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聊齋之問道長生 > 正文卷 第七十二章 繆士海
    “首先,對方衣著光鮮亮麗,一塵不染,那逃難之說,根本就是一派胡言。”

    “其次,荒山野嶺,一個女子的出現,本就透著怪異。”

    “看出了對方的不懷好意,我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斃。”

    “于是,我將計就計,假意順從,那女子以為我要將她帶回家中安頓,殊不知,她那稚嫩的詭計,早就被我識破。”

    “當時,我人在岐山之下,周圍荒無人煙,我生怕對方有同伙,于是,我首先想到的就是玉虛觀了,道長神通廣大,有著道長的庇護,那賊人的奸計定然會落空,只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剛到玉虛觀門外,就在我正準備脫身的那一刻,身體卻仿佛被束縛住了,動不得絲毫。”

    “我立即意識到了不妙,當時的遭遇,恰好與我先前的想法不謀而合,荒山野嶺,那女子憑空出現,不要妖邪就是歹人。”

    “面對妖邪,我靈機一動,第一個念頭想到的,就是我娘曾經幫我向道長求來的那張護身符,當時也奇怪,我的身體雖然是被束縛住了,但手卻是能動的,那張護身符,算是我娘給我留下的一個念想,我一直都不曾離身,掛在脖間。”

    “當我的手指觸碰到護身符的那一剎那,當時我清晰的記著,從護身符上傳來一道微不可察的金光,緊接著我的身體就恢復了自由,趁著那妖邪沒有察覺,我連忙頭也不回的縱身奔向玉虛觀。”

    “至于后面的事情,小道長都知道了。”

    聽完書生所述,玄陽子不禁眉頭一皺,感覺這件事情有點不符合常理,如果對方遇到的真是害人性命的妖邪,別說他只是一個孱弱的書生,就算是精壯的武人,碰到妖邪,也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不過,玄陽子卻相信對方不是在說謊。

    “老道的護身符,不算高深,只能解除一些粗淺的左道之術,不過,我們可以初步判斷出,那妖邪應該只是一個初出茅廬的小妖,反之,那你現在的下場,就只怕不是站在這里和老道聊天了。”玄陽子若有所思的說道。

    看來是他多慮了,那妖邪只是一個小妖,只是搭進去一株老山參,讓他頗為肉疼。

    不過,現在還不夠下定論的時候,一切還是要等見到那妖邪才能知道。

    “事出必有因,那妖邪盯上你,絕對別有所圖,你不妨仔細想一想,你的身上究竟有著什么吸引那妖邪的地方?”易安詢問道。

    書生深以為然的點點頭。

    其實,這也是讓他頗為納悶的地方,按理說,他只是一個一清二白的窮酸書生,除了一個剛剛到手的功名,別無他物。

    難道是因為功名?

    一念于此,書生連忙把自己想到的東西,毫不隱瞞的如數托出。

    原來,這書生就是奪得了鄉試第三甲的繆士海,乃是一位真正的寒門秀才,十年寒窗苦讀,一朝名揚杭州。

    能拔得第三甲的,才學自然是沒有問題的,只是他不似黃宗平那般喜歡名利,不善在人前表現自己,因此,他的名頭才鮮有人知道。

    易安聞言,不禁意外的看了繆士海一眼,其他人的中舉之人,他或許不認識,但鄉試前三甲的名字,他卻是不陌生。

    繆士海茫然的看了易安一眼,方才對方的神情,他可是看在眼里,難道現在他的名字,已經流傳的這么廣了嘛。

    易安的身份,他雖然不得而知,但跟道長在一塊,應該也是一個高人吧?

    先前也提到了,繆士海一直低調,對于易安,他是只知其名,卻不見其人。

    “哈哈哈,你可能不知道,你是這次鄉試的第三甲,而這小子卻是解元,你們都是讀書人,可以認識一下。”玄陽子笑著說道。

    繆士海一聽,頓時肅然起敬,就連看向易安的目光,也夾雜了幾分欽佩之色。

    “聞名不如見面,易兄果然一表人才。”繆士海衷心的說道。

    無論是易安在文會上所作的那首詞,還是這次鄉試的經義文章,無一不彰顯著對方的才學之驚人。

    捫心自問,雖然他與易安只差了兩個名次,但真正的差距,卻是千差萬別的。

    繆士海自愧不如。

    一旁的燕赤霞,在得知了二人的身份后,同樣有些意外,他雖然是個粗人,但也知道鄉試的前三甲代表著什么,早些年,民間就一直有流傳,這些人都是文曲星下凡呢。

    “繆兄謬贊了,都是一些虛名而已。”易安倒不是謙虛,他的真實想法就是這樣,不過,話說回來,繆士海給他帶來的感覺,乃是一種溫文爾雅,沉穩內斂,不似黃宗平那般張狂。

    黃宗平在學識上,或許更勝一籌,但論今后的成就,易安敢斷定,繆士海將來某一天的成就,乃是黃宗平騎著快馬都趕不上的。

    學問乃是仕途的敲門磚沒錯,但前提卻是相差甚遠的情況下,繆士海與黃宗平相差無幾,等會試以后,兩人的起始點,或許會有微弱的差別,卻并不會特別明顯,等到體現能力之時,那黃宗平就會被遠遠的甩在后面了。

    這并不是他妄下定論,而且通過了多方面的因素論證而出的,就算日后的結果,跟他所料想的有所差距,但也不會相差太大。

    “易兄,你莫不是也遇到了與我同樣的遭遇,所以才找上了道長?”繆士海沒有再與易安互相吹捧,回到正事上面,在知道了易安的身份之后,然后再聯想到自己的遭遇,他不禁猜測。

    “這你倒是誤會了,我此次前來,乃是為了妖邪一事。”易安沒有藏著掖著,反正繆士海是當事人,就算他瞞著,也沒什么用。

    “啊?”繆士海一怔,有些沒有回過神來。

    易安不是解元嗎,難道除魔衛道這種事情,他也在行不成?

    “等一會你就知道了。”易安神秘一笑,沒有解釋。

    玄陽子分析道:“如此看來,那妖邪找上你,應該就是為了你鄉試前三甲的身份而來。”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三分彩开奖从哪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