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傻丫變形記 > 正文卷 第100章:夢?
    “羅丫丫怎么了,你們師父還真認得我啊?”我被這句話再次驚醒,十分肯定,我沒見過那家伙,至于傻丫見沒見過就不得而知了,但自己貌似知道其全部記憶,難道還真像大哥所說被嗆了水,記憶出現了斷層?

    算了現在想再多也沒有用,只有等那家伙自行告訴我,一切不就自然知曉了?要說有什么目的,隨他們去吧。看這三個人,都相處還算平和,應該沒有多大危險。想到這里不一會兒就沉沉睡去。

    夢中,一道天雷劃過天際,大雨如柱瘋狂地向地面灌來。地上生靈涂炭,頃刻之間到處尸橫遍野。在濃巒云層中,隱隱有雙方人馬依舊打得難解難分。

    所謂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你們雙方能不能停戰?在你們只是打一小仗,可你們看看凡界,已經成了一片澤國!再這樣下去,他們都將死去。你們停止吧。”

    師娘舉起雙手迎接著傾瀉而下的大雨,周圍瞬間形成一道天幕。看著雙方打得難解難分,看著人間受到如此重創,不由厲聲質問著雙方人馬。然而回答她的,只是刀光劍影、天雷滾滾以及瓢潑大雨。

    師娘師父用身體阻擋著天空中那道缺口,希望能阻擋天河灌入人間,而且天空仿佛馬上要坍塌下來一般,此時絲毫作用不起。

    而就在此時,一道天雷如同光柱,狠狠地向師父砸來,頃刻之間。師父的血雨撒向大江南北,隨波而去!

    “哥哥!”高空中師娘那凄厲的喊叫,回響在整個天際,我的心仿佛被天雷轟成碎片一般,竟也跟著師娘一聲聲地呼喊著。

    “師父,師父!”夢中的自己淚雨滂沱,心仿佛都在一點點輕顫!

    “醒醒,丫丫,醒醒!”然而我就像被夢魘住了一樣,還繼續活在夢中。

    而就在此時,整個天地轟溻而下,人們在四散奔逃,一點點地向最高的山峰跑去,然而絲毫作用不起。那天河里的水,依舊一刻不停地人間灌注。

    此時的師娘再不傷春悲秋了,那天體眼開就要塌下去,一切變得岌岌可危。而就在此時,師娘一聲悲鳴,開始口中念念有詞,頃刻之間。師娘的身體幻化成萬千彩石,一點點地匯聚到缺口處。

    然而那缺口實在太大了,天空一次次補上,又一次次被沖開,而就在此時,地上師父的尸骸,一點點地匯聚,血肉一點點地聚集,一下子幻化成一根支撐天地的盤龍柱,傾刻間將岌岌可危的天體被支撐起來了。

    那彩石,瞬間匯聚到洞口處,天空徹底修補完整。轉瞬之間,天空晴朗,一道彩虹從東向西頃刻間變成一架彩橋,彩橋上仿佛有師父師娘在那兒相聚!

    此時人間那山頂的水洼處,有一塊七彩的石頭,石頭旁邊竟有一條小蛇在那里游來游去!顯得異常安詳。

    “師父,師娘!”夢中我在喃喃自語,淚水打濕了整個枕頭,緩緩醒來,才發現周邊圍著三個人,大眼瞪小眼的看著我。

    “天吶,小姐姐再不醒,師父就要使大招了!”那沈眉一臉驚恐地看著我,仿佛下一秒有很恐怖的事情發生一樣。

    “怎么了?”我轉頭看向那個戴著面具的男人,實在無法理解,自己只是做了個夢而已,至于都緊張成這樣?

    “沒什么!你動一動看看還有哪里不適,我好再給你看看。”君如是語氣淡淡,仿佛十分自信自己的醫術!

    我輕輕動了動自己的手腳,這才發現自己手腳行動如常,甚至一點受傷的感覺都沒有。于是我翻身坐了起來,動作竟也異常靈活。

    “呀,好厲害!身上真的全都好了,行動也正常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興奮得都想大叫,實在沒想到會痊愈得這么徹底,還真是神醫呀!

    我一骨碌爬了起來,就要跳下地去。這么多天行動被阻,實在太憋屈了。

    “別動!傷雖然好了,但依舊氣血不足,骨頭也十分脆弱,所以還得養一陣子,不能隨便下地!”

    那君如是伸手阻止,我便從善如流,默默地又窩回到床上去,我一想也是。

    自己在此其間,多少次自己試圖回到空間去,然而都是徒勞。看來自己是真的被徹底的趕出了空間。

    一想到師父那喝醉酒的模樣,空間再次被師娘掌控,想一想都肝兒疼。以前自己總說師父是個不靠譜的,看來的確如此。

    自己身上的傷一旦好了,骨骼也被接上了,實在神奇這君如是的醫術!

    “我身上的骨骼各處都有斷裂,你是如何做到的?各處的骨骼全部接上,而且恢復如初的?”

    “我只是簡單的給你上了點兒藥,你沒有發現嗎?你的身體有自主修復能力。只要你睡上一覺,身體的各處骨骼都會自動愈合!”

    君如是語氣淡淡,仿佛在特意淡化自己的功勞。

    我不由撇了撇嘴,自己如果真有這么大的自愈能力,為什么幾次三番?被覃少打成重傷,好幾天依舊毫無起色,可見自己的傷主要還是君如是的功勞。

    “聽說你找了我很久,我們以前真的認識嗎?我怎么一點兒印象都沒有?”到了此時我才想起,那個小姑娘沈眉在剛才不經意間的回話。

    “三年前,你曾經救過我一面,只是那時候你并不清醒...”

    那君如是聲音頓了頓,目光投向遠方,仿佛在尋找某個久遠的記憶。

    我十分理解他現在的語氣,可不是不清醒,當時根本就是個傻子,不過自己當時懵懵懂懂的是怎么救了這家伙的?真的感到十分好奇。

    “呵呵,當時還有點兒發傻,可能是不是在救人都不太清楚,所以你也別不必放在心上。若真是想要報答,你這不是也救了我嗎?咱們就算扯平!”

    一旦知道這家伙的動機,一下子心里放心多了,反正只要不是對自己有危害,有個救命恩人啥的也是挺美的一件事。

    “哎,我說,小姐姐你能不能快點兒好起來呀!你知道我們前幾天救了一只小黑,師父當天就讓他下地了,你說說你,你都躺在床上三天了,怎么還不下來陪我玩兒呀?”

    那沈眉無聊地在我的床邊滴溜溜亂轉,我一想到這姑娘的可愛之處,以及活潑個性,就不由多喜歡了幾分。

    “小黑是誰呀?”

    “呢?那不是小黑。來,小黑叫一個。”我抬頭望去,就看見那少年沈沉手中正抱著一條黑狗,而且那黑狗聽到沈眉讓它叫喚,這家伙還真的汪汪的叫了幾聲。

    我不由滿臉黑線,這丫頭是真傻呀,還是真傻呀!竟然拿我跟一條旺旺比,實在太可氣了。

    而就在此時,那條小黑狗,忽然之間沖著我,瘋狂的叫了起來,而且聲音極為凄冽,看著它那模樣,心陡然提了起來。

    閱讀悅,閱讀悅精彩!

    ( = )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三分彩开奖从哪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