受制。”

    師父無奈的一聲嘆息,仿佛在感嘆命運的捉弄。

    “師父,您不是一直說,你天上地下誰也不怕,怎么反而怕師娘的兩縷魂魄?你這懼內的毛病也太嚴重了吧。”!

    想到師父一次次將自己拒之門外,心里就極度不舒服,現在就退的一干二凈,完全拿師娘頂杠,還真是有點兒適應不良。

    “是啊,誰也不怕,可是你師娘天生是我的克星。如今我救了你,她還不知要鬧多久呢!”

    聽聽聽聽,這是神仙大能該說的話嗎!也太衰了吧!這么接地氣的神仙的確僅見。

    “好吧!師娘現在在哪里?你又將她囚禁了,你們兩個到底誰囚禁誰?”

    這兩人一直鬧了幾萬年,真有精力呀!要是有那功夫早不知快樂生活多少年了,還在那兒鬧情緒,真是吃飽撐的。

    “就在這個空間里,你要不要進來看看?”師父的話音里有一種不明所以的味道,我心里不由打了個突!這家伙貌似也不如以往那樣讓人放心,硬是半天沒搭茬。

    “好吧!你已經對我失去了信任,也是怨我,由于對你師娘的思念,我完全忘記了她對我的不滿,竟將她的魂魄招了進來。哪知她怨我至此,一點也不想就這樣呆在八卦空間里,所以想奪舍!”

    師父長長嘆了口氣,氣息聽上去也極為虛弱,疲憊異常!

    “師父您受傷了?就您那樣的神通師娘還能令你受傷?哎,也不知你們倆鬧哪樣?”

    “是啊,雖然沒受傷,卻封住你師娘時的確耗費了一些精力。她現在已經完全沉睡只有再遇到她的一縷魂魄才能醒來!而且你若不努力修煉,最后被她奪舍,也是遲早的事!”

    我一聽,這還了得,這不是分分鐘自己小命不保,這腦袋上的劍還一直懸著,這提心吊膽的日子,還怎么過呀?

    “師父,那你說怎么辦呢?我再厲害。能厲害得過師娘,她兩縷魂魄就將你整得灰頭土臉,若是五魂齊聚,誰還能壓制得住她?”

    想到這里,我不由一陣惴惴不安。

    “你也不用擔心,這個八卦空間實則是壓制我的符咒,一旦你能掌控這個空間,我也就自由了,一離開這里,你師娘對我也就無能為力了!”

    師父無力地嘆了口氣,這樣的師父實在是少見,看來一碰到感情再怎么淡定的住,都帶了幾分惆悵。

    我心念一動,便一步跨入了空間,師父懶洋洋地斜靠在床邊,手中拿著酒盞,正有舉杯邀明月的架式,月白色的廣袖長袍穿在身上,與他那俊朗的容顏相搭,本來是上仙的感覺,如今竟有一種頹廢的灑脫。

    “我說您老人家,這是在玩什么個性呢?竟然還喝上酒了。哪兒來的?”看著這樣陌生的師父,還真是有點兒不適應。

    “你要不要來陪我一杯?一個人喝酒,的確沒甚意思。”

    師父向我舉起了酒杯,以往一絲不茍的發絲竟有一縷逃出了控制垂在額前。

    “師父,我未成年,不能飲酒。你這樣師娘可會心疼你?”

    我老實不客氣地上前一步奪走了酒盞,師父也不阻止,任我施為,只是看我的目光極為復雜。

    “你師娘啊!現在是恨不得我醉死,好讓我失去控制,哪還會顧我的死活。”師父又長長地嘆了口氣,語氣中有股無力的調侃。

    “師父你說有沒有兩全其美的法子,讓師娘獲得自由,而我自己也不用被她奪舍?”

    我真的一點也不喜歡隨時擔憂生命受到威脅的感覺,這種朝不保夕的日子實在不是我這個性能承受得了的。

    “法子,倒是有。等你煉到一定境界,你煉出分身,給她一個便是!”

    我滿臉黑線看著師父一陣無語。師父輕描淡寫的說道,仿佛練出分身,只是分分鐘的事。更夸張的竟把分身給別人,仿佛是給一顆糖豆一樣簡單。

    “不煉分身,這要是煉出來,就仿佛將自己劈成了好幾瓣兒,這生命也不完整呀!就像你們這鬧得不可開交,實在沒意思的緊。”

    我一聽這話,一下子就拒絕了。自己的分身,那不是還是自己嗎?給了師娘,分身的小命也一樣不保啊,吃虧的買賣不干。

    “你這丫頭,我讓你練出分身,自然有辦法,讓你身心完整,留給你師娘的,只是一具軀殼。”

    “師父,已經有這神通,為什么還和師娘鬧到這個地步,隨便給師娘找個身體。事情不早就解決了嗎?”

    “也不是誰的身體都能用的,只有轉世之人或后人才能用,還要磁場相通之人才能寄居。要不怎么這么艱難?要是”

    師父說著話,思緒又飄向遠方,又半天不說話了。

    “師父,難道這幾萬年,就我這一個磁場相配?實則師娘也不像個好人,救她作甚?不如任她自生自滅。再者你一個神仙在下界作什么,不若回歸天界,什么福享不得,非要受這輪回之苦,實在不能理解。”

    我實在無法理解這混亂的局面,更無法理解師娘要這凡人的肉身作甚,不若舍去,得其大道,一切都好解決了!

    “執念不去,無法位列仙班!而且你師娘不愿去,所以才糾纏至今!”

    師父想起了師娘,眼神中竟有一絲溫潤。

    “你和這多了,以后也是麻煩,不若這樣稀里糊涂的好!”

    師娘的聲音竟從周圍響起,而我卻看不見人影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三分彩开奖从哪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