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自動閃避并反擊 > 卷二·澤別爾風云 170.王宮地下室
    城堡地下室不止一間,由王座廳相鄰長廊通道的盡頭——厚實盔甲的四名侍衛把守——拾級而下,圍繞旋梯下降三層的深度,再經過一條幽暗通道便可抵達。

    不過從層層把關的長廊外部,到每個地下室門前都有守衛盯梢的內部,所有人員皆被替換成了偽裝的斯坦迪王國軍。

    日常這些地下室被用作存放屬于王室的貴重物品,還有直接通往城堡外的秘密出口,危急關頭可當做避難所,只是現在成了困住王室的牢獄。

    其中最大的一間地下室內,固定于四周墻壁燭臺上的燭光搖曳,照亮了這間被清空后徒有四壁的房間。把守門邊的士兵看得清兩個犯人和副指揮官林奇的一舉一動,紛紛聚精會神著。

    查爾斯王與長公主菲利西亞雙手被拴牢在腰背。此刻正發生著一些查爾斯王難以接受的事情。

    “混蛋!你想對我妹妹做什么!?”他怒吼道,向前挪去時卻被跟隨林奇的士兵拖住胳膊肘。

    受拖拽不會令查爾斯王產生半點痛苦——全會轉移到兩名士兵身上。

    查爾斯王面前,長公主蜷縮在墻角,領口附近的衣物已經被扯碎,惹得士兵們直勾勾凝視,吞咽口水。

    而屬于衣領的碎布,此刻被林奇抓在右手,隨隨便便丟到地上。

    “別擔心,我只是想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導致我們傷不了你倆分毫。”林奇摸著下巴,好奇與興致盎然的湊近,觀看起來。

    “你這樣對待王室!等我出去一定把你千刀萬剮!斯坦迪的野蠻人!”查爾斯王怒不可遏,但他的力氣完全比不了長年作戰的士兵。

    “真令我期待,千刀萬剮?這種處境下要是能讓我受一道傷,我都會欽佩你的,安度國王。”林奇輕蔑的回眸一眼,表露對方不能拿自己怎么樣的眼神。

    在查爾斯王被制服的墻高處通風口,潛伏著一只老鼠,它默默觀察一切,并未與查爾斯王接觸過。它是帕墨爾的另一游魂分身附體,看到這義憤填膺的一幕,自己也無能為力,只好先靜觀其變,畢竟敵人暫時還傷不了國王。

    長公主別過頭,強忍這份屈辱,燭光照耀著她鎖骨附近的肌膚,白皙反光熠熠生輝,與周圍枯燥、滿是歲月痕跡的磚石之墻對比強烈。

    “嗯?那是……”林奇發現對方秀麗金發遮擋下,有一條銀白項鏈,沒有衣領的阻擋,讓項鏈變得明顯可見。

    林奇也是一位研習多年的魔法師,他開啟魔力檢測雙瞳,發現項鏈散發著與眾不同的魔力氣息——強大莫測、玄妙神秘...毫無疑問,那就是長公主與國王不會受傷的秘密。

    林奇略緊張的伸手過去,企圖摘下那條項鏈。即便長公主是自己的俘虜,那高貴不可侵犯的氣質還是讓林奇略有戰兢。

    “收回你的臟手!別碰她!”查爾斯王怒吼著。

    按緊他的士兵們更加用力了些,不禁期待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

    砰的一聲巨響,就在林奇即將觸碰項鏈時,被照亮房間的刺眼閃電彈開。

    士兵們驚嚇得退卻半步。

    “呼~呼~...”林奇心有余悸,還好防御屏障開得夠及時,不然自己的手指非被燒焦不可。

    “哈!哈哈哈哈...”查爾斯王欣慰的笑出聲。

    “哼!”林奇憤怒的舉起法杖,向查爾斯王釋放一道不算太強的沖擊波。

    風壓侵襲,把守他的兩名士兵吹撞墻,林奇也受懲戒力后退一段距離,雙腳在地上剎出紋路,堅定的止住了。

    明知道這樣做不會有效,但咽不下查爾斯王嘲弄自己的這口氣。即便是再看一眼現在看查爾斯王,還是受不了他那隱隱約約的得意。

    “有什么值得高興的?”林奇轉臉露出促狹笑容,伸手抓住了長公主絲綢的袖口,緊接那被不費吹灰之力的扯碎,令右臂完全裸露。

    長公主也在反抗,但被長裙牽制的摔倒。

    “你!”查爾斯王震怒。身邊沒了士兵把守,他即刻奔向林奇,誓要與他拼命——也多半靠著自己不會喪命的特質。

    “你可不能過來。”林奇輕蔑的說,一抬杖,魔法防御墻生成在他和查爾斯王之間。

    后者一頭撞到墻上,被阻擋隔絕,無法通過。

    “嘶~”林奇捂著自己的額頭,后仰又俯身,“那還真是疼啊,你跑慢些行不行!”

    那是懲戒的效果,查爾斯王沒有停下,但第二次撞魔法墻,卻沒有將疼痛傳導給制造墻體的林奇,查爾斯王受反作用力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林奇撓撓頭,沉默兩秒的臉露出驚喜的咧嘴笑。

    “哦!?我好像發現了什么不得了的突破口!”林奇驚訝道,“第二次撞墻不是我導致的,而是你本人的意愿,所以,攻擊不會反彈給我了嗎?”

    說話的同時,林奇手未停下,緊接的撕碎長公主另一只袖子。

    “快住手!”查爾斯王聲嘶力竭,那兩個士兵重新站起后,趕來按住了他。

    “別,把他松開,”林奇比劃著下令的手勢,“說不定我能夠讓他自殺,對沒錯!自殺,我真是個天才,這么容易就找到方法了!”

    說話間,林奇單手卡住長公主的纖細脖子,令她整個人站起,不過脖子上窒息的壓迫感,卻是林奇的感受,他不得不為自己著想,放松些力道。

    而另一只手緩緩伸向長公主的白緞腰帶。

    查爾斯王怒吼著,用肩撞防御墻,三番五次,開始頭破血流。

    “很好,很好,繼續!”林奇興奮道,“快殺了你自己,安度國王,你死后,第一功勞就算是我立下的了!看看你身邊,士兵腰間的劍,來吧,隨便抽出一把做掉自己,不然你接下來只會看到你不想看的。”

    林奇手指捏住腰帶末端,見查爾斯王毫不果斷,他發出不屑的聲音,“不見棺材不落淚啊,對她只是虛情假意嗎?那我只好,讓你瞧瞧猶豫的后果。”

    忽然一陣掠過的威風,讓林奇感到雙臂傳來冰涼,與劇痛。

    “啊——!!”林奇慘烈的哀嚎,斷掉的雙臂往前噴發鮮血。

    卡住長公主脖子的斷臂隨即失去力的支撐,她跪坐在地。

    為避免林奇斷臂的血濺到長公主身上,門之法陣在二者之間作為阻擋。

    “羅、羅德尼!啊——!你都干了什么!?”那讓林奇痛不欲生,他憤怒的望向房間門口——是不知何時出現在那兒的羅德尼。

    “我還想問你要做什么。”羅德尼冷漠的說,語氣里夾雜著殺意,“我沒警告過你,別對菲利西亞動手嗎?”

    五名士兵見狀,一時手足無措,驚異羅德尼作為之余,不知該站在哪一方……

    林奇痛得冷汗直流,沒有回話,而是俯身去夠他的斷臂,但無濟于事,要讓斷臂與手重新相接,還要用法杖施展治愈術,而現在自己,連法杖都拿不了。

    “快給我...治愈藥水...”跪在地上蜷縮的林奇仿佛就快休克。

    而羅德尼直接傳送到他身邊,反而一腳將兩條殘臂踢開,踢遠到林奇觸及不到的距離。

    頂點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三分彩开奖从哪查询